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包青天小说,刺杀包青天全文在线阅读

《刺杀包青天》小说简介

作者是适闲客的热门新书刺杀包青天火爆上线,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江县令好不容易得了个空闲,在后堂里坐着看书呢,大老远就听到县衙门口有人群在吵吵闹闹。心下在想,这大雪天的,谁还会这么喧闹?刘师爷率先走进了屋子,拱手说道:大人,咱这清江县出了一件怪事。哦?江县令疑窦丛……

刺杀包青天小说,刺杀包青天全文在线阅读

《刺杀包青天》第7章 失踪少女 免费试读

江县令好不容易得了个空闲,在后堂里坐着看书呢,大老远就听到县衙门口有人群在吵吵闹闹。心下在想,这大雪天的,谁还会这么喧闹?

刘师爷率先走进了屋子,拱手说道:大人,咱这清江县出了一件怪事。

哦?江县令疑窦丛生,问道:什么怪事?

刘师爷一脸神秘,说道:大人,还是跟我到前厅去一看究竟吧。

江县令放下书籍,随着刘师爷一路走向前厅,边走心里还边在想,这刘师爷平日里可不这样啊,今儿个这是怎么了,玩起了深沉了?

到了前厅,一簇衙役站了一圈,看到江县令出来了,呼啦一下闪开了一条道。顺着那条道,江县令就看到了古千流以及李大根二人了。心里埋怨道,这俩倒霉催的,大雪天还给我找事情!

到跟前一瞧,地上竟然躺着一具女尸,只是那皮肤已经干枯许久,皱皱巴巴,也看不出具体的样貌了。江县令赶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古千流刚要回答,那李大根抢在了前头,说道:江大人,这可是俺发现的!俺上山去打兔子,就发现了这么个死人了!接着,把怎么发现的呼啦啦说了个遍。

江县令说道:看来这又是一起命案,你也算是报案有功了。

那李大根脸上增色不少,一得意,说道:俺叫她变个戏法给大人看看。

说完,这二愣子也没等众人问个明白,就自己蹲下身子,把一双大手往女尸腰身部位一拍,只见“唰”地一下,那女尸竟然从地上弹了起来!

这一下可了不得!

江县令被吓得是直接向后倒在了地上,刘师爷腿软了直接瘫坐一团,瑟瑟发抖;就连那一干平日里身强体壮的衙役们,此刻也都吓得是鬼哭狼嚎——有的一下蹦了老高,跌下来摔了个结实的屁股墩;有的直接钻到了桌子底下,拿衣服盖住了脑袋;有的索性直接抱紧了柱子,就要往柱子上爬……

李大根在当间儿拍着大手,是哈哈大笑。

古千流瞪了他一眼,赶忙跑过去搀起来江县令,说道:大人恕罪!大人恕罪!是草民管教不严,惊吓了大人!这边冲着李大根狠狠瞪了一下,说道:还不过来给大人赔罪,治你一个惊扰官府之罪,好打你几十板子!

那李大根一听这话,慌了神了,扑通跪倒,只顾磕头,也不笑了,也不说话了。

江县令缓了口气,说道:无妨无妨,不怪他。这尸体是怎么回事?是本官当做诈尸了,自己吓了自己了!

众人一听这话,纷纷都过来了。几个衙役一把搂住了李大根,假意捶了几拳,骂道:你这个夯货,没事吓我们干什么?

李大根嘿嘿一笑,说道:谁让你们那么胆小。

古千流眼睛一瞅他,说道:也不知道谁一开始被吓得,往雪堆里钻!

李大根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众人冲着他,哈哈大笑,好好嘲弄了一番。

这边江县令挥挥手,止住了喧闹,问道:这女尸究竟是怎么回事?

古千流蹲下身子,把女尸翻过身来,背部朝上,将衣服撩开,说道:大人请看!

众人往里一瞧,是个个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回事呢?原来呀,那女尸背后有一道长长的口子,从后脑勺开始一直到腰部,顺着腰部呢还有两条口子沿着两条腿走了下去。肩膀位置也有两道口子,直通向两条手臂,中间连到了背部的刀口。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活活从背后切开一般!

古千流再将刀口往两边这么一扒拉,众人一看,我的乖乖!那里头竟没有肉,也没有骨头,竟然全部是棉花棉絮,再用柳枝、藤蔓绑成一捆一捆,塞在皮囊之下,鼓鼓囊囊,从外表上看,真就跟死尸一个模样。只是份量很轻。

刘师爷走过来,摸了摸皮肤,站起身来说道:大人,里头虽是填充物,但是这皮肤,确实是人的皮肤!

