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洪荒:遮天仙坟,无神无仙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完结版

《洪荒:遮天仙坟,无神无仙》小说简介

热门网络作者爱你深呼吸的新书洪荒:遮天仙坟,无神无仙推荐大家阅读书中主要讲述了:“乘风御剑云雾里,谈笑除魔天地间!万道浮沉凭谁起,一剑酌酒问青天!今自蜃楼景中来,欲与荒古试比高!尔来上苍不知岁,千载仙踪迹难寻……”“大师兄!”男子眉头微皱,停下吟唱,忍不住嗔怪道:“五师弟,我们刚……

洪荒:遮天仙坟,无神无仙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完结版

《洪荒:遮天仙坟,无神无仙》 免费试读

“乘风御剑云雾里,谈笑除魔天地间!万道浮沉凭谁起,一剑酌酒问青天!今自蜃楼景中来,欲与荒古试比高!尔来上苍不知岁,千载仙踪迹难寻……”

“大师兄!”

男子眉头微皱,停下吟唱,忍不住嗔怪道:“五师弟,我们刚出蜃景,师兄见这大好河山甚为壮阔,欣喜之下不免赋词作诗,你何故坏我兴致耶?”

“你看下方!”

男子疑惑,顺着五师弟的指向看去,但见依山傍水绝佳之地,小山村大火熊熊,三只火蟒蜥蜴将一名青年逼至角落,生死只在一瞬间之间。

他眼前一亮,凭空招手,大喝一声:“弓来!”而后大笑吟唱:“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蜥蜴……”

身后众师弟汗颜,这词用得……

弓拉满弦,并无箭矢。

只听“砰”的一声,竟在空中化作三道寒芒箭矢离弦而去,箭矢迎风怒涨,直取火蟒蜥蜴。

……

韦逸闭眼,等待死亡到来!

耳畔忽传三声巨响。

大地震动,险些让他站立不稳。

但是,想象中的痛感并未袭来。

“难道是我死的太快了,所以没什么感觉?”

疑惑中,韦逸睁开眼,见三只火蟒蜥蜴的脑袋被巨大的寒芒箭矢牢牢的钉在地上,已经死绝,箭身正在缓缓消散,而自己侥幸逃过一劫。

他心下一凛:“好精准的力道把控!将火蟒蜥蜴杀死的同时,还准确计算了它们的落地轨迹,每一只箭矢的力量都做了细微调整,三只箭矢将火蟒蜥蜴射死,都恰如其分的将我避开。难道是来了哪个圣地的老怪物?”

思忖之际,韦逸收敛心神,欲寻救命之人。老怪物没找到,却在天空之上看到一群御剑而立的年轻人,为首之人手上搭着一把弓,正在缓缓消散。

“是他救了我?”

韦逸微觉诧异。

见那男子被身后之人如众星拱月般朝这边御剑而来,他不着痕迹的将插在火蟒蜥蜴鄂上的铁剑取下,敬立以待。

到了近前,韦逸见他们衣着统一,胸口处皆纹有一处若隐若现的仙城,心下了然,忖道:“原来是蜃楼仙城的人!”

当下拜谢:“多谢蜃楼仙城的诸位师兄施以援手!”

“咦?”

为首之人大奇:“你知道我们?”

韦逸笑道:“朦胧弥漫神仙境,梦寐难求飘渺间。琼楼玉阁浮烟云,峰峦叠嶂一城间!”

为首之人一愕,看了胸前纹绣一眼,哈哈一笑:“原来师弟乃是我辈中人,不知师承何处?”

“太极玄青正一天,上善若水定乾坤。神不羡仙欲随心,宗出古圣道人家!”

“太上神宗?”

为首男子大喜,觉得韦逸说话甚对其胃口,当下也没了之前的矜持距离,亲近之意多了几分:“蜃楼仙城与太上神宗关系甚好,不曾想今日竟与师弟遇到,当真缘分!我叫牧神风,太上神宗的长辈我倒也认识不少,不知师弟如何称呼,拜的是哪位长辈门下?”

