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晚明第一权臣》最新章节

《晚明第一权臣》小说简介

历史小说《晚明第一权臣》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老马饭否十分给力书中主要讲述了:翌日清晨,早起的范进愁眉苦脸的坐在屋檐下,看着瓢泼大雨,旁边坐着气鼓鼓的小元宝。还没有适应新身份的范进,昨日只顾着盘算心思和见人,却把出门前元宝买粮的叮嘱忘到了脑后,那一世像买米买面这种琐事,何须范进……

已完结小说《晚明第一权臣》最新章节

《晚明第一权臣》第九章 雨中客 免费试读

翌日清晨,早起的范进愁眉苦脸的坐在屋檐下,看着瓢泼大雨,旁边坐着气鼓鼓的小元宝。

还没有适应新身份的范进,昨日只顾着盘算心思和见人,却把出门前元宝买粮的叮嘱忘到了脑后,那一世像买米买面这种琐事,何须范进操心,可现如今却落入了无米下锅的窘境,一主一仆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外面的雨,直到范进的肚子也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少爷,要不我去胖婶家再借些米来吧!”小元宝先开口说道。

如果范进没记错,从救起胖婶家男人到现在半个月时间里,已经从胖婶家借了两次米了,都是刘备借荆州有借无还那种,虽说现在有了些银钱,可还没来得及回赠对方,在归还之前的借粮以前,范进实在是拉不下脸来再去张口。

“还是再等等吧,我看雨也快停了,等雨停了,少爷带你去馆子里吃。”范进看了看天,对小元宝说道。

家里除了床铺板凳,连成套的桌椅都当掉了,要不是当铺不收锅碗瓢盆,说不得当初病急乱投医的小元宝能把灶台拆掉当了,范进不怪他,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能在自己卧病在床的时候撑起这个家,也算是个奇迹了。

这雨下的太大,家里连个雨伞都没有,冒着雨出去买吃的,无论是他还是元宝,身体都算不上强健,淋了雨再受了风,染上一场风寒,那当真是不值得。

“元宝,你想不想听故事啊?”范进看着元宝问道。

小孩子果然容易被转移注意力,“少爷你是说话本吗?元宝最爱听了!以前老爷带我去茶馆听说书,只要四个大子儿,不对,三个大子儿,就能听一下午,真好听!”元宝喜上眉梢,回忆起范进父亲带他去听书的事,开心的跳了起来。

“那本少爷给你讲个猴子取经的故事吧!”范进笑笑,回忆了一下,记忆中这部西游记成书的时间应该和现在相差无几,大抵上是符合现在人的认知的。

“话说五百年前,东方圣土有一块灵石,被日月光华所感化,一日突然裂开,从中间蹦出一只猴子,这只猴子出生之时手握一块玉石,打开一看上书两个大字,打开一看原来是“元宝”二字,于是这猴头取名叫做元宝,个头呢,嗯和你差不多,长相呢,额和你也差不多。。。。。。”范进一本正经的说着故事。

本来小元宝乖乖的坐在凳子上,瞪大眼睛托着腮,聚精会神的听着范进说故事,可听到后来一下子明白过来,一瘪嘴:“哼!少爷你又骗呜。。。。。。”

看着鼓着腮的小元宝,范进终于忍不住笑,伸出双手拉起了元宝的小脸,一声抱怨又变成了呼呼的吐气,气的小元宝扭过身子不再理范进。

就在主仆二人笑闹间,前面的院门却被敲响了,范进停下了玩闹,心里稍一盘算,止住了要去应门的小元宝,吩咐他在屋内不要出来,自己顺着屋檐绕过地上积水,走到了门边。

此时雨依然下的很大,稍远一些甚至不能视物,雨声掩盖了敲门声,可是来人却异常执着,敲门的节奏稳定又持续:“梆,梆梆,梆,梆梆。。。”

也许是感受到范进顺着门缝望出去的目光,来人停下了敲门的动作,抬手把挡住面孔的雨笠向上抬了抬,漏出了真容,范进心中也是稍稍诧异,随手抬起门栓打开了大门。

来的人是巡检使陈望!

从门外进来,陈望又伸出头去左右张望了一下,确认身后无人跟随,不待范进动手,自顾自的关了门上了栓,这才转过头看着范进说道:“范先生,叨扰了!”

范进处变不惊,脸上又挂起了微笑:“好说好说!”

范进率先迈步朝屋内走去,陈望默不作声的跟在他的身后,两人很有默契的没有提到陈望冒雨到访的原因,一前一后走到了主屋,元宝乖乖的听了范进的吩咐,躲在厢房里没有出来。

屋内的桌椅早就被当掉,范进随手扯过两张杌子,冲着陈望一抱拳:“陈大人,家中简陋无以待客,还望陈大人海涵!”

陈望笑笑:“应该是。。。。。。”,话刚开个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陈望顿了一下,稍稍降低了音量继续说道:“应该是我打扰了范先生才是,不告而登门,我这个恶客可是讨厌的紧!哈哈哈!”

范进不置可否的一笑,不接这个话茬,两人毫无营养的寒暄了几句,范进忍住不问,可是陈望的性子却忍不住不说了:“范先生,实不相瞒,今日冒雨前来拜访,实是有事相商,不知范先生可否方便,与陈某一起移步别处商谈?”

虽是客气商议的语句,可话里却透着不容质疑的语气,范进心知应该是陈望背后的人想见自己,可是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弄的这么神秘,让范进心里稍稍升起了一丝不屑,只是面上却不会表现出来。

“陈大人相邀,在下自是愿意,元宝儿,随我一同出去!”范进扬声冲着厢房嚷道,在陈望阻止之前,元宝已经跑到了范进身旁。

看见元宝的出现,陈望的脸顿时拉了下来,今天冒雨前来,就是想趁着雨天无人能减少知情的人,现在范进却把一个小童叫了进来。

“这是舍弟元宝儿,家中无人,留舍弟一人在家颇为不便,还望海涵!”范进微微一笑,无视陈望黑着的脸,却隐去了对陈望的称谓,元宝儿仰着脸看着自己少爷和贸然到访的陌生人,其实他也听不懂少爷说的舍弟是什么意思,只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少爷说什么都是对的,元宝儿才不关心其他的。

事已至此,陈望也不好再说什么,总不能指着范进的鼻子问他,你昨天大喇喇的到我巡检司不也是一个人么,怎么昨天就方便留弟弟一个人在家了?只是现在他明显有事与范进商量,不好发作。

范进也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无视了陈望的态度,开玩笑,把元宝儿留在家里,等到事情结束回来,估摸着元宝也该饿死了。

主仆二人随陈望走到门口,一辆驴车停在门边,驾车的车夫蒙着面,雨笠压的很低,完全看不出模样,虽然雨下的很大,可是车夫丝毫不为所动,仿佛一个木头人。

等到三人都上了车,车夫宛如突然醒转过来,坐直了身体,抬手扬鞭,驴车慢慢向前走去,消失在了雨幕中。

小说《晚明第一权臣》第九章 雨中客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