江县令一听这话,是脑袋发麻,嗡嗡直响。这显然是有人从活生生的人身上,将人皮剥下来,再填充了这许多的棉絮啊!活人扒皮,这得多残忍哪!

咱这里得说清楚,江县令是个好官,爱民如子,今天发现有人被这样残忍的杀害,心里实在是极不痛快,极度压抑,因此这脑袋就不舒服,倒不是其他原因。可是呢,出了命案了,作为一县之主,必须要管这个事儿,还必须得彻查清楚,给朝廷也给百姓一个交代。

江县令长叹一口气,问道:刘师爷,此事你看应当如何处置?

刘师爷说道:大人,但凡人命官司,首要就是确定死者身份,查访生前生活轨迹。现在这女尸屁股干皱,面貌难辨。索性衣物还在,或有一些随身之物可用以调查。依小人之见,将本县近几年的失踪女子的卷宗,逐一查访,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些线索。

江县令点点头,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这边李大根可听到了,这二货接过话茬说道:往衙门口一放,敲锣打鼓,让人来认领不就行了么?

江县令一听,厉声道:不要胡说!这样残忍之事,哪能公之于众?

这话说的对。这种事情如果大庭广众地传了出去,一定会惹得老百姓风言风语、人心惶惶,对当地的治安环境有非常不好的影响。严重点,可能会引起群愤。江县令身为父母官,能够考虑到这些方面;那李大根,吃了秤砣的实心汉子一个,可没有这么些个花花肠子。

刘师爷这边又说话了:古讼师,查阅卷宗一事,仅凭刘某个人力量恐无济于事。讼师如若不嫌弃,可否赏脸,助在下一臂之力?

古千流说道:我是一介布衣,参与官府的事情合适么?

江县令在一旁偷着乐,心说,你这家伙,参与我官府的案件还少么?你动动脑子动动嘴巴,我这满县衙的人都给你当群众演员了?咦?群众演员是个啥?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词儿?

正想着呢,刘师爷冲着他一拱手,说道:大人,您看此事如何?

江县令一笑,说道:古兄就莫要推辞了!替朝廷办事,不分是官是民,总是尽力为好。事成之后,我这里有重金酬谢!

古千流一听,心说,我想重修城隍庙正需要银子呢,也罢,大雪天没事干,不如就来看看卷宗,学习学习判例吧!言道:恭敬不如从命!

这边李大根一听,可就不乐意了,急忙说道:我说大人呐,俺家老爷搁这看那什么鸟卷宗,可跟俺没关系啊!俺可不看,俺要回家的!

刘师爷哈哈一笑:你也不认识几个字,我要你干嘛?爱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那李大根嘿嘿一笑,说道:那最好!俺还得上山打兔子去呢!

众人一听,开玩笑似的说他:这回可别又带下来一个尸体!

李大根脸一红,骂道:一群不安好心的!诚心咒我!一转身大踏步出去了。

江县令一摆手,说道:都忙去吧!别挤在这里了,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声张,等有了线索再作安排!

众人闻听,各忙各的去了。刘师爷引着古千流到了县衙库房,打开了一间小屋,屋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十余条书几,堆放着层层叠叠的卷宗。

刘师爷当起了向导,说道:古讼师,请看!这一排是民事纠纷的卷宗,这一排是刑事案件的,这里头是人命官司的,这一堆是偷盗的,我们要的失踪案件,在这边。说完,手一指,指向了一个角落。

古千流一看,好家伙,堆放了得有半米高的卷宗,约摸着也得有几百个吧!心里着实惊奇,问道:本县失踪案件有这么多么?

刘师爷说道:讼师有所不知。前些年我们这里出了一伙人贩子,专意拐卖妇女儿童,那些年每年都有几十位妇女儿童被莫名其妙拐走卖掉,案子就多了起来。三年前江县令上任,摧毁了这个人贩子集团,这几年才有所消停。我怀疑,这个女尸可能就是来自于这群人贩子之手,故特来此看个究竟。或许,这群人贩子又要死灰复燃了。

古千流点点头,三年前江县令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摧毁了这个十恶不赦的人贩子集团,百姓是交口称赞。也就是三年前,自己初来乍到,认识了上任路上的江县令……

讼师请看,这里头我编纂了年代,你我二人先查阅近五年的卷宗,你看如何?刘师爷的问话打断了古千流的思绪。

古千流满口答应,好!

