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刺杀包青天小说免费资源,刺杀包青天txt下载资源

《刺杀包青天》小说简介

看武侠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适闲客写的《刺杀包青天》书中主要讲述了:书接上文。那张半仙看了女尸的后脑勺,是啊一声晕死了过去。旁边有人立刻打了盆水过来,照着老汉脸上泼了几泼,那半仙良久缓过来一口气,忽而又眼泪俱下,哭道:我苦命的闺女哇!……众人也都猜的差不多了,……

刺杀包青天小说免费资源,刺杀包青天txt下载资源

《刺杀包青天》第8章 棒打鸳鸯 免费试读

书接上文。

那张半仙看了女尸的后脑勺,是啊一声晕死了过去。旁边有人立刻打了盆水过来,照着老汉脸上泼了几泼,那半仙良久缓过来一口气,忽而又眼泪俱下,哭道:我苦命的闺女哇!……

众人也都猜的差不多了,心想这么大岁数了,还要遭受这个孽债,实在是于心何忍。

旁边有刘师爷问道:老先生,请恕罪。敢问,您是根据什么来断定这是您的女儿的呢?

那老者哭哭啼啼说道:别人不知,我老汉可一清二楚。我那闺女年幼时,颇为淘气,我又过分溺爱,不曾管教。那一年闺女五岁,跑到药柜上玩耍,脚没踩稳摔了下来。后脑勺磕到了桌角,留下这么一个疤痕。是我老汉亲自调配药物给治理的,后来有了这么一个引子。这件事情,我家里佣人都知道。你们一问,就知道了。天下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样的疤痕,肯定就是我的苦命的闺女了!

说完,又是一阵痛哭。

古千流最是不忍心看这种场景,他见不得老人伤心。自幼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他,对于老人总是充满了莫名的心疼。

江县令这时候说道:老人家,既是你的女儿,本可以领去。但人命官司毕竟发生了,明日我会派人到药铺去,还希望老人家能够化悲愤为力量,为我们破案提供有利的线索,以告慰令嫒在天之灵!令嫒尸体,乃是破案的重要证据,还望老先生理解,暂时不能归还。

那张半仙跪倒在地,止不住的磕头,说道:青天大老爷,一定要给草民做主,还我女儿一个公道!眼泪鼻涕是齐刷刷往下流,实在是凄凄惨惨。

众人见这场景,生怕张半仙再哭出什么病来,急忙劝慰了一番,着人将半仙送回了药铺。这边,刘师爷安排人到寺庙请了和尚,好好做了一场法事。还将那尸体放置在了库房。

众人散后,刘师爷对古千流说道:讼师莫怪!这几天我二人原来看错了卷宗,人命案件竟然只看了失踪卷宗,总是我判断不利,有劳讼师,万望恕罪!

古千流急忙答道:岂敢岂敢!有了一个结果了就好,既然如此,那我且回去了。后续如有需要古某人帮忙的,大可以去找我,我定不推辞。

刘师爷说道:一定一定,多谢多谢!将古千流送出了县衙。

古千流回到家里,吃饱喝足,是美美的睡了一个大懒觉。这几天在县衙里,拘束着实在难受,终于是获得了自由了。

第二天,也没出门,让李大根到街上打听了一下消息。江县令已经派人到了药铺,询问了几个老仆人,以及附近的邻居,确认了半仙所言非虚。只可惜那张彩莲,年方十七,正是大好年华,却匆匆殒命,还是以这种惨烈的方式被陷害的,实在是令人唏嘘。

最可怜的莫过于张半仙,整个人已经是苍老了许多,神情恍惚,眼神呆滞,若不是众人劝慰,估计这半仙也早结束自己的生命了。毕竟,如此人生实在是苦!

古千流暗自替张半仙担心了好一阵。回过神来一想,究竟是谁会下这么狠的手呢?

这个问题也困扰了江县令很久。这得是多么凶残的一个人,才做得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好几年了,而且自己当时也不在这里当任,实在是没有一丝线索。想去问张半仙,又怕老人受不了痛苦,再出个什么毛病那就更加不好了。

正是两下里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收到了一份文书。

这是一份来自于临县高安县的文书。高安县令赵泽友最近听闻了清江县的人皮女尸事件,忽然想到了自己几年前审理过一个偷窃的案件,当时那名犯人嘴里还嚷嚷着要扒了谁谁的皮。而且,似乎这个人就是从清江县去了高安县。

江县令一看此文,整个人的神经都被绷紧了起来,隐隐约约感觉到或许破案的关键就在这个人身上了。但以防万一,还需要提供进一步的线索。于是立即写了一封回文,请求高安县赵县令将相关卷宗借调过来,看个明白。

