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赛白吴题)诗压万界精彩小说_(李赛白吴题)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诗压万界》,是作者“吴题”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李赛白吴题,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毕业后不务正业,带人上分的李赛白猝死了,所幸上天给其再来一次的机会,穿越了
原以为就要普通的度过一辈子,却可以用诗词催熟灵药灵树
缺灵药,一诗催熟
缺法宝,一诗催熟
缺什么都可以一诗催熟
李赛白表示什么都可以用诗来催熟

小说:诗压万界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吴题

角色:李赛白吴题

小说《诗压万界》是由“吴题”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李父很失望,就断了李赛白的资粮,导致他难以啃老,只能做一些能养活自己的事。大学四年,李赛白能够拿出手的就是两个技能,一就是写作,大学校友都有请他写过毕业论文,并且得到优秀的评价:二是游戏,没错,就是游戏,带人上分就是李赛白唯一能做的事。一连几天带人上分,谁知道醒来就穿越了,李赛白很是无语。穿越的金手指呢?不是每个穿越者都有金手指的吗?为何一点也感觉不到

评论专区

我成了二周目BOSS:主要问题是邪神橙星游戏部分非常无趣,前期主要是地球副本还行。等地球副本已经容纳不下升级的他之后就开始主要写橙星,非常无趣,非常无趣。你连写主角升级都写的这么无趣。

还你六十年:三水小草,品质保证。看了这篇文很长一段时间里就不想看其他的娱乐圈文了。苏是一种境界,这篇文章超越了苏的简单概念。反正我从里面还是了解到蛮多三观问题的,永远忘不了的主角,总有忘不了的六十年

召唤师的异常生活:剧情平铺直叙 ,没有一点曲折,文笔普通。幸运度太高,也没有一点紧张的期待感,就像每次都是五星ssr一样,没有抽奖的快感。标准小白文,无脑可看,因为灵气复苏,题材+1星给个干粮

诗压万界

第1章 一诗催熟

“哎哟,谁这么缺德,给老子来了一盆冷水”李赛白大叫道。刺骨的寒意直透骨髓,让他一阵阵地颤抖。

“小东西,还不死,那就让你死透”,一丰神如玉的男子大骂,说着剑诀一掐,一把灵光闪闪的小剑便准备激发。

“师弟住手,你打死这如狗一般的东西,回头被人针对了,不死也脱层皮,不划算的”远处走来一位彪形大汉,沉声喝道。

四周看热闹的人一看这情形,便赶紧地散开了。

李赛白看傻眼了,飞剑,古装,这情形不是传说中的穿越吗?

穿越文都被自己看烂了,想不到如今降临到自己身上。

原本李赛白今日好好地在家里休息,毕业几年的他考了多次公考也难以成功,不是李赛白不行,而是因为每次面试都面死了。

李父很失望,就断了李赛白的资粮,导致他难以啃老,只能做一些能养活自己的事。

大学四年,李赛白能够拿出手的就是两个技能,一就是写作,大学校友都有请他写过毕业论文,并且得到优秀的评价:二是游戏,没错,就是游戏,带人上分就是李赛白唯一能做的事。

一连几天带人上分,谁知道醒来就穿越了,李赛白很是无语。

穿越的金手指呢?不是每个穿越者都有金手指的吗?为何一点也感觉不到。

每个穿越者不是系统就是老爷爷附身,自己鬼都没有看见一个,也是操了。

还没等李赛白理清头绪,一阵眩晕传来,整个世界就漆黑一片了。

等李赛白醒来,已经是几日之后了。

头里多了好多信息。首先是自己如今所在的地方是长青派的外门,原主也叫李赛白,与李赛白同一个名字,话说李赛白老爹也是够逗的,希望自己儿子将来的才华能超过诗仙李白,所以从小读得最多的就是白老的诗,李赛白小时也是神童一般的人物,无论多难的诗词歌赋,都背得滚瓜烂熟,但是李赛白偏偏长大后离开家就开始各种浪,不务正业,最后勉强的考了一个三流大学,所以穿越了,混不下去了。

以李赛白头里的修炼境界,如今长青门最强者欧阳碎空元婴大圆满境界,以下十二长老,都是元婴境界,是这个区域的大门派,结丹修士因为李赛白的修为低,目前还不知道,以下内门修士就是筑基期,可以拜入结丹修士门下,作为十二脉的修士来培养,有竞争十二脉核心传人的资格。