韦逸回答:“牧师兄唤我韦逸即可,家师太上君临一!”

“君临一?”

牧神风眼神闪过一丝疑惑,太上神宗掌教之下有头有脸的长辈他都知晓,即便没见过,总归也是听过名字的,但是“君临一”真未曾听过。

询问似的朝身后众师弟看去,牧神风见他们亦是一脸茫然之色,也没多想,只当是太上神宗之内无甚存在感的长辈。

“韦逸师弟,你此番前来荒古山脉,可是因此前之异象?”

韦逸脸上闪过一丝黯然,摇了摇头,紧了紧手中的铁剑,面上有些落寞的自嘲道:“我一个凡人境十层的弟子,宗门长辈就算出来寻宝,也不会带上我的!”

牧神风大感诧异,微有疑惑。

细细感知一番,果然未曾在韦逸身上发现半点修道境之上的气息,就连他手中那块黑不溜秋似剑非剑的铁疙瘩也是凡物一件,不免有些疑惑:“那你此番来此,是为何故?”

韦逸见对方的重心并未落在铁剑之上,松了一口气。对明面上的东西并不避讳,低沉道:“这叫灵溪村,是我出生的地方!”

简单一句话,让牧神风身后沸腾起来,各种议论之声不断。

牧神风面上也闪过一丝尴尬。

韦逸怕他们深究,到时候将铁剑暴露,先行说道:“我入太上神宗,多年不曾突破凡人境十层,师尊让我回到灵溪村寻找初心。回到灵溪村一待便是三年,未曾想……”后面,再也说不下去!

“往事已矣,韦逸师弟,看开点!”牧神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对身后的众师弟说道:“我们帮韦逸师弟处理一下村中后事,大家将村民的尸体归拢到一处,到时候看看是就地掩埋还是火化!”

蜃楼仙城的弟子领命而去!

韦逸看了牧神风一眼,闪过一丝莫名之色,淡淡说了一句:“谢谢众师兄援手,不然以我凡人境十层的修为独自忙活,要费不少气力!”

牧神风听韦逸如此一说,知对方深意,面色之上再次闪过一抹尴尬。

方才,他在拍韦逸肩膀的时候,曾注入一缕气,欲探寻对方是否真的凡人境十层,本以为自己做的隐晦,不至于被对方发现。

但是,他错了!

他没想到韦逸的气感竟如此敏锐。

村民的尸体很快被归拢一处,韦逸选择就地焚化掩埋!

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在村子旁寻到一颗大树,以铁剑运起凡人境十层的力量劈砍,做成一块长形木牌立于掩埋之地。

蜃楼仙城之众尽收眼底!

韦逸深知铁剑就是蜃楼仙城欲寻找之机缘,若是自己不小心一些,被蜃楼仙城发现一丝端倪,很可能铁剑不保,甚至对方贪欲一起,他性命堪忧!

但是,他没有犹豫,反其道而行之。以铁剑在木牌之上刻了数个大字:“灵溪村三十六户一百二十三口之灵位!”

韦逸并非愚钝,相反他还非常聪慧,不然也不会以垂髫之年修到凡人境十层。以他的境界用一柄不起眼的铁剑,并无不妥。相反,如果他对铁剑显得小心翼翼珍而重之,必会引起蜃楼仙城的注意。

能踏上修炼一道,皆非寻常之人,他们的洞察能力岂是一般?

可以说,自双方交谈开始,就是彼此试探的交锋。

话语中暗藏玄机,堪比一场战斗。

牧神风之前也怀疑过韦逸手上丑陋的铁疙瘩,一名修炼者怎么会使用寻常之凡物?

哪怕是世俗的武道高手,他们的武器都精致而锋利。

韦逸手上这把,说寒碜都是对它的褒奖。

他本以为韦逸在藏拙!

