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拾欢小说《重生嫡女:偏执王爷别嚣张》在线阅读

《重生嫡女:偏执王爷别嚣张》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嫡女:偏执王爷别嚣张》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拾欢十分给力书中主要讲述了:鹅毛大雪伴随着冷风席肆虐着,冷得猫都瑟瑟发抖,钻到主人脚边取暖。不一会儿,雪将整个世界都装点的银装素裹,也将那忙忙碌碌的人儿变的雪白。恭桶很笨重,手已经被冻僵,又红又肿,像是被人扒了一层皮,更使不上一……

作者拾欢小说《重生嫡女:偏执王爷别嚣张》在线阅读

《重生嫡女:偏执王爷别嚣张》 免费试读

鹅毛大雪伴随着冷风席肆虐着,冷得猫都瑟瑟发抖,钻到主人脚边取暖。

不一会儿,雪将整个世界都装点的银装素裹,也将那忙忙碌碌的人儿变的雪白。

恭桶很笨重,手已经被冻僵,又红又肿,像是被人扒了一层皮,更使不上一点力,忽然恭桶砰地一声砸进水中,冰冷的水花溅了她一身。

打了个冷颤,似感觉不到冷,她麻木的把掉远的恭桶捞过来机械地洗洗涮涮。

鹅毛大雪中,雍容华贵地走来一个女子,她带着金步摇,身着千金难买一线的织锦,披着貂皮大氅,脚上穿着暖融融的靴子。

与她比,一身粗布衣,头发随便盘着,毫无朱钗点缀,弓着身子,辛苦涮洗恭桶的女人既寒酸又落魄。

想当初,她也是雍容尔雅的,可以与九五座上之人一起睥睨天下,如今么,却是连狗都不如。

幽幽一笑,湘妃语含讥诮:“姐姐,你看,在这皇宫中,也只有我记得今天是你的生辰呢,都说小年夜生的人命苦,我觉得也是呢,陛下这会儿正忙着跟大家过节,都没有时间想起你呢。”

落魄至此,对别人的嘲讽和讥诮她早已习惯麻木,可在提及那人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抽疼了一下。

她其实一直在等他来接她,一直在等他回心转意,不想等来的却是从冷宫到这里。

握着笤帚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几分,骄傲如她,再悲伤也不会让人看了去,即便心底那个血淋淋的洞越来越大,面上也不会展露分毫。

见她毫无反应,湘妃娇俏地捂着樱桃小口,看着那即便一身素裳,却依旧难掩雅气的女人痴痴地笑:“姐姐,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能屈能伸,即便落到这般境地,也苟延残喘的活着,要是我,只怕早就找棵歪脖子树吊死了。”

她又哪里听不出?湘妃嘴上说着佩服,实际上却是在嘲笑她活着不如死了干脆。

有人又送来一批恭桶,见湘妃在,那太监急急忙忙行了礼,转头就冷言冷语的催促洗恭桶的人,让她手脚麻利些。

湘妃骄矜的故作惆怅,幽幽一叹,“姐姐好像很忙呢,那我就不打扰了,只是今儿陛下赏赐了我好些东西,其中一件我很想与姐姐分享,那可是姐姐与陛下的定情信物,以前我就很喜欢,今儿我求了陛下,他就毫不犹豫的把你的那个赏给我了。”

也不过是一瞬的怔忡,她便已恢复手上的动作,只是眼睛一酸,就湿润了,也分不清那是泪还是落在眼睛里融化的雪。

直到余光瞟见一抹红,她眼神一凛,就见湘妃手里拿着一支梅花簪得意洋洋地把玩。

那支梅花簪不甚华贵,只是用普通的紫檀雕琢,坠着几朵娇丽而开的红梅,为这支平凡的簪子增添了几分不平凡的好看。

他怎么可以把他们的定情信物说送人就送人?

触及她凶狠的目光,湘妃抿着唇,带着几分挑衅摆弄着手中的簪子,像是在说有本事你过来拿啊!

“给我。”淡淡的语调因为冷漠而显得气势凛然。

湘妃愣了一下,有点被恐吓住了,再看那一身朴素,弄死她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的人儿,她底气十足起来,就她现在这个死样子,她还怕她?笑话!

娇俏一笑,湘妃慵懒中带着骄气:“恕妹妹不能从命呢,陛下送给我的东西,怎么能给你?你要是想要的话,可以去问陛下讨要。”

嗖的一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了过来,吓得湘妃大惊失色地跌坐在地上,水溅了湘妃一脸,冷得她冷颤连连。

一切是怎么发生的湘妃都有点想不起来,只是愣愣地坐在雪地上看着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把簪子从自己手中夺走的朴素身影惊愕万分。

她……竟然会武功!

这支簪子,是那人送她的第一件东西,是他们的定情信物,所以她一直都很爱护,至今光洁如新,可是那人的心都不在了,留着这个又有何用?

捏着那支簪子稍一使力,好好的梅花簪就断成了两截,随着断掉的清脆声,傻坐在雪地上的湘妃也跟着打了个颤这才回神。

见一旁躺着的黑乎乎的东西竟然是她用来洗刷恭桶的笤帚,刚才笤帚上的水还溅了她一脸!湘妃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她尖叫起来:“啊啊啊!你……”

“滚!”

“等着瞧!本宫与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一直到深夜,她才干完所有的活,抱起脚边唯一陪伴自己的猫,有些直不起腰,踉踉跄跄地回到屋中,脱了已经湿透的衣服就躺进了被窝,却怎么也暖不起来。

————————

火烧起来的时候从睡梦中醒来的她先是一阵惊慌,随即平静下来,想想她如今的处境,还不如死了干脆,便躺着没动,任火越烧越旺,最后烧到她这边来,再砰地一声,烧断房梁砸在她身上。

她吐出一口鲜血,与其被活活烧死,这样似乎也不错,悲怆地笑了一下,她既恨又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若有来世,她再不要与他有任何牵扯,再不要为了他委屈求全,也再不要迷失自我。

若有来世,她定不错过沿途风光。

以前她怎么就不明白呢?她的人生,其实也可以很精彩,她也可以不是只为他而活,也可以拥有除了他以外的很多东西。

……

“不要!”司南听雪猛然睁开眼睛,吓得一旁陪夜的丫鬟也跟着惊醒。

给她顺了顺背,婉容倒来一杯水:“郡主又做噩梦了?”

应了一声,司南听雪接过水猛喝了一口,即便当时死的干脆,可当她再想起的时候,还是会怕,死,没有人会不怕,只是已经绝望,觉得活着不如死了。

不管是不是想死,人在濒临死亡前,都会恐惧,更何况她再世为人,每每想起,难免心惊恐慌。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重回十三岁。

此时的她,刚失去至亲,陛下念她父母刚烈,为国捐躯,便封了她为晨阳郡主,还是个有封地的郡主,何其荣耀。

身为皇后的姑母心疼她无人照料,便把远在林昌的她接进宫中。

也因为她伤心过度大病了一场,此时她便在病中。

只因她刚重生没多久,身子骨还比较虚弱,本应只病了五天的她这次却活活病了半个月,所以按照上一世的轨迹,早该与沈瑾年见面,并且已经与他喝过好几次茶的她至今也未与他见面。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多多支持呀

小说《重生嫡女:偏执王爷别嚣张》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