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在线全文阅读

《女飒:农门女将军》小说简介

强推热门种田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两禅心书中主要讲述了:四凤眯着眼看着老姚家众人,一个个长得人模人样的,但是干出来的事儿连畜生都不如。“既然说到彩礼了,我虽然年纪小,但也听说了,有彩礼就得有嫁妆。奶,你准备给我娘准备多少嫁妆?”“嫁妆?啥嫁妆?她一个寡妇、……

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在线全文阅读

《女飒:农门女将军》 免费试读

四凤眯着眼看着老姚家众人,一个个长得人模人样的,但是干出来的事儿连畜生都不如。

“既然说到彩礼了,我虽然年纪小,但也听说了,有彩礼就得有嫁妆。奶,你准备给我娘准备多少嫁妆?”

“嫁妆?啥嫁妆?她一个寡妇、改嫁的,还有脸要嫁妆?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不往家里捞东西,胳膊肘往外拐,老姚家怎么有你这个东西?你咋不跟你爹一起死?”

姚周氏转过脸又骂姚老爹。

“都怨你,那时候死乞白赖上山找她,把自己累得半死,看看你找回来的都是什么祸害?想把我气死?”

姚周氏藏在杨正元身后,露出个脑袋唾沫星乱飞,咒骂姚四凤。

四凤冷笑。老姚家的脸面,她今天就把它扔在杨家岭的村民面前,让大家都瞅瞅。

“哦,我忘了。我大姑和大凤姐出嫁的时候,人家婆家都是给了彩礼的,可是最后,奶——您可是一条线都没有陪嫁,害得我大姑还有大凤姐在婆家抬不起头,是不是?”

“你,你胡说,你个小东西,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四凤轻蔑的笑笑,村民也有人开始笑,姚周氏还要跳着脚骂,姚老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显见是知道不好看。

“少说句吧,也不怕人笑话。”

“啥——笑话?谁笑话?谁家嫁女儿给嫁妆了,你问问?你要是问出来,我一头栽茅坑里。”

姚周氏唾沫星都溅了杨正元一脊梁,杨正元老婆厌恶的把杨正元拉到一边,姚周氏还要说什么,就听有村民起哄。

“我姐年前出嫁小韩村,我爹我娘给我姐准备了两床被子两口箱子,还有四季衣服。”

“就是,我老姑出嫁,我奶还陪嫁了五两银子呢。”

村民七嘴八舌,陪嫁五花八门,依照各家的情况不同,陪嫁厚薄不一。但像姚家这样一条线都不陪嫁的,杨家岭独一份。姚周氏还不服气。

“你们家是你们家,老姚家的规矩,就是没嫁妆。老三家的,你要想再走一步,我们也不拦着,十两银子,拿出来,老姚家和你两不相干。拿不出来,你这辈子就是我老姚家的人。”

货郎闻言,翻身上的小布包,可是翻来翻去,才凑够了一两银子。

姚周氏两眼放光,虱子再小也是块肉,姚周氏正要上前从货郎手中抢过银子,四凤的柴刀到了跟前。

“你要是敢伸手,我就敢砍下去!你是要手,还是要钱?反正我不怕死,我娘要是再跳河死了,我们姐弟三个迟早要被你折磨死,早死是死,晚死也是死,终究是死,索性今儿我把你砍死了,我再抹脖子,那样我娘、五凤小冬宝还能有条命。你说——”

姚周氏被四凤的话吓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以前木木呐呐的姚四凤,打死都不放一个屁的姚四凤,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彪悍,这还是她的孙女吗?

“不得了了,亲孙女要砍杀亲奶奶了,还有没有天理啊——”

姚周氏仗着杨正元在,扯着嗓子又开始嚎,双手拍打着大腿,啪啪啪响。

四凤冷冷的看着姚周氏,如果目光是两把刀,四凤的目光能把姚周氏杀死无数次。

“娘,你们走吧,钱收起来。等你们安顿好了,让人捎个信回来就成。还有你,以后挑担走货,不要再来杨家岭。”

姚四凤一把柴刀横着,老姚家人没人敢再上前,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货郎和姚宁氏走了。

姚宁氏一步三回头,但最终还是走了。

村长杨正元松了口气,姚宁氏走了好,省的被姚周氏折磨死。虽然那是老姚家的事,但村里出个婆婆折磨死儿媳妇的事,他这个村长脸上总不好看。

“都回吧,没什么好看的,走走走,都回,别光顾着看热闹,地里的活谁干?”

