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半两禅心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在线阅读

《女飒:农门女将军》小说简介

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是一本十分好看的种田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两禅心书中主要讲述了:租地的消息传出去后,有不少人心动。虽然要给四凤十五斗稻子,但现在已经到了收获季节,前期不用打理,直接收割。即便是给出去十五斗也是赚了。以后每年十二斗,也到不了哪儿。但是大多数人都不想沾上姚家,担心租了……

作者半两禅心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在线阅读

《女飒:农门女将军》 免费试读

租地的消息传出去后,有不少人心动。虽然要给四凤十五斗稻子,但现在已经到了收获季节,前期不用打理,直接收割。即便是给出去十五斗也是赚了。以后每年十二斗,也到不了哪儿。

但是大多数人都不想沾上姚家,担心租了地后姚家从中作梗,犹犹豫豫,虽然动心却没有付诸行动。

直到三天后,村长杨正元来找四凤,说有人愿意承租了,是杨大奎,也就是六蛋儿家。

六蛋儿弟兄六个,六蛋儿老小,六蛋儿大哥二哥都已经成家了,家里人口多,粮食总是不够。

杨大奎之所以敢承租,那是因为他有六个儿子,六个儿子,除去最小的六蛋儿,其他五个儿子人高马大往那一站,谁敢欺负?

四凤丝毫没有犹豫,在杨正元家,杨正元写了租地字据,杨大奎和四凤都按了手印,字据一式三份,四凤和杨大奎一人一份,杨正元这个中人一份。

把字据叠好拿到手中,四凤对杨大奎深深一躬。

“大奎伯伯,多谢您。”

杨大奎也是老实人,搓着手咳咳两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是他应该感谢四凤的。

四凤又冲着杨正元鞠了一躬。

“村长伯伯,劳烦您了,现在四凤没什么能酬谢的,等四凤有了能力,绝忘不了您的照顾。”

杨正元双手扶起四凤,叹了一声。

“哎——你爹当年多好的一个人,算了算了,不说了,往后,你们姐弟三个但凡有什么难处,尽管来家,我不在,还有你伯娘在呢。”

杨正元这话让四凤感动,第一次,四凤眼里存了泪。

“伯伯放心,我们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四凤揣着字据回家,到家门口,碰到姚老爹和姚老大姚老二。

“四凤,租给大奎家啦?”

“嗯,租给他家了。爷您放心,大奎伯伯不是那等无赖人,不会赖账。字据村长伯伯那儿还留了一份,保险着呢。”

“保险个屁,屁大点小孩,就敢把地租出去,还有没有我们这些长辈。爹,你就不管管?”

姚老二张嘴就骂,嘴里说着自己是长辈,可是说出的话一点长辈样儿没有。

姚老大不吭声,他的性子像姚老爹。

四凤不接姚老二的话,自顾回家。

姚老爹长长叹了一声,他想管,可是怎么管?那四亩地租出去,他心疼,可是收回来,他也保证不了四凤姐弟三人的口粮。

“爹,你看吧,这死妞子屁大点就敢当家做主,拿刀砍人,以后不定闯出什么祸事呢。”

姚老二怼了一句,气哼哼。

“那小死妞心狼的很,我们可不想被她连累了。爹,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可不担着。”

姚老二冲着四凤家的栅栏门吐了口唾沫,气哼哼走了。姚老爹又吸了一口旱烟,无奈的摇摇头。

姚家东院,姚周氏扯着嗓子骂姚老爹不去阻止四凤把地租出去,姚老大也觉得四凤这么做是不把东院放在眼里,四凤宁愿把地租给杨大奎也不愿把地给东院,这是根本没有把他们当一家人。但是姚老爹都阻止不了,他一个隔房的大伯也不能再说什么。

姚老二和李翠花小声在西厢嘀咕。

“马上要收割了,咱爹要是真阻拦了,到时候还得咱们去割稻子,割的稻子还得分给小死妞,我才不愿意出力。等着瞧,等杨大奎送十五斗稻子的时候,我们让娘去,老三家该孝敬娘的,一粒不能少。”

李翠花恨得牙痒痒,立秋胳膊上的牙印现在还在呢。

“不能便宜了那小死妞,立秋的胳膊都出血了,一家子属狗的,跟她娘一样不学好。”

西厢的密谋,四凤并不知道,再说,她也顾不上这些。后续的口粮有了保证,四凤开始琢磨后面的事。

琢磨事的时候,四凤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她提着一个竹篓去了小有河,选了一处地方,把竹篓放进去,竹篓里放了几条蚯蚓。在小有河边想事儿,还能抓几条鱼,她已经许久没有闻到肉味儿了。

十五斗稻子,再加上三亩玉蜀黍,够她们三个人吃到明年。只是马上要进入冬天了,家里的窗户破洞的破洞,墙缝裂开的裂开,到了寒冬,外面下雪,屋里可不是跟冰窖一样。

想要修补房子,手里没有钱是不行的。但四凤真没钱。以前姚宁氏在的时候,攒下点钱都被姚周氏搜刮去了,家里一点钱都没有。

四凤捏捏眉心,愁,实在是愁。

人活着,首先要解决温饱的问题,现在温饱都是个问题,想其他的都没用。

四凤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上悠悠的白云,眉头没有松开。她也想像白云那样悠悠闲闲的,可是不能啊。

赚钱,赚钱,要怎样才能赚钱?

四凤决定明日一早,过河去镇上转转,踅摸点赚钱的门道。

拿定主意,四凤从地上跳起来,拍拍身上的草茎,去收竹篓。竹篓口小肚大,鱼好进不好出。

竹篓里已经有了六条小鱼。四凤捞出竹篓,正要回家,忽然瞥见小有河上游漂下来一个灰黑色的东西。

四凤眯了眯眼,放下竹篓,脱掉鞋袜,脱掉外衫,慢慢淌着水下了小有河。

小有河有二十几米宽,河边的水浅,但是河中间水有两三个人加起来那么深。夏天的时候,村里一个小伙伴在小有河里游水,不小心滑倒河中间,再也没上来。

小有河每年都能淹死个把人,所以,杨家岭的大人们严谨孩子们在小有河里游水,孩子们最多在小有河的浅滩处扑腾几下。

看看四周,还以为能看到个人,谁知道连个鬼影也没有。四凤有些懊恼,刚才为琢磨事情,想清静,选了这处僻静的地方,这会儿想喊个人来帮忙也没有。

四凤在水边活动了几下手脚,下了水。秋天的小有河水有些冷,但是还好,还没有那种刺骨的冰寒。四凤在水中走着走着,慢慢适应了水温。水渐渐没到脖子,四凤深吸一口气,头没进水中。

小有河的河水不是很青,微微有些泛黄,水下视力不是很清楚。四凤只能一会儿冒出个头,一来呼吸,二来看看目标。

终于到了目标跟前,竟然是个人!

眼下四凤也顾不上许多了,揪住那人的头发,顺着水流,慢慢往岸边渡。

总算是渡到了岸边,四凤长出一口气。没顾上看被救上来的人,四凤先得把自己弄干了,生病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秋阳还是很暖的,四凤拧干了自己衣服上的水,穿上外衫和鞋袜,再看被救上来的人,灰黑色的衣服,整张脸都是青黑色。不过瞧着年纪,不大。

四凤把手放在那人的鼻子前,没有气息。四凤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晦气,救了个死人。

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