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六礼小说《穷疯了》在线阅读

《穷疯了》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热门社会生活小说《穷疯了》,这本小说的著作者是六礼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年又出现了农历纪年法中比较频繁的闰四月,这是一座北方的海滨城市,虽然中午春风和煦,但是,早上和晚上还是充满凉意的。作为生活在这座快节奏海滨城市里的每一个人,显而易见的,不太关心温度怎么样。如果感觉自……

作者六礼小说《穷疯了》在线阅读

《穷疯了》 免费试读

今年又出现了农历纪年法中比较频繁的闰四月,这是一座北方的海滨城市,虽然中午春风和煦,但是,早上和晚上还是充满凉意的。作为生活在这座快节奏海滨城市里的每一个人,显而易见的,不太关心温度怎么样。如果感觉自己有点不胜寒意的,就自觉地多加了一件衣裳。感觉自己傻小子火力壮的,那就少穿点。匆匆忙忙的生活节奏,注定了生活在这里的人所关心的问题,显然不是天气的温度。

在一个特色海鲜烧烤饭店的一间小包间中,一群三十多岁的老爷们正在喝酒聊天。在这个似乎天气还比较湿冷的夜里,室外温度仅仅才有零上3度,但是包厢却倔强的大敞着窗户。在这个包间里的每一位“物体”都是赤膊上阵、坦胸露乳,此时的这个包间犹如一个充满烟味的男澡堂子!

“澡堂子”里早已经堆积了满地的啤酒瓶子,杂乱无章并且无处下脚,而在这些酒瓶子的缝隙中,穿插着已经熄灭的烟头。

一个大胖子从地上捞起一个已经喝空了酒的啤酒瓶子,对另一个快2米高的人挤眉弄眼,阴阳怪气的说:“来,大峰,你不是爱拔罐子嘛,哥现在给你拔个罐子!”

说话的这个大胖子是真的胖,具体多少斤还真不知道,反正每次去药店的时候,大胖子都会在药店门口临幸一下那种机械式体重秤,称一称自己的体重。每次体重秤的指针都是旋转了三百六十度,直接顶到了头,再也不能旋转才停下来,根本没给体重秤留下一点发挥自己精准能力的机会。如果这个胖子要是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的话,估计会在刚刚摔倒的地方留下一个人形的荤油印子。

大胖子嘴里说的这个叫大峰的人,三十岁出头的年纪,瘦瘦高高,戴着一副眼镜,感觉那么的文质彬彬。他一边从烟盒里抽出一颗烟,一边戏谑地、摇头尾巴晃的、一个眼大一个眼小的瞅大胖子说:“我要是喊一句疼,我都是你养的!”

大胖子又把瓶子重新放回地面,咧着嘴、摇着头说:“我可不养你这B样的。”

大家在一片哄笑声中,大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用没拿烟的手一把揪住了大胖子右边的胸,扽着这个似乎比女人还要丰满的胸部尖端,上下抖动了几下,同时又如同私塾的先生正在吟诵诗歌一般摇头晃脑,声音抑扬顿挫,每一个字都清晰地传入了在座各位的耳朵里:“有奶便是娘,何况这个尺寸,是大娘。”

大峰说罢,包间里的笑声又窜上去了好几个段位。男生的快乐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且直接。

“快点,让你大娘给你拔拔罐。”跟着起哄的是一个又瘦又小,而且特别黑的人。就好像是全身用脱毛膏脱完毛的猴子,瘦得皮包骨,唯独凸显出来一个将军肚。

大胖子也嘿嘿的笑着,突然将黑瘦的小猴子揽在了自己怀里,接着指着坐在他旁边一位长得像雪村一样的人说:“村长,赶紧给他拔个罐子!”