那赵县令不几日专程派人送来了卷宗,刘师爷手抄了一份副本。江县令赏了来人二两银子,并置办了厚礼一份托人送回给了赵县令,并言明日后若要拿人,还请赵县令多多帮助。此话暂且不提。

江县令与刘师爷二人将偷窃一案的卷宗细细看了,原来罪犯名叫韩比良,本是清江县人氏。二十岁时去到临县高安,因欠下赌债无力偿还,深夜潜往钱员外的家中偷盗钱财。不想被家丁捉了个正着。后来做了一年牢,出来了。卷宗上,并未记载所谓“扒了谁谁皮”的事情,但却有一条重要线索,即这韩比良原先在清江县做过药铺的学徒!!

二人当即立断,决定要去清江县的药铺逐一查访。一连查了七家药铺,都没有韩比良这个人。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张半仙的药铺了。

这一天刘师爷带着几个衙役,去了张半仙的药铺。到那一看,李大根在那里,正帮着忙前忙后,搬桌携凳呢!原来呀,古千流放心不下张半仙,便带着李大根过来帮忙,李大根呢,就搁那感谢粗活,古千流就陪着半仙说说话,宽慰宽慰。

这两日,张半仙的神情好了很多,也给古千流提了一些强身健体、滋阴壮阳的方子,可把古千流乐坏了。善有善报,果然是没有错的。

看到刘师爷来了呢,赶忙起身,张半仙拱手道:师爷到此,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刘师爷说道:打扰老先生清幽,还望恕罪。古讼师也在这里。两个人见了礼,各自坐下。

张半仙说道:这古讼师,这两日总来我这里,陪我说话谈心,又让李大哥帮我干活,着实帮了我不少忙。

刘师爷说道:古讼师竟有如此心肠,在下佩服!

古千流微微一笑,说道:不值一提。师爷此次到此,所为何事?

刘师爷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为彩莲姑娘命案而来。我家大人从高安县衙得了一个消息,说是有一个清江县叫做韩比良的人,原先做过药铺学徒,后来到高安县去了。犯下偷盗之罪,被捉了正着。这人曾经絮絮叨叨,扬言要扒了谁谁的皮。那高安县令也听说了彩莲姑娘的不幸遭遇,联想到这个人,便将此事告知我家大人。不才这才出来查访一二。只是连走了七家药铺,都没有韩比良这个人。

说到这里,那张半仙忽然站起身来,口里喃喃道:韩比良,韩比良。名字倒有点耳熟。

刘师爷眼睛一亮,说道:莫非,老先生知道此人?

张半仙在屋子里走了走,拍了拍脑门,猛然说道:哎呀,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哪里是什么韩比良,这人就是韩希文嘛!

古千流也来了兴趣,问道:韩希文是谁?

张半仙复又坐到椅子上,长叹一声,说道:此事说起来,也是一段孽缘啊!

怎么回事呢?

原来啊,这清江县早先有一户人家,家主姓韩叫做韩优,娶了邻家张氏为妻。夫妻二人虽不是读书人,可是男耕女织倒也日子充实。后来张氏怀孕,产下一子,便是这韩希文。本来呢,张氏想给起名叫做比良的,意思是希望儿子能够像汉朝丞相张良一般,成为国之栋梁。但是,丈夫觉得这个名字太大,故给起了个名字叫做韩希文。

后来张氏染上恶疾,送到张半仙这里时,已然病入膏肓,失去了最佳的救治良机。张氏死前,还拉着韩希文的手,说道:我儿将来一定要比肩张良,记住,你要比肩张良,比…良…

这话就被张半仙听到了。几年后韩希文长大成人,立志学医,就拜了张半仙为师。没想到,韩优在外做买卖,落水而亡,从此后那韩希文便有些性情大变。本来老实本分的一个孩子,忽然开始偷鸡摸狗,也不专心学医了,开始玩些斗鸡赌博之类;长到二十岁出头,已经开始寻花问柳。张半仙每日训诫,只是无用。

偏偏这时候呢,彩莲姑娘到了青春时节,春心萌动。那韩希文看到彩莲姑娘容颜娇美,又是师父的宝贝女儿,心想,若能与师妹结为连理,岂不是白得了这偌大家私?于是,每日里变着花样哄彩莲开心。

这彩莲姑娘,本就长在深闺,对外界知之甚少。遇上这么个浮浪子弟,每日送些青楼的奇巧物件,说写个臊人的肉麻话,还真就动了心了。这韩希文就想早日抱得美人归,是淫心大起。一日看到半仙外面出诊,便偷偷溜到彩莲房内,要和彩莲龙凤交合。

