小说《重生:墨少媳妇马甲多》百度云下载

《重生:墨少媳妇马甲多》小说简介

热门网文大神吟风不语的新书重生:墨少媳妇马甲多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书中主要讲述了:柔软的沙滩上,悠扬而幸福的乐曲响起来。一对新人缓缓入场,台上的司仪已经准备好送上虔诚的祝福。台下的人投来羡慕的眼光,果真是一对璧人。“沈家和白言这一联姻,以后洛城的商界就是他们的天下了…”司仪抬起……

小说《重生:墨少媳妇马甲多》百度云下载

《重生:墨少媳妇马甲多》第1章 不速之客 免费试读

柔软的沙滩上,悠扬而幸福的乐曲响起来。

一对新人缓缓入场,台上的司仪已经准备好送上虔诚的祝福。

台下的人投来羡慕的眼光,果真是一对璧人。

“沈家和白言这一联姻,以后洛城的商界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司仪抬起手示意众人安静。

“新郎,你是否愿意娶白宛儿为妻,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贵或贫穷,健康或疾病,青春还是年老,你都将毫无保留的爱她,敬她,保护她,对她忠诚直到生命的尽头?”

沈修远轻轻地托起白宛儿的手,这是他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一刻,看着眼前圣洁的女人,深情款款地说道:“我愿意。”

“新娘……”

“啪”

司仪笑起来,正要进行下一个进程,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的话。

宾客纷纷看向声音的出处,一名身穿黑色卫衣,黑色牛仔裤的女子,缓缓朝着那对新人走来。

女子身形消瘦,即便隔着墨镜,也能感受到目光中仇恨的气息。她摘下墨镜,眉心处留下一个丑陋的烙印,精致的五官因此透露着诡异。

每一步都带着对新人的恨意。

难道是小三上门砸场子?

有人忽然大叫起来,“她不是白家最宠爱的二小姐吗?怎么会忽然出现这里。”

“听说这位白小姐可是出了名的骄纵。四年前,在与墨少结婚的前一天跟人私奔了,害得墨家成为洛城市的笑柄。墨老爷子也因此一病不起,最后撒手人寰。”

“是啊,要说墨少也是痴情,墨老爷子死后,还坚持找她,这两年倒是没听到什么消息了,说起来,墨少也是一个可怜人,竟被她给耍了。”

“也是,墨老爷子死后,墨家也慢慢败落了,当年名震洛城的墨家,真是可惜了!”

“放着好好的墨少不嫁,非要跟人私奔。墨少也是一根筋,还非她不娶,最后落得这么个下场,还好白夫人死的早,不忍迟早也要被气死了。”

旁边的人不明白,什么时候多了个白夫人?

“白夫人?白夫人不是好好站在那儿?”

“小声点,那不是原配,是…害~,不说了。总之,白言心和白宛儿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妹。”

“要不说她们姐妹二人性情如此不同呢,原来不是一个妈生的。”

众所周知,白家大小姐白宛儿清纯可人,二小姐却骄纵任性,一个是天上的仙女,一个却是地上恶魔,当真是不能比的。

“不是说跟人私奔,现在又回来做什么?难道还没有放弃白宛儿的未婚夫?”

“这话怎么说?”一旁的人突然燃起了八卦之心。

“她啊,是沈少的前任未婚妻,我可听说了,她就是醉酒撞人了被抓进警局,最后还是白老爷花钱摆平,可怜那家死了孩子的人,只能拿钱走人。

“后来,沈家人觉得她太过骄纵任性,不学无术,才不要她的,沈家好歹也是名门望族,这样的女人着实上不了台面,就退婚了。听说,这门亲事还是原配白夫人生前定下来的。看到她额头上的烙印没?听说,那是被跟她一起私奔的男人给…”

“如此蛇蝎心肠,那她今天过来不会是为了抢她姐姐的未婚夫吧?”

“两姐妹抢同一个男人,今天倒是有好戏看咯,这白家哟,怕是要沦为贵圈的笑料咯。”

“也不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就是一只破鞋,怎么和清纯的白大小姐比?”