但是经过方才的修为试探,确定了对方并未藏拙。又想到韦逸之前曾说过多年未曾突破,牧神风心想:“许是长辈见其不争气,所以未曾赐下炼器之物?如此的话,也说的过去。”故而未再起疑。

此间事了!

牧神风问道:“韦逸师弟近年皆住于灵溪村,当时异象必然目睹,可否告知师兄一二?”

“那时,我正在田垄间休憩,忽然看到天空出现一道大裂缝……最后,一道寒芒自裂缝划过天际,进入荒古山脉深处。荒古山脉深处乃是妖兽聚集之地,以我之修为,根本无法踏足那里,后面的事情就不知晓了!”

“多谢师弟告知,师兄此行尚有蜃楼仙城任务于身,不能与你畅饮痛聊!你我志趣相投,待得师兄自荒古归来,定去太上神宗寻你把酒言欢,吟诗作赋!哈哈哈,快哉,乐哉!”

牧神风领师弟御剑而去,远处回荡一句婉转仙音:“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荒古不胜寒,妖兽弄清影……”

韦逸恭送,面皮忍不住跳了跳。

虽然牧神风救了他,他很感激,但是他什么时候与牧神风志趣相投了?

他怎么不知道?

吟诗作赋?

想想就恶寒,他什么时候会这些东西了?

五年之约在即,他现在依旧是无法突破凡人境十层的废物,到时候能不能活着走下擂台都是一回事,哪里还有心思侵淫外物?

余辉渐隐,天色幕沉,村中再无欢声笑语,月色下韦逸不知何去何从。

荒古山脉已成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铁剑的出现,让韦逸沉寂的心中惊起了巨大的波澜!

当时那一幕再次涌上心头。

他相信,手中的铁剑肯定不是凡物。它出现时造成的势,就连师尊都望尘莫及。如此之物若是寻常凡铁,他宁可挖了这双眼拙的珠子,不要也罢!

离了灵溪村!

韦逸朝外离去,忖道:“异象的出现,让荒古山脉成了各大势力角逐的中心。妖族、蜃楼仙城距此最近,第一时间赶到,后面还不知有多少势力正在赶往,须得早点离开,远离荒古山脉范围。”

连夜赶了许久的路,韦逸有些乏累,便在附近寻了一处山洞歇息,顺带研究手中铁剑有何不凡。

但是,结果让他大失所望!

他以所知之法试图与铁剑建立共鸣,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这好像……真的就是一把铁剑……?”

韦逸大失所望,非常恼怒,愤恨道:“就因为你这么个鬼东西,害得灵溪村招来杀身之祸,哼!”

气极,他将铁剑狠狠掷去:“要你何用?”

谁知,铁剑打到墙壁之上,非但没有弹落,反而如切豆腐一般稳稳的插入山壁之中,紧余一握之距。

“咦?”之前砍伐木牌的时候,因为悲伤过度,又害怕被蜃楼仙城的人知晓,所以没怎么在意。

但是这一刻他却重视起来!

惊道:“铁剑钝而无锋,怎可能如切豆腐一般插入山壁?此中必有蹊跷!”一念及此,心思再次热切起来,朝它而去。

忽然,天外骤然传来数道刺耳的破风之声。

下一秒,洞外就响起一道谄媚的声音:“老大,此处有一处山洞,兄弟们连日赶路早已困乏,我们今晚是否在此休整?”

“用你教老子做事?”声音一怒,粗狂略带侵略性。

谄媚者唯唯诺诺,不敢多言。

那老大声音又传来:“二狗子说的不错,前方不远就是荒古山脉,今夜休整一番,明日都给我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大势力的机缘我们没有资格抢,在暗中捞点好处,做点趁火打劫的买卖才是我们的本行。”

山洞之内,韦逸大惊!

“来的又是何方势力?怎的不像好人?”

他赶紧将铁剑拔出,欲躲避。

山洞不大,一目了然,仅一道出口,避无可避!

“这下该如何是好?”

小说《洪荒:遮天仙坟,无神无仙》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洪荒:遮天仙坟,无神无仙》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