黑瘦的小猴子在大胖子的“武力”压制下动弹不得,只是把脸勉强从大胖子的腋下稍稍扭动一些角度,从大胖子的怀里自下而上的勉强看向他,嬉皮笑脸:“强哥,强哥,都是兄弟,拔罐就别破费了。”

黑瘦的猴子说话的同时,雪村已经从地上捞起了一个空啤酒瓶,然后点燃防风打火机,犹如战斗机尾部烈焰一般的火苗“噌”一下子喷涌而出。雪村熟练的用打火机在空啤酒瓶的瓶口处绕着圈的灼烧着,仿佛在用点燃的酒精棉球给拔罐用的玻璃罐加热内部空气一般,严谨而熟练。

大胖子一边用胳膊夹着黑瘦的小猴子,一边问雪村:“村长,赶紧的吧,一会火苗子大了,再把头发点着了,就真他妈成光头强了!”

刚刚喝了一口酒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大峰,听完大胖子说的话,险些把这些“粮食精”吐出去。其他人听完也是乐得不行了,唯独雪村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微笑,说:“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说到这里,知识点就来了,如何区分雪村、赵英俊和光头强?答案刚刚已经被大胖子透露了出来。区别就是在头型上,一个是爆炸头,一个是光头,还有一个既不是爆炸头也不是光头。

此时的雪村已经熄灭了防风打火机那喷射而出的火焰,将消过毒的空啤酒瓶缓缓地举了起来,啤酒瓶的瓶口与视线水平,然后缓缓地用手转动着瓶身,仿佛在鉴赏一件艺术品一样。雪村保持着这个姿势,然后问大胖子:“强哥,按住了,可有点热啊!”

大胖子还是不怀好意的笑着对雪村说“快点的,废他妈什么话啊!”周围剩下的两个人,互相举起杯,干了一杯,仿佛在大排档看世界杯一般。

雪村伸出没有拿瓶子的手按了按黑瘦小猴子的脊背,说:“就给这个位置拔罐吧!”

大胖子更加不耐烦了,说:“村长,赶紧的吧,再他妈不快点,就等到明年清明节了?还等啥呢,等着给你上坟啊?”

雪村终于欣赏完了他的艺术品,对大胖子说:“强哥,我可真来了!”

大胖子听了这句话更加兴奋起来了,异常激动的说:“赶快点,啊~~~”兴奋异常的大胖子刚刚脱口而出半句“赶快点”,雪村就把已经消过毒的“拔罐器”搥在了大胖子由于兴奋而上下起伏着波涛汹涌的胸口,随即一声惨叫本能的从大胖子嘴里脱口而出“啊~~~”,一边的雪村淡定的说:“我刚才又改主意了!”

剩下的两个人,再加上死里逃生的黑瘦小猴子,此时笑的花枝乱颤,大胖子把扣在自己胸口的空啤酒瓶拔罐器拔了下来,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啵~”。

大胖子揉着刚刚被拔罐的胸口,嬉笑着说:“他妈的,疼死我了。”然后移开了那只肥而不腻的手,注视着被拔罐的地方,啤酒瓶口那么大的一片红紫色出现在了视野里。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人叫做邢云雨,一米九五的大高个,人也长得非常标志,白白净净,但是流露出些许的痞气。此时,邢云雨在偷笑之余,说话了:“咋了强哥,被村长种上草莓了?回家咋跟嫂子交代啊?要不再种个草莓,我们给你录个像,发个抖音?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

大胖子依然在嘿嘿的笑着,松开了怀里夹着的黑瘦小猴子,然后一伸手揽住了邢云雨的脖子,顺势揽了过来,嬉皮笑脸的说:“我给你脖子上也种个草莓。”说着就噘着嘴,作势要啃邢云雨的脖子。此时此刻酒桌的气氛可以说已经达到一个小高潮,大伙都期待着这个高能时刻。

不过,此时的邢云雨面色有些难看,被夹在大胖子胳膊下的头,发出了警告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对大胖子说:“赶快把手给我撒开,我最讨厌别人搂我大脖!赶快撒开!”

此时的邢云雨已经有些要发飙的架势,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邢云雨可能是要翻脸了。

小说《穷疯了》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