台下的宾客议论纷纷,即便是不知道白言心是什么人,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出现,听到周围人的议论,也都知晓了,更加深了众人对她的鄙夷。

白言心嘴角扯出一丝冷笑,配上眉间上的烙印,更显得狰狞骇人。

她就像是没有看到众人的嘲讽,不屑,厌恶的嘴脸,目光只是盯着前方的那对新人,一步一步走近他们。

藏在衣袖里的手捏紧了破碎的酒瓶、带着滔天的恨意。

看着白言心突然出现,白父的心突然剧烈地跳起来,她…她怎么回来了。

白母和沈家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尤其是沈清清。

沈清清一下子站起来,冲上去拽她的手,“白言心,今天是我哥和宛儿姐的婚礼,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出去。”

对于这个女人,沈清清一点好感都没有,要不是她,墨哥哥也不会被墨家赶出去,墨家也不会因此衰落。

都是因为她,她为什么还不死掉,还要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在她靠近之前,白言心一个盘旋侧踢,把人踹出去后,又继续往前走。

“清清…清清…你怎么样?白言心你究竟要做什么?”

白父在妻子的示意下,终于站了起来,脸色铁青,僵硬道:“言心,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别闹了,现在给我滚回去,等婚礼结束,我们回家再说!”

白言心真是为自己感到悲哀,这就是她四年未见的父亲,那个曾经将她捧在手心里的人。

四年不见,他却越发的精神了。

“呵!!”

“你说我闹?我怎么闹了?爬上妹妹未婚夫的床是我?还是醉酒撞人被抓进警局的是我?我的出现,是不是让你很意外,还是你心虚了?”

白母见她越说越多,忙出声打断,“言心,看看你说的什么胡话,你一声不响就消失了四年,爸妈很是担心你,但有什么事,等你姐姐婚礼结束了再说。”

沈清清在沈母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依旧没有得到教训,怒吼道:“赶紧滚下来,搞砸了哥哥的婚礼,有你好看。”

她的出现让很多人不痛快,但别人不痛快她就痛快了,她做梦都在等着这一天。

“姐姐?爸妈?我妈妈只有我一个女儿,白宛儿何德何能配当我的姐姐?还有你,不过是他的一个情妇,你有什么资格以我妈妈自居?”

被人揭了老底的白父终于绷不住了,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忤逆女。

“你闹够了没,四年前你突然无故消失,现在又突然出现在你姐姐的婚礼上说出这样大逆不道话?你是不是要毁了你姐姐的名声才满意?赶紧给我下来,别在哪里给我丢人现眼。”

“丢人现眼?爸,你都不问问我这四年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遭受了什么,一开口就觉得我丢了你的面子?”

“白言心,不要逼我说第二遍,现在…”

“你也别逼我,否则我们一起玉石俱焚!”

白言心忽然大笑起来,倔强地不让眼泪落下来,原本她是不信的。

那三年,她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每一天,她都在期盼最爱她的爸爸会突然出现,将她带回出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

可她等来的是,他们多么多么开心,早已经忘了有她这么一个女儿。

一年前,她逃了回来,亲眼看到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才知道自己那些年的等待是多么可笑。

沈清清落井下石笑起来,“白言心,你在这里装可怜给谁看,自作自受!”

但她不敢再靠近白言心。

四年的折磨仍旧历历在目,她明明在笑,明明不该抱最后一丝希望,可心却在滴血,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究竟哪里做错了?

就因为她挡了白宛儿的路?可她已经步步退让,为什还要步步紧逼?

这一次,白言心不再退让,一昧的退让,只会适得其反,就如同现在一样,是个人都可以踩在她的头上凌辱。

沈清清见她不理自己,气急了忘了刚才的教训,想要走上来把她拉走。

白言心迅速转身,藏在袖子里的半截酒瓶抵在脖子上,锋利的玻璃轻易就划破了柔嫩的肌肤。

小说《重生:墨少媳妇马甲多》第1章 不速之客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