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从一场完美犯罪开始!》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破案:从一场完美犯罪开始!》小说简介

破案:从一场完美犯罪开始!小说是作者节操君king的倾心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星期前,在沈杰探视严羽的时候,严羽得知了沈雪病情加重,可能命不久矣了。随后,薛飞来探视的时候,严羽确认了这一点。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严羽开始了他的越狱计划。那天午饭过后,严羽偷偷喝下了大概一杯左右……

《破案:从一场完美犯罪开始!》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破案:从一场完美犯罪开始!》 免费试读

一个星期前,在沈杰探视严羽的时候,严羽得知了沈雪病情加重,可能命不久矣了。

随后,薛飞来探视的时候,严羽确认了这一点。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严羽开始了他的越狱计划。

那天午饭过后,严羽偷偷喝下了大概一杯左右的消毒液。

这是监狱用来打扫卫生用的消毒液。

因为严羽平时表现良好,主动承担很多工作。

而打扫卫生,也是他的工作内容之一,所以他很容易偷到了消毒液。

因为服食消毒液,导致的呕吐和抽搐,严羽被送到了医科大附属医院救治。

在经历过洗胃之后,严羽的病情平复了下来。

因为严羽在服刑期间,一直表现良好。再加上严羽刚刚有过剧烈的呕吐和抽搐,所以两名狱警放松了警惕。

在狱警以为严羽睡着了的时候,两人一起去外面吸烟了。

而严羽则趁机布置,伪造了一个越狱现场。

他先用椅子顶住了房门,随后将床单和被罩系成了绳索,垂到了窗外,故意制造他从窗户逃走的假象。

他则将一张床铺的木板,转移到了另一张床上。

而空下来的床上,则只留下三块木板作为支撑使用。

然后,又使用被芯挡初床铺和床垫之间,遮挡住了狱警的视线,掩藏了身形。

事实也朝着他设想的方向发展,狱警闯进病房后,看见垂在窗外的绳索,便下意识地以为他从窗外逃走了。

而当狱警出去找他的时候,严羽才从床铺和床垫的夹缝里爬出来,重新做了遮掩之后,立刻离开了病房。

离开病房后,严羽先是偷了病号服,换下了身上的囚衣。

再假冒患者身份,偷偷顺走了一些即将出院的患者衣物。

经历了两次换装之后,严羽才来到了医院的大门,故意在监控前露脸,就是为了误导警方的追捕方向。

而严羽则饶了一圈,重新回到了医院内,再次换回了之前的病号服,在医院里潜伏了起来。

在这三天之内,严羽时而是医生,时而是病患,身份不停地变化。

不过始终不变的一点,就是在重症监护室的探望时间结束后,严羽会伪装成医生,溜进沈雪的病房,默默地陪着她。

直到刚才,沈雪结束了她的痛苦,离开了这个世界。

严羽也随之崩溃,没有再隐藏身份,而是静静地陪着沈雪,等着警察的到来。

听完了严羽的陈述,张毅还是给了他一瓶水喝。

严羽越狱的真相,让所有警察为之痛恨,也同时为他感到悲伤。

恨他把全市所有警察都给耍了,让他们奔波劳碌了三天时间。同情他悲惨的命运,还有他与沈雪之间单纯又炽热的爱情。

张毅拿着严羽的口供,来到了会议室,说道:“他都交代清楚了,所有事儿都是他自己做的。不过……这孩子其实挺可怜的。”

夏歌点了点头,“没想到啊!耍了我们三天的人,居然是个痴情种。”

周文亮叹道:“多金又多情,还这么聪明。在医院潜伏三天,居然都没被发现,这家伙还真是厉害!”

张毅微微皱眉,“医院人多眼杂,潜伏三天倒是有可能。他要是出了医院,那可就不一定了!”

夏歌想了想,突然说道:“我感觉,咱们好像被人给耍了。”

周文亮说道:“就是严羽嘛!都以为他出逃了,结果就躲在医院里。”

夏歌摇头道:“不只是严羽,还有薛飞。”

张毅疑惑地看向夏歌,“薛飞?他可是第一时间,就主动来找咱们配合调查的啊!”

夏歌说道:“问题就在这儿。其实咱们要是早点查一查探视记录,从严羽越狱的原因下手调查,或许早就把严羽找到了。可是咱们第一时间的抓捕方向,就是封锁全市交通运输通道。我承认这是一种惯性思维,可我觉得咱们的惯性思维,也是被人故意引导的。”

张毅眼珠一转,“你是说薛飞主动协助调查,就是为了故意引导咱们的调查方向?”

夏歌点了点头,“严羽越狱,他第一时间来找咱们,先把咱们的思维框架,定格在了严羽要借助静海集团出逃。随后的调查方向,全市的警力调度,也都是围绕着这一点展开的。”

周文亮不禁挠头,“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头皮发麻呢!本来以为已经看透了事实,没想到还有一层在下面。这帮人的脑子都是什么做的,怎么处处都是算计呢。”

夏歌不禁磨牙,“这个严羽和薛飞,果然难对付啊!如果两个人是早就商量好的,一起打配合的话,这事儿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张毅说道:“我再去审一遍严羽。”

夏歌说道:“我跟你一起去。这次不用同情他,先来个下马威,把人唬住再说。”

俩人说着,便再次提审严羽。

重新回到审讯室,严羽率先问道:“两位,刚才我还有什么没交代清楚吗?如果想知道我如何在医院隐藏的,我可以带你们去走一趟。我可以指明这三天所有的藏身地点,以及完整的过程。”

夏歌一拍桌子,“你少跟我演戏!说,你越狱这事儿,除了你还有谁参与了。”

严羽一脸坦然,“只有我一个人啊!医科大的监控虽然不是全覆盖,但是这几天也应该拍到我一点的。”

张毅则笑道:“严羽,其实你隐瞒也没用。薛飞已经全都交代了,他心理素质可不如你,我们问了几句,他就全都交代了。”

严羽皱了皱眉,“这事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跟飞哥有什么关系?”

夏歌怒道:“跟他没关系?你确定?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再狡辩的话,可就别怪我了。”

严羽想了想,说道:“我大概能猜到一点了。是不是飞哥做了什么,让你们误会的事儿?”

夏歌严肃地呵斥道:“现在是我们问你,不是你问我们?你知道吗?”

严羽点头说道:“我知道。不过我实在是不清楚,飞哥到底做了什么。这几天我都在医院陪着小雪,我们跟任何人联系过。飞哥做了什么,我是真的不清楚。”

夏歌直接起身,“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咱们就法庭上见吧。”说着,便起身离开了。

张毅看了一眼严羽,“本来我还挺同情你的,想着帮你一把,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

严羽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是真不知道。”

张毅见状,也是摇头叹气地离开了。

审讯室外,夏歌急忙问道:“他还是不说?”

郑毅说道:“可能是真不知道。估计是咱们猜错了,他们俩根本就没串谋。”

夏歌想了想说道:“把薛飞叫来,有枣没枣先打三竿子再说。”

小说《破案:从一场完美犯罪开始!》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