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辰记小说,圣辰记免费阅读

《圣辰记》小说简介

热门新书《圣辰记》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天灯祭天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苏辰闻言一张脸顿时变得僵硬,殷铁匠狮子大开口,犹若一盆冷水泼的他浑身拔凉拔凉的。不过好在他已经有了玄黄剑。殷铁匠望着失魂落魄的苏辰,连忙道:“那这样,三百卖你,这是最低价钱了。”苏辰又是深深叹气,双目……

圣辰记小说,圣辰记免费阅读

《圣辰记》 免费试读

苏辰闻言一张脸顿时变得僵硬,殷铁匠狮子大开口,犹若一盆冷水泼的他浑身拔凉拔凉的。

不过好在他已经有了玄黄剑。

殷铁匠望着失魂落魄的苏辰,连忙道:“那这样,三百卖你,这是最低价钱了。”

苏辰又是深深叹气,双目无神淡淡瞥了眼这老头,摆了摆手向外走去,暗叹这老家伙与承千越一样,又是一个奸商。

出了铁匠铺,苏辰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经过字画铺,曾子夫戴着琉璃眼镜,一副教书先生模样,在里面悠闲练字,眼角瞥见苏辰,连忙叫住他,询问发生了何事。

苏辰将事情告诉了他,惹得曾子夫一阵大笑。

曾子夫扶了扶自己的琉璃眼睛,将苏辰请进了自己的字画铺,笑道:“你呀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成老头手里都是无上的宝剑,随便拿出一柄也比那殷骗子的破烂强多了。”

见苏辰脸色好转,曾子夫起身收拾自己的笔墨,道:“别看成老头活蹦乱跳的,实际上活不了几年了,他收罗的那些无上名剑最终都是你的,不要急于这一时。”

忽然,殷铁匠怒吼一般的声音从一旁的铁匠铺传来,喝道:“齐屠夫,我借你杀猪用的刀呢,赶紧还回来,看我不剁死这信口雌黄的该死书呆子!”

显然是刚才曾子夫说的话全被他听了去,那些贬低他兵器的话传进来了他耳中。

对于身为锻造师的殷铁匠而言,任何人可以肆无忌惮的贬低他,唯独不能贬低他锻造的兵器,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曾子夫闻言,脑袋探出字画铺门口,瞥了眼暴跳如雷的殷铁匠淡淡道:“辰儿,你要记住,咱们是读书人,读的是圣贤之书,千万不能学他们这样的莽夫。”

接着便将苏辰拉回了字画铺:“走,咱们去读圣人经典。”

苏辰眨眨眼睛,有些不明所以,硬是被拉回了字画铺。

殷铁匠眼见着即将关上的字画铺大门,冷笑道:“圣贤之书?别告诉我,你柜台底下藏着的九丽春宫图是圣贤之书,辰儿跟着你这伪圣人,迟早被你带坏。”

曾子夫闻言气冲冲的冲出字画铺,拽着殷铁匠衣领将他拎了起来,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询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收藏的画?”

他收藏的字画都是绝品,尤其是九丽春宫图,那更是世间罕有,绝无第二,因此他是小心收藏,保存的极为隐秘,却是不曾想到被这莽夫偷看了去。

殷铁匠一把打掉拎住衣领的手,向着苏辰道:“辰儿,这老东西看起来是个教书先生,人模狗样的圣贤,实际上心里可龌龊了,你可不要被他带偏了。”

话音一落便转身回了自己的打铁铺,咣咣开始打铁,天云镇的村民耕地需要的农具可都是从他这里购买。

曾子夫本想继续上前追问,不过见到被砸的火点四溅的锄头,连忙将一肚子话吞了回去,讪讪一笑进了自己的字画铺。

临进之前依稀听到镇中村民议论纷纷:“这教书先生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还有这样的癖好。”

“没听打铁的说嘛,这读书人看起来人模狗样,实际上心里可龌龊了,孩子给他教导是否有些不妥。”

