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刺杀包青天适闲客,刺杀包青天免费阅读

《刺杀包青天》小说简介

武侠小说刺杀包青天的作者是适闲客书中主要讲述了:书接上文。那欧阳钱庄到了清江县,其一为了治古千流的罪,收回银子;其二,则是伺机杀掉古千流,图谋那所大宅子。有人问了,古千流关在大牢里,想要杀他谈何容易?这就错了。宋朝的大牢可不比咱现在,看管严密,那时……

刺杀包青天适闲客,刺杀包青天免费阅读

《刺杀包青天》第5章 反客为主 免费试读

书接上文。那欧阳钱庄到了清江县,其一为了治古千流的罪,收回银子;其二,则是伺机杀掉古千流,图谋那所大宅子。

有人问了,古千流关在大牢里,想要杀他谈何容易?这就错了。宋朝的大牢可不比咱现在,看管严密,那时节花点钱,说是个送饭的,很容易就进了去了。到里面,衙役也不跟着看,有手段的想要弄死一个囚犯,并不难。

闲言少叙。话说,西门管家正在这琢磨,如何对付古千流。这堂上端坐的这位江县令,心里也犯了嘀咕:我看这管家,贼眉鼠眼,倒不像是个好人。可那古讼师为何要招惹诈骗这位的钱财呢?这里头究竟有何蹊跷?

这江县令啊,姓江名源字一清,是个极其清廉勤勉的好官,平日里也是爱民如子、心思缜密。现在看见管家这模样,心里知道必定有鬼。惊堂木一拍,喝道:来呀,带上古千流!

不大会功夫,两个衙役从旁边把古千流带上来了。这古千流呢,这几日在牢里当真是吃了苦头了。吃的是残羹冷炙,睡的是干枯草垫,衣服是破破烂烂,脸上还给抹了几层灰土,看起来是落魄至极啊。

事实证明,这牢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

这边西门劲一见到古千流这狼狈样子,心里可就乐开了花,寻思道:你也有今天啊,想当初到我钱庄里招摇撞骗时候,可没想过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吧!

古千流白了一眼西门劲,面向大堂,双膝跪倒,口称:草民古千流,拜见江大县令!

这里头咱得说明白点啊。这江县令呢跟古千流实际是私交甚好,古千流可帮助了不少平民百姓打过官司,在群众中口碑也是极好的;二人时常也会对一些律法问题进行探讨,虽然立场有别,但是交情还是不错的。

平日里二人相见,多以兄弟相称,古千流称江县令为兄长;但在大堂之上,古千流可从来都是恭恭敬敬的。毕竟,这是宋朝的官府,象征着朝廷的法度,是不允许胡来的地方。

江县令一拍惊堂木,说道:现如今,有四川欧阳钱庄告你诈骗钱财一千两,本官问你,可有此事?

古千流说道:草民冤枉。大人,诈骗可是要有诈骗的故意的,可否容草民与西门管家辩上一辩?

江县令心里一乐,心说,我还不知道你?小样的,天天就耍嘴皮子。让你满口去说,谁还说得过你?也罢,且看看这欧阳钱庄到底是否有所隐瞒。想到这里,点点头,说道:但凡审案,原告被告都需要折辩折辩,你二人且论一论吧,但不可信口胡说,这大堂之上不容信口雌黄!

多谢大人。古千流道一句谢后,立起身来,向西门劲一拱手,说道:有劳大管家千里迢迢到我这偏远小县,敢问管家,告我欺诈钱财一说,依据何在?

那西门劲一愣,说道:依据?要啥依据?你骗了我们钱庄一千两纹银,证据确凿,还想抵赖?

古千流笑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到贵庄是去借钱去了?

西门劲忽然一愣,心说,好像是这么回事,还有借据在的,哎?我这怎么稀里糊涂告了他诈骗了呢?再一琢磨,哦,是两位官差告诉我这小子诈骗的。于是狠狠说道:我倒还蒙在鼓里呢!是两位官差告知我你是一个骗子,诈骗我的钱财的,现有书信在此!

可否与我一观?古千流问道。

西门劲本来是不想给他看的,可是大堂之上要是不给的话,反而显得自己露怯,况且这江县令还没来得及打点呢,倒不如先礼后兵,先按照规矩来,等过两天,银子已送到,照样收拾了你小子!一伸手递过去了。

这古千流拿过来书信,仔细端详了一阵,向上一拱手,说道:大人,草民才疏学浅,孤陋寡闻,这书信纸上并未看到有草民诈骗字样,还望大人明察!