杨正元开始撵人,村民三三两两散去,村口只剩下老姚家人。

杨金旺走到四凤跟前。

“柴刀该还我了吧?”

四凤嘿嘿一笑。

“金旺叔,多谢你的柴刀,真及时,要不然我娘还走不了呢。等我发财了,送你一把新柴刀。”

杨金旺也嘿嘿一笑,接过柴刀,往柴火里一插,背着柴火走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后,四凤真的送了他一把新柴刀,吹毛断发的那种。

四凤抱起小冬宝,对五凤说。

“走,回家,姐给你们做好吃的。放心,往后咱的日子会越过越好。”

四凤抱着小冬宝,五凤紧紧揪着四凤的衣角,姐弟三人回家。

姚周氏见众人都走了,顿觉再哭也没意思,从地上跳起来,屁股上的土也不拍,骂骂咧咧。

“一群没用的东西,一把柴刀就把你们吓住了,好歹还有一两银子,呸——养你们有个屁用,气死老娘了。”

姚老爹面无表情,看了看小有河,货郎和姚宁氏上了杨老九的船,杨老九的船已经到了河对岸。又看看四凤姐弟三人,叹了一声,背着手往家走。

姚老大在前,姚老爹在后,姚老二和媳妇李翠花一起,两个人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回到家,看着简陋且四面透风的土房,四凤深吸一口气。

奶奶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没爹没娘吗,她还就不信了,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五凤,去看看瓦罐里还有几个鸡蛋,拿出来,咱们今天做个鸡蛋疙瘩汤。”

五凤还在抽泣,听四凤这么说,呆了呆,姐不是气坏了吧,怎么要把鸡蛋全吃了?这鸡蛋吃完了,以后怎么办?

“姐,鸡蛋疙瘩汤,好喝。”

“对,好喝,以后咱们天天喝。”

四凤捏捏小冬宝的鼻子,四岁的小冬宝一听有鸡蛋疙瘩汤喝,把娘走了的事瞬间扔在脑后了。

八岁的五凤犹豫的问道。

“姐,真把鸡蛋全吃了?”

“咱们不吃,难道还等着别人来把鸡蛋抢走?”

五凤一想,也是。每次娘辛辛苦苦攒的鸡蛋,最后不是被奶奶抢去就是被二伯娘偷走,他们眼睁睁看着,也无可奈何。姐说的对,与其让别人抢了去,还不如自己吃了。她已经大半年没有吃过鸡蛋了。

五凤从瓦罐里掏出四个鸡蛋,在四凤的指点下,做鸡蛋疙瘩汤。当然还给小冬宝煮了一个。

姐弟三人用了这顿鸡蛋疙瘩汤,五凤哄着小冬宝睡了。看着只有三个人的屋子,五凤的眼圈又红了。

“姐,娘走了,往后,我们该咋办?”

四凤躺在炕上,枕着双手,盯着木梁,以后这日子该怎么过,确实是个问题,得好好计划计划。

“放心,咱们会越来越好。五凤,你去瞅瞅缸里还有多少粮食,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查看一下,娘走了,咱们以后得靠自己。不过,你放心,有姐在,咱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五凤小声抽泣着。

“姐,娘是不是不回来了?”

“五凤,你觉得娘走好还是不走好?”

五凤说不出来。四凤知道,五凤心里这个疙瘩必须解开。

“咱娘寻死过两次,这你知道吧?”

五凤擦擦眼泪点点头。

“爹死的时候娘都没死。娘为什么寻死?好死不如赖活着。还不是他们欺负娘欺负得太狠,娘觉得没希望了。五凤,娘跟着货郎走,是为了活下去,娘要是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五凤的哭声更大了,但又怕惊醒了小冬宝,强忍着,双肩抖动,眼泪不断。

“哭吧,能哭是好事。哭完了,以后这家里的事你就要担起来,小冬宝你也得管起来。赚钱的事我来。活人不会被尿憋死,咱们仨一定能过好,气死他们。”

五凤哭了一会儿,擦擦眼泪下了炕,去查看家里的存粮。八岁的五凤虽然懵懂,但知道自己要立起来了。

四凤继续躺在床上计划。

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