就此古千流就在县衙里住了下来,二人白天是全力查阅卷宗,晚上更是秉烛详谈,探讨线索。三天过去了,却还是没能找到有用的线索。毕竟,上百件卷宗,一一细细查过,着实费人精神。

可第四天,二人正在探讨一个卷宗,忽听得外头吵吵闹闹,似乎又有人在哭泣。二人抬眼对视,心说,估计是有了新的官司来了。只好放下手中事,赶到前厅观个究竟。

到了前厅,只见江县令依然列座,堂下一个老者,花白胡须,瘦削身材,看起来虽是苍老,但却神采奕奕。这老者跪在堂下,是哭哭啼啼,甚是伤心,口里说道:我来寻我的闺女!我来寻我的闺女!我苦命的闺女啊!你死的好惨哪……

说完,是泪如雨下。古千流看这老者,哭的是情真意切,痛彻心扉、肝肠寸断,当下心里就难受的不要不要的。

这世上有千种痛,唯有失去亲人的痛最是让人心如刀割。自己的父母,此刻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古千流低下头,眼眶不禁就湿润了。

这时节,江县令问道:老先生,不要悲伤。你的闺女出了什么事情?

这老者一扣头,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原来呀,那天李大根走出衙门,去酒馆喝酒去了。各位看官若是还记得的话,江县令是要求衙役不要声张这件事的,但这时候呢李大根已经出了衙门了,压根也就没听到。好家伙,这二愣子到了酒馆里,三杯酒下肚,是洋洋得意,心说,我可是举报了一个大案子,我有功啊!众人知道他是个夯货,看他这个样一问,这家伙就添油加醋把女尸这事就说出去了。

回到家里呢,过了两天相安无事。到了第三天晚上,忽然有个老者就找上门来了,问他说是不是发现了一具女尸。原来呀,酒馆里的人呢,也将这个事情当做个谈资就给说出去了。

内中有一个人呢,到药铺抓药,说给了小伙计听。这小伙计就说给了师父听。这师父呢,就是这老者,叫做张仲怀,是一个老郎中了,医术精湛是妙手回春,众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做张半仙。意思是,说他医术厉害,像神仙一样治病救人,是手到病除。

这张半仙一人独居,老婆很多年前就去世了,仅留下一个闺女,长得跟老婆极其相似,半仙疼爱异常,真是那宝贝一样供着。有一年呢,赶上闺女十七岁生辰,自己个驾着马车带着闺女,到城外游玩。结果,就在那后山之上,闺女不见了。半仙四处寻访不到,到官府报案,当时还不是江县令当任。官府派人去山上查看,结果发现悬崖边有一串珠子,又有滑倒的痕迹,因此断定小姑娘是失足跌落了悬崖。

老者不信,反反复复去县衙请愿,可是查来查去找不到任何线索。最终只能以失足落崖结案了。那悬崖深过千尺,未曾有人去过,半仙每年也只能到县衙边上撒些纸钱,烧些银元,哭上一场,聊以自慰。

谁知道,听人说了这女尸的事情,猛然觉得似乎就是自己的女儿。当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见女儿告诉自己自己被歹人所害,死的好惨,求爹爹为自己报仇。半仙更是深信不疑,所以直接去找了李大根。李大根告诉他女尸在县衙,所以半仙这就过来了。

这长长的一段话一说完,张半仙已经是哭的不像个样子了,满脸的泪水是往下滑,眼泪把胸前的衣服都染透了,声音也是沙哑的说不出话了。

众人看这场景,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人间的惨案,个个也都是泪眼汪汪。江县令端坐于大堂之上,也是不住地那袖口擦拭眼睛。哎,这一家,真是惨惨惨!

江县令止住了眼泪,说道:既如此,你且起来,随我到后堂去看一看,究竟是不是你的闺女。

众人随着江县令,簇拥到了后堂。刘师爷打开仓库门,那仓库正中间摆放着一张灵床,床上躺着的便是那具女尸,依然是发现时的样子。

张半仙颤颤巍巍走到床前,那女尸早已面目全非,看不出样子了。半仙抬起尸体的头,扒开头发,只见右耳后面三指左右距离,有一块淡淡的疤痕,形状如同月牙,一般人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这里。

半仙不看还好,一看到这个疤痕,是一声惨叫,直接晕死了过去!

究竟这女尸是不是半仙的闺女呢,且听下回分解。

——

作者有话说:

法律小笑话:说法官审理一个制造假币的案件,庭审中询问被告:你为什么要制造假钱呢?那被告看了看法官,说道:因为我不会制造真钱啊!

小说《刺杀包青天》第7章 失踪少女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