旁边有刘师爷走过来,拿过来端详一阵,递给了江县令。这江县令一看,心里偷偷乐了。为什么呢?书信上确实没提到古千流诈骗,只说古千流被抓了,需要证据定罪,希望欧阳钱庄带着证据尽早过来。

书信转交给西门劲,西门劲自己好好看了一遍,脑门子急出了一头汗,这人若论及图谋钱财、高利放贷、恶意侵占房产,那是专家、祖宗,但若论及官司往来、律法辩论,实在也是外行。当初收到书信,着急要回银子,外加图谋那套大宅子,就火急火燎跑了过来,也没细细看过;现在被古千流这么一说,还真是没有写明是诈骗,心里就着急了。

西门劲自己也知道,若是没有办法证明古千流的诈骗,那这古千流是要被释放的,自己大老远跑过来可就白跑一趟了!

想想实在心有不甘,一拱手说道:大人在上,小人只是被这厮蒙蔽了。这人虽不是诈骗,但借了我钱庄的银子,赖着不还,白纸黑字的借据上可写的清清楚楚,还望大人治他一个违约之罪!

江县令一摆手,说道:若是借钱不还,当属民事纠纷,论不上罪责;倘若真是属实,按约还你钱财罢了!

西门劲从怀中掏出借据,递交给江县令,说道:请大人过目!这厮借了我庄白银一千两,至今分文未还!本息合计当还一千六百两!

江县令一听,心里知道了大概了,为何呢?原来呀,这大宋朝律法有明文规定,民间借贷利息最高是月利二分,用现在话来说就是月息2%,年利率最高是不能超过36%的,超过了要杖一百,也就是打一百杀威棒。

这古千流,闹了半天,是故意找了欧阳钱庄的茬吧,再设了一个苦肉计,引诱钱庄过来起诉。大概是想让我来审理这个案件。这江县令也是聪明人,还真让他给猜对了。当然了,猜对了一部分。

江县令看了下借据,惊堂木一拍,大喝道:我朝律法规定利息不得超过月利二分,你却约定五分,藐视王法,大胆至此!

这西门劲吓了一激灵。

为什么呢?原先在四川,欧阳钱庄也会通过官府来要钱,但当地官府呢已经被买通了,所以不管这些,所以钱庄不光要收回钱财利息,多数情况下还可以直接收走抵押物,比如铺子、珠宝首饰什么的。所以说,高利贷也有通过合法外衣,侵占老百姓权益的事情,实在是欺人太甚!

但现在呢,这西门劲在大堂之上被古千流夺去了风头,心里一着急,忘记了自己并不是在四川,而是在清江县,也忘记了借据上的月息五分了。心说,糟糕!这可如何是好?

正思虑间,这江县令一拍惊堂木,喝道:来呀,将这无视王法之人,杖责一百!

西门劲当时腿就软了,心说,妈的妈我的姥姥呀,这一百棍子下去,我早成了肉饼了!是跪地求饶,鬼哭狼嚎。

这时候呢,古千流却忽然一拱手,说道:大人且住,且听草民一言!

江县令一看, 心说,我正要惩治这不法之徒,你捣什么乱呢?难不成让我把你也打上一打?但是呢,古千流毕竟是相识,手一挥,两边衙役先停住了。

这西门劲呢,一把拉住了古千流,说道:古相公,那利息我不要了,您把那本钱还我就行了。我不告你了,您帮我求求情……

古千流一笑,说道:我正想帮你呢!转过身来,向上一拱手,说道:大人,草民有状子要告!

江县令一听, 笑道:你有何状子?所告何人哪!

古千流义正言辞说道:我告者不是别人,正是这欧阳钱庄!

怎么个意思呢?原来呀,古千流打从一开始就在琢磨,要扳倒这害人不浅的高利贷欧阳钱庄,必须得通过官府的力量;但是呢,欧阳钱庄当地的官府已经被收买了,所以必须得在清江县完成这个事情。故而,设下了一系列的计策,再用鲁员外的大宅子做诱饵,果然是把欧阳钱庄骗了过来。

这里头所有的事情,都是古千流策划的,红豆姑娘的信件,张猛赵强两位的信件,自己的入狱受罪,全部都是古千流的计策。现如今,欧阳钱庄到了清江县来告古千流,等于是同意了清江县来管理自己的案子,古千流大堂之上直接提出要告钱庄,这样一来,清江县就有了管辖的依据了。否则,按照属地原则,得去欧阳钱庄当地县衙去告,那肯定是不行的。

古千流为了这一天的到来,可没少花心思。

西门劲本来看到古千流止住了衙役,还以为是要帮助自己,没想到古千流是倒打一耙,整个人心气儿立马没有了,在地上是直接瘫坐了一团,全无了主意和方寸了。

江县令堂上问道:你告欧阳钱庄所为何事?

