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唐:开局科举状元被人顶替》百度云资源

《大唐:开局科举状元被人顶替》小说简介

历史小说大唐:开局科举状元被人顶替的作者是小小小点子书中主要讲述了:这豆粒大的雨滴滴在韩珂的身上,很快他的衣服便都潮了。可是他顾不上许多,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为自己造势,否则他第二天就会死于非命。幸亏这贡院的围墙上还有瓦片作为遮挡,否则这雨水就会将这毛笔写下的字给冲刷干……

小说《大唐:开局科举状元被人顶替》百度云资源

《大唐:开局科举状元被人顶替》 免费试读

这豆粒大的雨滴滴在韩珂的身上,很快他的衣服便都潮了。

可是他顾不上许多,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为自己造势,否则他第二天就会死于非命。

幸亏这贡院的围墙上还有瓦片作为遮挡,否则这雨水就会将这毛笔写下的字给冲刷干净!

他衣袖一挽,大臂一挥,在墙面上用狂草写下满江红三个大字!

随后便开始书写:“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狂草这种书法体狂放不羁,非常用于抒发自己内心的那种愤怒。

韩珂洋洋洒洒写下上阙,他内心的那种血液都开始沸腾燃烧,很显然他已经被这首词给感染了。

他故意在怒发冲冠后增添感叹号,表示他内心的愤怒已经达到极点!

韩珂用岳飞的这首满江红作为开场,这强大诗句气场顿时就感染身后避雨的所有文人才子!

“怒发冲冠这个词用得好啊!我头发都竖起来,帽子都被竖起来的头发顶飞了!”

“这首词的气场外加这名兄台的书法体顿时就让我如鲠在喉,说不出话,不知他是榜上哪位才子?”

如此三三俩俩的对话在避雨才子的人群中不断发生,他们都在讨论韩珂是榜上哪个名次。

人群中的后方不乏有对韩珂好奇的人,他们推推嚷嚷想站在前面一睹风采。

“兄台让一让,让我好好观摩一下这位兄台的古诗文篇。”

“一边呆着去,就你想观摩,我不想观摩吗?你老老实实站在后面听我们讨论就行。”

“都别吵了,你们再吵就出去,我们想安安静静地观赏这位兄台的文学大作!”很多人同仇敌忾的看着刚才说话的俩人,这俩人被这么多人盯着,他们也是缩了缩头不再吭声。

随后他们便都安安静静地待在原地观望着韩珂的一举一动。

雨逐渐变小。

韩珂提起笔用行书清秀地写下:“耳畔风波摇荡,身外功名飘忽,何路射旄头?孤负男儿志,怅望故园愁。”

行书是书法体中十分干净、清秀的文体,它和小隶不同,小隶代表暴风雨之前的宁静,所以小隶的文字末尾多为竖直。

而行书则代表天气和人心情的转折,可能上一秒为乌云密布,下一秒就有可能雨后天晴,但也有可能转变为狂风暴雨。

它多代表心境的转变,所以行书的文字末尾多为竖弯钩。

韩珂写完这句诗并没有停笔,随后再次用他狂草书法体写下:

“百花发时我不发,我若发时都吓杀。”

“要与西风战一场,遍身穿就黄金甲。”

轰隆——

韩珂刚写完这首诗,天空就传来一声炸雷!

雨滴刚才还变小呢,这下随着雷电的涌起,直接就奔涌出来,形成倾盆大雨!

“兄台写下满江红的时候,我的鸡皮疙瘩还没起来呢,但他写完这首诗我立马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得不说,这首诗的气场比刚才满江红的还要强大!”

“兄台你比我好多了,刚才这位才子写满江红的时候,我就起了鸡皮疙瘩,但随着他刚才中间转折的那句词消下去不少,但现在又冒发出来了,这首诗真的是令吾等心惊胆战!”

“是啊,是啊。”

不少才子听到这俩人的对话都产生了共鸣,他们毕竟都是唐朝贞观年的才子,

这个年代连诗仙李白都还没有出生,他们当然没有见过和听过如此气势磅礴的古诗!

他们现在学的只不过都是酸文腐诗罢了。

因为暴雨滴落的声音太大,所以韩珂并没有听见身后的议论,只是隐约听到嘈杂的声音。

韩珂听到嘈杂的声音也是微微一笑,继续提笔写下将进酒名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咔嚓——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

这句千古名句如同大山一样压抑地避雨众人喘不过气来。

此时的他们更加强烈的想知道韩珂是谁,到底是当世哪位大家的后辈!

“有兄台知道他的身份吗?”

一位才子开口询问道,只见其他众人听到询问纷纷摇了摇了头表示不知道。

但人群中有几位平静的才子看着韩珂的后背望了又望,轻声呢喃:“这位兄台好像是我们临安城的解元,韩珂啊!”

他身旁的张才子听到这话也是轻声回应:“莫非兄台你也看出来了?刚才我也觉得这个人很像,但我不敢吱声,怕认错。”

听到身旁人的肯定,这位徐才子继续说道:“不怕兄台你笑话,我刚才看榜的时候,我心中就有一种莫名的东西放佛在困扰着我,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刚才的傍上似乎没有韩珂的姓名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才子也是附和:“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人有这个困惑呢,没想到老兄你也有,按理来说韩珂不应该在榜上没有名字啊,毕竟他可是我们临安城的骄傲啊!你想想看,他的县试、州试纷纷都获得主考官的大力赞赏,甚至还被评为超满分答卷呢。这榜上怎会没有他的名字,莫非…?”

“兄台慎言,”

张才子话还没有说话,他就被徐才子的手拍了一下,他刚才这话若是传出去,别说砍他一个人了,砍他全家都不过分。

张才子被徐才子打了一下,他也是回过神来,他拍了拍自己的嘴:“罪过罪过。”

就他俩对话这个功夫,韩珂已经写下了满满一墙的古诗词。

他前面的古诗词都是根据自己情绪变化而写的,写到后面为了展示自己非常强大的文化底蕴,他就写的杂了。

上一句可能还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下一句可能就是“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韩珂写的每一句诗句都是千古名句,看的身后所有才子目瞪口呆!

因为这满满一墙的古诗词,他们闻所未闻,见都没见过!要是他们写一首诗最起码要想上一时半会,而且写的还不一定是好诗。

但韩珂写诗竟然手到擒来,而且还都是脍炙人口的绝句!

这种事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目睹,恐怕打死也不会去相信!

小说《大唐:开局科举状元被人顶替》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