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弃儿》全章节阅读

《弃儿》小说简介

强推热门社会生活小说弃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婧冉安棠书中主要讲述了:胡毛越想越气,打累了歇歇,接着打。胡大麻子虽然逃走了,但是也没跑远,在离胡毛家不远的那颗大树下猫着呢,其实他心里也急,自己喜欢的女人被这么毒打,他也心疼,可是,这名不正言不顺的他也不好插手这事。”哟,……

完整版《弃儿》全章节阅读

《弃儿》 免费试读

胡毛越想越气,打累了歇歇,接着打。

胡大麻子虽然逃走了,但是也没跑远,在离胡毛家不远的那颗大树下猫着呢,其实他心里也急,自己喜欢的女人被这么毒打,他也心疼,可是,这名不正言不顺的他也不好插手这事。

”哟,胡麻子,你女人被人打呢,你咋不去拦着啊?“路过的几个妇女看到树下猫着腰的胡麻子开玩笑道。

”去去去,扯什么犊子呢!“胡大麻子不耐烦地挥着手说道。

几个妇女嘻嘻哈哈地跑开了,嘴里悉悉索索地继续谈论着这个村里的八卦。

”这胡毛也太不是人了,打老婆打这么狠!“胡大麻子暗戳戳地骂了一句。

终于,胡毛打累了,气喘吁吁地坐在凳子上,看着眼前的母女仨人,”我,我瞅着你们我就来气!“

女人不再说话,她躺在地上根本不能动弹。

”儿子,你说说,这日子以后咋过?“

”娘,没事,你儿子有办法啊!“说着他拉起女人一条胳膊,给她拖进了里屋,找了条麻绳给她捆在了床上。

”你不是要给我戴绿帽子吗?我把你捆在这儿,看你怎么跟你那情夫见面!“胡毛把女人狠狠地捆在了床上,仔细翻看了一下,看看自己捆得紧不紧。

确认没法松开之后,他才放心地走出了里屋,”你们俩谁都不许给你们娘松开绳子,否则,我连你们一起绑!能耐了,会给我戴帽子了!贱女人!呸!“

胡毛的唾沫星子在两个女儿面前横飞,两个小女孩看着自己的爹这残忍又凶狠的样子,不敢说一句话,她们虽然一个只有八岁一个只有五岁,但是家庭环境造就了她们更为成熟的心理,嘴上不说她们心里都懂。

胡毛的娘还在叹息,”这个家怎么撑下去哦,老脸往哪搁哦!“可是再看看自己儿子这愁眉苦脸又愤怒的样子,胡毛的娘也不忍心再说什么。沉重地往自己家走去。

家里的气氛很凝重,女人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两个女儿站在父亲面前一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胡毛一屁股往门槛上一坐,拿出了一根烟抽着,一根又一根,直到脚边扔了十来个烟头,他心里的怒火仿佛才稍微平息了一点,他撇了撇两个女儿又想到躺在屋里的那个女人,心里突然又堵得慌。

他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又往刘寡妇家走去。

到了刘寡妇家,他得到了一个令他兴奋的消息,他的桂兰怀孕了。

”毛痞子,你可说了,我要是怀了你可得娶我啊!“刘桂兰靠在胡毛的肩上有些撒娇又有些严厉地说道。

沉浸在兴奋中的胡毛嘴巴都快裂到耳朵根了,”好,好,我肯定娶你!“

”那我还两个儿子呢!咋整?“刘桂兰突然抬起头一本正经地问道。

”你儿子就是我儿子,我铁定把他们当亲生儿子一样养着,你放心有我一口吃的绝对不让他们挨饿。“胡毛举出右手的三根手指,严肃地对着刘桂兰说道,看上去诚恳极了!

得知这一消息的胡毛一扫之前被妻子”戴绿帽子“的不悦,蹦蹦哒哒地跑着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母亲。

”娘,娘,你有孙子了!“还没进门,胡毛就在外面大声嚷嚷,仿佛是要向全村的人告知自己有儿子这个事情。

一听孙子两个字,老太太身子骨都变得精神了,赶忙出来迎接,可是转念一想,儿媳妇生了娃才一个月都不到,怎么这会儿又有了?

老太太比胡毛冷静许多,问道:”哪来的孙子?你媳妇儿又怀上了?“

”不是,“胡毛难掩脸上的欣喜,把母亲拉着就往屋里走,”是桂兰,她怀了!“

老太太还没有从这庞大的信息量中反应过来,”什么桂兰?人家怀了跟你有啥关系?难道,你跟……?“

胡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哎呀,娘,你就知道你要有孙子了!“

”糊涂!“老太太一巴掌拍在儿子的头上,”你跟哪个女人好不成,你偏偏找那个刘桂兰,她肚子里那孩子你就这么肯定是你的种?而且你怎么就知道铁定是个男娃?啊?再说,这刘桂兰克夫啊,你怎么就那么嫌你命大啊!“老太太急地都快要跳起来了,嘴里哭丧一样地哀嚎着。

说到这里不得不细细地介绍一下刘桂兰这个人物,她也是这个村里的名人,但是名声不大好听,她先后有过两个丈夫,分别同他们生了儿子,可是都在婚后的两三年生病去世了,所以年纪轻轻就守了寡,村里人也都传她克夫。

她独自拉扯两个儿子,但是坎坷的命运并没有将她内心风流的本性压抑住,在第二任丈夫去世后她索性就这样放开了,家里也时常会有不同男人出没,于是在她克服的名号下面又多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名号。

胡毛的娘是个传统的老太太,她怎么能容许这样的女人进胡家呢?与其说胡毛现在的老婆给她儿子戴绿帽子,那胡毛要是娶了刘桂兰不是自己找绿帽子往头上戴吗?并且还戴的乐呵乐呵的。

”我说你真的是昏了头了,我也是造孽,你找的都什么女人啊,一个比一个不检点!你要娶刘桂兰,不行!“

老太太态度很坚决,说完这句话就不再看自己的儿子了。

胡毛呢,听了母亲的话倒也淡定了下来,母亲说的不无道理,毕竟刘桂兰有好几个男人他也知道,这孩子保不准是谁的呢,看来自己是有些鲁莽了。

胡毛想了想,得把这事给搞明白了,要是真是自己的娃,他坚决娶了刘桂兰,可要这不是,他也不能给别人养孩子啊。

想到这里,他又忙不迭地跑到刘桂兰家,”桂兰,你肚里这孩子是我的吗?“

这问题一出,刘桂兰一下子火了,”你这啥意思?“

接着立马换了个腔调坐在床沿上,哼哼唧唧地哭了起来,”毛痞子,我寻思你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做事就不敢当了呢,我之前是,人家都说我不检点,但自从你跟我说了你会娶我,我这人啊还有心哪,就踏踏实实地跟着你了,你现在问我这孩子是谁的,你是不是想反悔啊?“

看刘桂兰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胡毛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咋能这么问人家呢,立马又是好一顿劝好一顿哄才把刘桂兰给哄住了。

小说《弃儿》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