不过镇中的壮年男子皆是若有所思,寻思这样的春宫图肯定要拿来观赏观赏。

曾子夫瞥了眼眼巴巴瞅着他的苏辰,干咳一声语重心长道:“辰儿,你记住,殷铁匠他就是臭打铁的,除了会打铁唯一会的便是污蔑人,他懂个屁的圣人经典,他的话当不得真。”

苏辰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相信曾伯。”

曾子夫心头暗暗松了口气,面色和蔼的又为苏辰寻了两本圣人经典,要他回去细心研读。

接着便将苏辰送出了字画铺,连忙关上门从柜台之下的暗格之中取出一幅画,展开一看,上面五个大字:九丽春宫图。

曾子夫看的血脉偾张,一阵火热,连忙合上了图画,默念圣人经典平复气血。

随即很是疑惑:“殷铁匠是怎么知道这幅画的,按理来说这幅画我收藏的很是小心。”

将图画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接着又取了出来,提笔在盒子上写下一个“封”字,接着拍拍手,满意地收了进去。

“殷铁匠知道这幅画,这件事需要询问询问,不可大意。”

苏辰出了字画铺,瞥了眼房门紧闭的字画铺,偷偷摸摸来到了铁匠铺,坐在一边嘿嘿笑道:“殷伯,你说的九丽春宫图是什么东西?”

殷子圻望着苏辰眼中闪烁着充满好奇的光芒,瞥眼字画铺,冷笑道:“你小子已经被那老流氓伪圣贤影响太深了,少打听那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你还小,长大了自然会懂。”

苏辰淡淡哦了一声,细细思索他们所说的春宫图究竟是什么东西?

殷铁匠一边打铁,眼珠子一转笑道:“辰儿,我这里的宝剑可都是绝品,看在你小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份上,给你便宜一些,一百五十晶墨石拿走,这天大的馅饼砸你脸……你回来,我话还没说完,一百也行,这是最低价格了。”

“他们为何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苏辰很是不解,难道这春宫图是件了不得的灵器?

“否则在殷伯说出来的那一刻,曾伯不至于脸色大变,这肯定是了不得的东西。”

打定主意,苏辰一路来到镇口茶棚,一屁股坐在躺椅上,瞥了眼一边的承千越,向着成鸾镜道:“老头,我要春宫图。”

“噗……”

承千越一口清茶喷出,就连成鸾镜也是无法淡定,猛然从躺椅上翻起,诧异道:“你想要什么?”

苏辰望大惊失色的两老头,便知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很是骄傲的继续重复一遍:“我要春宫图!”

承千越端着茶杯,神色玩味地盯着成鸾镜,笑道:“看来你将他带在北天垣之中是件好事。”

成鸾镜脸色有些发黑,暗骂这些老家伙给苏辰灌输了什么东西,能够收集这些东西的他一猜就是曾子夫那个老不正经的书生。

接着抓紧苏辰双肩,很是郑重地道:“辰儿,春宫图呢是张画,本身没什么东西,也就曾子夫那样的家伙才会有,这东西等你长大了再去看,现在将它彻底忘掉。”

苏辰迷茫的点了点头,似懂非懂,既然老头说这不是好东西,那便忘了,他对成鸾镜可是极为信任的。

见苏辰答应了下来,成鸾镜又躺了回去,不过目光落在镇中,暗道一声:“看来这些人需要敲打一下了。”

成鸾镜望着青冥天空,眼中剑芒一闪而逝,苏辰的未来,是要继承他的身份与责任的,天云镇是他的根基,将来一定会帮他很多。

不过在苏辰还未成长起来之前,这些人不可轻易插手它成长之事,否则会大大不利。

想到这里,成鸾镜起身,向着镇中走去,这些家伙需要一一走访一遍了。

苏辰本想跟上去,不过承千越拦下了他,笑道:“镇子里的老家伙们这些年太过悠闲,需要成老头走一遭,这么些年无拘无束的生活,他们已经飘了。”

苏辰无奈,只得安安静静的躺着休息,老头子他不能跟去,玉婆婆与杜翎儿他又跟不住,也就只能与承千越在这里静静的待着。

这时他忽然起身,望着龙江撞开的星星峡,询问道:“承爷爷,北天垣之外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承千越懒洋洋躺在椅子上,揪着黑痣的长毛,不解他为何这么询问,北天垣之外的也是人,还能是什么样子?