这彩莲姑娘呢,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觉得似乎不妥,不太愿意,说要等明媒正娶以后才行。这韩希文就生了气,大骂彩莲,说她存心欺骗,玩弄韩希文的感情,丝毫没有疼惜的意思;彩莲姑娘是嚎啕大哭。

可巧张半仙忘记带东西,回家来取,听到了哭声。跑过去一瞧,才发现这二人竟然密密幽会。当下是火冒三丈,打了韩希文一个耳光,把彩莲姑娘也关在了房内。韩希文死心不改,每日里来纠缠彩莲;张半仙无奈,只得将韩希文告上官府,除却姓名,赶出家门。这样,韩希文怀恨在心,才去了高安县。

张半仙说到这里,刘师爷心中已然了解了大概,心想,这凶手多半是韩希文,怀恨在心、杀人泄恨,实在可恶!

看官听说,这韩希文到了高安县,把名字改成了韩比良,靠着自己的能耐先是去了一家医馆。没想到,赌博欠了钱,便想到了去偷。结果被人抓了。思来想去,自己的这些遭遇都是张半仙跟张彩莲惹出的,每日里闲晃便嚷嚷着要扒了这父女俩的皮。巧合的是,彩莲姑娘出事那年,韩比良还真的就离开了高安县,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种种迹象表明,这韩希文最有可能就是凶手!

刘师爷请张半仙在证言上签字画了押,并请古千流作为见证也签了字,辞别了二位,赶回县衙是直接向江县令汇报。江县令听完,立刻修书一封派人即刻送往高安县,言说需要立刻捉拿韩比良,希望高安县能够给予协助。

赵县令呢,还真的派人去做了一些调查。原来这韩比良真的离开了高安县,在离开之前曾经向一些狐朋狗友说道,自己要回到家乡,重整旗鼓,重新做人。把这一消息也告知了江县令。

兜兜转转,这命案的凶手原来一直就在此地!

古千流从江县令那里也听闻了这个消息,心里想到,这人若真是丧心病狂,第一时间会做些什么?思来想去,觉得韩比良最有可能一不做二不休,杀掉张半仙!

于是每日里去往张半仙的药铺更加勤快了。李大根每日也跟着,虽说每天干些杂活,但李大根毕竟有的是力气,不当回事,而且古千流每日带他去喝酒吃肉,好不开心呢。

这边刘师爷跟江县令暗自琢磨,重整旗鼓,必然还是要重操旧业。药铺既然查遍了,那么接下来就查一查医馆,医馆查不到,就查一查贩卖药材的商人,掘地三尺也要要把这杀人行凶的韩比良找出来!

就这样,衙役分成三组,一组由江县令亲自带队,一组由刘师爷带队,一组由经验最丰富的邢捕头带队,对清江县大大小小的药铺、医馆、药材市场是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然而三天过去了,没有线索;五天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人;一个星期过去了,依然没找到韩希文。

这个人,难道又离开了清江县?

但无论如何,要先把清江县翻个遍再说。县衙里还要公务缠身,江县令不得不先撤回县衙,刘师爷也只能跟着回去,帮忙打理公务。古千流见人手不足,便自告奋勇跟着张猛、赵强两位去搜寻韩希文。李大根生怕古千流再出个什么意外,就也跟过去了。

奇怪的是,整个清江县找了有半个月时间,愣是没找到任何有关韩希文、韩比良的线索。这人,难道从世上蒸发了?古千流心里纳闷,妈妈的,难道也跟我一样穿越了?

看官这里听闻,话分两头。古千流总去张半仙药铺,本是为了防止韩比良对张半仙下毒手。但这回他加入了搜寻队伍,李大根也跟着去了,如此一来,张半仙的药铺就等于是失去了照管!

果不其然,这一日,张半仙吃罢了早饭,坐在药铺里正在查点药材,只见外面走进一个人来。这人穿着黑色的粗布长袍,脸上布满了沧桑,浓密的胡须挂满了脸庞,眼睛却炯炯有神。来到柜台前,站住了不言语。

张半仙抬起头来,看了看,感觉有些面熟,但又不敢确认究竟是谁。正在思虑间,那人忽然开口说道:先生,还认得我么?

张半仙一听这声音,立刻是大吃一惊!

这来人究竟是谁?咱们下回分解!

——

作者有话说:

普法小提示:开庭时,如有证人需要出庭的,证人仅能够在作证时参与庭审。除此之外的任何时候,证人均不能够参与庭审,更不能旁听案件审理。当事人也不得与证人串通!

小说《刺杀包青天》第8章 棒打鸳鸯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刺杀包青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