古千流厉声说道:大人在上!草民一告这欧阳钱庄,无视王法,高利放贷,贻害无穷;二告这欧阳钱庄层层设套,把持市场,暴力催债;三告这欧阳钱庄欺压良民,鱼肉乡里,图谋财产;四告这欧阳钱庄蓄意行凶,图财害命,草菅人命;五告这欧阳钱庄收买官府,行贿官员,图谋私利;六告这欧阳钱庄奸淫妇女,收买人口,不法获利。以上六条罪状,请见状纸!

说罢,把手往外一挥。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来,五大三粗,手里拿着厚厚一叠状纸。这人呢,正是李大根,人群中站半天了。

到这大堂之上,噗通跪倒,说道:状纸在此,请老爷过目。双手把状纸举过头顶。刘师爷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拿过去一瞧,种种罪状是样样在册,怵目惊心,当下气得胡子都立起来了。转身过去,交给江县令。

这边李大根站起身来,冲着古千流问道:老爷,俺这够及时不?这老半天不叫我,俺是全神贯注盯着,差一点都睡着了!

古千流瞪了他一眼,说道:别胡说!

江县令看罢状纸,气的是怒不可遏,狠狠拍了拍惊堂木,说道:西门劲!这状纸中罪状,你可否认?

西门劲本来呢就心气都没了,现在一听说又罗列了这么多罪状,而且全部是真真切切,心里纳闷,这古千流是如何知道的这么清楚的呢?但脸上已经是吓得全无血色了。

古千流给了李大根一个眼色,那李大根赶紧扑通跪倒,向上磕头,说道:老爷,俺就是被钱庄害的……磕完头,一五一十,般般件件,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里咱得说清楚。受害者呢,李大根是一个,红豆姑娘也是一个,但是古千流呢只让李大根过来状告了,没让红豆来。一来呢,不想让红豆姑娘被钱庄牵连到,二来呢,红豆姑娘另外有要事要办。暂且不提。

那西门劲到这时方才看清,原来这李大根才是祸根呐。只恨当初没能将他灭了口,如今反被他拿住了七寸,估计一条老命要休矣!

再拿眼一观瞧,只见几个衙役推着几个人闯了进来。这几人个个是五花大绑,被捆了个结结实实,一股脑推到在了地上。西门劲一看,心说,哎呦!这回是真完了!

这几个人呢,不是别人,正是跟着西门劲一起过来的伙计。原来啊,古千流早就料到西门劲会带人过来,暗中让红豆姑娘监视着;这红豆打听得了他们的住所后,暗暗告知了张猛赵强两位官差,这边西门劲自己去官府了,几个伙计还在睡大觉呢,十几个衙役冲进去,三下五除二就全给捆上了。

到这时节,那都是各顾各的了。几个人一看,西门劲一脸丧气样,也不像平时那么嚣张了,也就知道了估计是坏事。一个个是争先恐后往上磕头,说是要举报实情,提供线索,求一个宽大处理。

古千流俯下身子,悄悄向西门劲说道:大管家,如实说出事情,大人是会网开一面的哦。如果被这几个汉子先说出来了,你就没有戴罪立功的机会了。到如今,你那庄主估计也是自身难保,还是盘算盘算如何救救你自己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西门劲细细一想,这么些年钱庄做的事情着实是够坏的,放高利贷,逼迫还钱,操纵当地市场,买通官府,奸淫妇女,售卖儿童,杀人谋财,能干的坏事基本都干了。在当地呢,靠着官府撑腰,没人敢管;现如今到了这倒霉催的地方,实在是在劫难逃啊。

一狠心,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扑通跪倒,止不住的磕头,将钱庄的种种罪状是如实说了出来。这边刘师爷施展能耐,一五一十是如实记录完毕,再让西门劲、加那几个伙计纷纷都摁了手印,签字画押,递与江县令。

江县令收起这些证状,命人将西门劲一伙人等押入大牢,务必要好生看管。当堂释放了古千流,并且发还了房契;一千两纹银收归府库,酌情奖励了古千流白银一百两。

这边退入后堂,即可命人火速赶往欧阳钱庄,务必将钱庄一干人等捉拿归案;一面又草拟了批文一份,因此案太过重大,上报至筠州知府,请求处理。暂且不提。

单说这古千流打了胜仗,赢了官司,剿除了害人不浅的高利贷,回到家中是万分高兴。想把这个好消息报于红豆姑娘,可谁知,到了姑娘房中一看,不禁是大吃一惊。

究竟所谓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

作者有话说:

普法小提示:按照现在的法律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最高不超过年利率24%;超过的,都不需要归还。对方如果有暴力形式或者不断骚扰讨债的,属于暴力催债,依法可以向公安机关举报。

小说《刺杀包青天》第5章 反客为主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刺杀包青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