李赛白明白了当前的处境,修士满天飞的世界,想想就让人热血沸腾。但也非常的危险,之前要杀自己的就是外门长老吴发的徒弟,一个筑基老鬼的徒弟吴生,赶来喝住他的就是吴生的大师兄刘一莽。

这么几天了,金手指依然没有踪迹,看来是没有了。

李赛白所住的地方在灵药院,一个专门种药的地方,此刻正躺在床上发愣。

那日被打伤之后接着昏了过去,被执法弟子抬了回来,至于打人者,只要没死人,像李赛白这样的边缘人物,没有人来过问,能抬回来都不错了。

李赛白很快地便从没有金手指的遗憾中回过神来,马上出门,只见两山之间大片的药田,也没有做多余的事,对着药田施展五行法诀中的灵雨术,直到所有田地中都被浇了一遍,才停下来,杂草什么的自有杂役弟子来除草,与李赛白没有关系了。

李赛白扛着酒葫芦,到了山下一家酒店,打来了几十斤的酒,这个酒葫芦是坐化了的师父留下的,唯一的空间葫芦,也是李赛白如今的全部家产。

那些年抑郁不得志,所以就染上了酒这个好东西,在李赛白看来,只要有酒,他就不寂寞,就是快乐的。

如今李赛白有着练气期五层,五行全灵根资质,也就是长青门中最差的资质,按照门中的说法是一辈子也别想筑基,要不是李赛白师父用他仅有的一点资源堆积,只会更寒酸,只能如杂役弟子般活着。

李赛白已经试过了,的确无法修行到筑基,因为没有丹药修行实在太慢了,比蜗牛都慢,五行灵根因为金木水火土什么都有,太杂,修行起来就难以如人家一样一日千里。整个门派,单一灵根的也不多,双灵根的都是天才了,特殊灵根更是少。

李赛白到了山间打来一只肥美的野鸡,有着十几斤的样子,拔毛挖肚一气呵成,手里掐诀升起柴火就开始烤,用山下买来的佐料一染,一会儿就吱吱地冒油,闻着都已经直咽口水,别说吃了,慢慢等着,直到烤金黄了,才从酒葫芦里倒了一大碗酒,开始一边吃肉一边喝酒,别提有多爽了。

往后余生,只要别去触了强大者的霉头,这日子也是真心舒爽。

喝到兴起,李赛白又不甘了,没有金手指,也没有韩老魔的小瓶,这仙就修不下去了吗?

一时想起白老的诗,便解下腰中的长剑,记忆中原主在凡俗学来的剑法涌上心头,便高歌舞剑,大声吟诵道: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一时哈哈大笑,只觉心中舒畅,再没有什么修仙琐事相扰,这种时候吟诵白老这首诗,正是应情应景,对于未来的迷茫,也随之而去。

这时候,四周风声大起,刚开始李赛白以为只是剑法引起的风声,因为他正兴起,以为剑法有长进,所以就没有在意,反而觉得这才是“剑仙”该有的威势,直到灵气异动,才明白不妙。

回身看着身后师父在时宝贝得不得了的“筑基草”,此时如饿死鬼一般吸取着灵气。

筑基草在数万年前有着极大的名气,因为它结的果子可以让人完美筑基,但如今因为天地环境不如那时,空气中少了一些对于筑基草来说非常重要的灵性,所以就不可能结出筑基果。

李赛白的师父宝贝地养着,也只是对筑基有个念想,幻想着筑基草给他带来好运,没想到今日发生异变,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赶紧地上隐匿阵法,把药谷的大阵启动,遮去灵气造成的异象。

剩下时间就趴在放置筑基草的边上,看其变化。

首先是叶子,由翠绿慢慢向着金色转变,然后是根部也变成金黄,到了全身都金黄时,开出了一朵金黄色的小花,小花急速放大,鲜艳欲滴,不一会开始凋谢,结出了一棵绿油油的果子,花秆开始衰败,果子掉落下来,李赛白赶紧的接住。

完美筑基,我来了。

在如今这个筑基九层大圆满就开始筑基的年代,能完美筑基,究竟是什么感受,李赛白迫不及待地开始准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