承千越翻起身来认真的叮嘱道:“辰儿,这个世界呢远比你要想象的复杂很多,需要你自己前去探索,但是记住,在外界不可这么说,更不能在天赤之地提流放之地!”

“为何?”

面对苏辰的疑问,承千越有些头疼,道:“这其中的很多事不是你现在认知的那么简单,我们这弹丸之地想要生存很是艰难,因此需要好好守护,等你将来踏入天赤之地,很多的事情自然便会明白。”

话落便窝在躺椅中,手中蒲扇盖在脸上,一副拒苏辰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苏辰思索着承千越的话,想来外界相比起这里,应该要繁荣很多,毕竟天赤之地活跃着很多的种族。

瞥了眼隐藏在蒲扇之后的承千越,下巴黑痣很是明显,两根毛发随风摆动,如同他整个人一般悠闲。

苏辰眼珠一转,嘿嘿一笑,蹑手蹑脚来到承千越身边,仔细打量黑痣的痣毛,见老头没有任何的反应随即伸手去揪。

承千越好似真的睡着了一般,对苏辰毫不理睬,就在要揪到痣毛的那一刻,痣毛忽然扬动,变化成一条条黑蛇,张口便向着苏辰咬来。

眼见黑毛变黑蛇,苏辰吓了一跳,连忙收回了手,被这玩意咬到了,谁知道会不会死。

好在这黑蛇并未追击,只是在向苏辰示威,见威胁解除,又缓缓变回了痣毛,轻轻随风扬动。

“辰儿,来字画铺,教你练字了。”

就在苏辰在思考怎样将着痣毛拔一根,镇子中传来曾子夫的呼唤声,苏辰只得放弃,转身来到镇中的字画铺。

只见杜翎儿早早的等在这里,正在与曾子夫认真练字。

苏辰与杜翎儿每次来天云镇,都会在这里进修一番,而曾子夫教他们的便是琴棋书画。

不过苏辰与杜翎儿不同,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些,他的兴趣只有修炼,因此琴棋书画做不到杜翎儿那样精通。

相对而言,他更喜欢殷铁匠的炼器之道,可能与他强烈希望有一柄自己利剑的夙愿有关,若是他自己学会炼器之道,便可以亲自打造一柄满意的宝剑。

就在苏辰出神的时刻,一本厚重的书落到了他脑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苏辰哎吆一声,吃痛抬头一望,只见曾子夫拿着书本,面色严肃的盯着他。

连忙低头专心学习,与殷铁匠一般,曾子夫同样规矩严格,一旦在书画方面敷衍或者懈怠,那总会迎来他的惩罚。

杜翎儿抬头嘿嘿一笑,接着继续练习绘画,相比起凌辰跳脱的性子,她恬静的性格曾子夫更加的放心。

不过苏辰天赋很高,学习任何的东西很是快速,就连专心致志的杜翎儿也不得不承认,苏辰确实要比她优秀。

曾子夫来到苏辰身边,望着画出的一柄闪烁着寒光的宝剑,气道:“叫你画山水,书生就是要寄情山水之间,你画的这什么玩意?”

眼看曾子夫作势便要打,苏辰连忙抱着脑袋辩解道:“画这玩意有什么用,总不能靠这画跟人去打架,更不能靠画保护自己的性命吧。”

“臭小子,你看不起画道还是看不起我?”

见苏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曾子夫冷哼一声道:“看好了!”

画卷铺开,提笔沾墨,曾子夫三两下画出一柄长剑,紧接着一掌拍入元力,画中剑便脱画而出,悬浮在他面前。

瞥了已经傻眼的苏辰一眼,曾子夫握住剑柄,一剑斩在书柜上,顿时咔嚓一声,书柜很是整齐的从中间一分为二!

小说《圣辰记》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