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热门小说晚明第一权臣全文免费阅读

《晚明第一权臣》小说简介

热门网络小说晚明第一权臣是著名作者老马饭否的最新佳作书中主要讲述了:范进之前所言陈望地位岌岌可危,倒也不是空穴来风,自嘉靖帝登基以来,陆续裁撤了不少巡检司,不是因着防倭的需要,常山的巡检司也是在裁撤之列的,可是听了吏丁的禀报,范进却想到了另外的事情。“你们都出去,范进……

热门小说晚明第一权臣全文免费阅读

《晚明第一权臣》第七章 成了 免费试读

范进之前所言陈望地位岌岌可危,倒也不是空穴来风,自嘉靖帝登基以来,陆续裁撤了不少巡检司,不是因着防倭的需要,常山的巡检司也是在裁撤之列的,可是听了吏丁的禀报,范进却想到了另外的事情。

“你们都出去,范进你留下来!”巡检使陈望沉默了一下,开口吩咐道。

其他人不敢怠慢,迅速走了个干净,连杜掌柜也不例外,等到院子里一个人也不剩时,陈望这才恶狠狠的盯着范进说道:“说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放出什么劳什子轻巧屁!”

范进不去计较陈望话里的挖苦,反倒是慢慢走向旁边放着的椅子,依依然的做了下来,在陈望杀人的眼神里,慢悠悠的开口说道:“陈大人自己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县尊大人要陈大人鞭打吏丁,甚至还要验明正身,摆明了是要拿捏陈大人,朝廷这几年一直在裁撤各地的巡检司,常山这里既靠不上河道,也算不上僻静所在,巡检司的裁撤自是在两可之间。再者说,缉拿驱赶乞丐明明是捕房的事,怎的落到了陈大人的头上?”范进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你敢挑拨我与县尊老爷?派了差事那是县尊老爷赏识,我只管做事,管那些劳什子作甚!”嘴里说的强硬,陈望的身体却明显放松了下来,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抠脚。

范进对陈望的恶劣行径视而不见,只是不自然的把手缩回袖子里暗地里狠狠的搓动着,自己坐的这张椅子,谁知道有没有被巡检使陈望陈大人宠幸过!

“因着倭寇进犯,加上近年来各地多有饥荒,常山县内的乞丐从没断过,捕房的衙役们平日里得了刑房的公文,偶有驱赶,也不过是应付了事,何曾真的下过力气,更别论巡检司的吏丁进城驱赶这等异事。”

“县尊大人平日里更是不会顾及这类琐事,今日里突然安排大人,十有八九与刚刚路过常山的侍郎有关,依在下看来,定是县尊大人得了什么消息,自己又不方便出手,于是想借着巡检大人的手,赶一赶不方便的人,想来巡检大人定然不是县尊老爷的人,这等担着风险干系的事,自然由巡检大人来做最适合不过。”

范进不再藏私,对着陈望侃侃而谈,蹲坐在太师椅上的陈望脸色数变,一个被招安的土匪能稳坐巡检使的位子十数年,自然不会真的只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粗豪,县尊对自己一向不满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料到不过一个临时派遣的差事,竟然还有这些门道。

陈望还是有些不信:“不过是些沿街乞食的乞丐罢了,本官赶就赶了,又能怎地?”

“在下记得去岁邸报中曾说,朝中有大变故。。。。。。”范进不好明言,自己不过是个秀才,表现的过于聪慧实属不智,古人信奉多智近妖,自己可不想成为大明朝第一个被打死的妖怪。

动些小心思陈望还是可以的,说到邸报那真是难为他了,斗大的字他不识地一箩筐,平日里有些公文来往,都是刚才站在身后那名吏丁读与他听,范进可以说对牛弹琴了。

看着陈望瞪着牛大的眼盯着自己,范进一时间有些怀疑自己选择陈望的决定是否正确,看着陈望的样子顶多有点儿小聪明,实在不像是能经营好一家赌坊的人,莫非陈望手下还有能人?

只是此时已是赶鸭子上架,范进无奈,只好再往深里说道:“大人,在下觉得这些乞丐中,会否有曾经的贵人?只是在下对朝中之事知之甚少,仅能猜度到这里。。。。。。”

再听不明白,陈望不如隔了鼻子去当猪算了,他恨恨的一拍扶手:“娘希匹,这小人竟然。。。。。。”

“可是县令差遣,如何回复?”陈望却出人意料的收住了声,转而询问范进的意思。

“巡检司的指派,在下想来定是有一定章程的,仅仅是传句话如何能辨真伪?况且,陈大人为国分忧,夙兴夜寐,脚疾不是犯了么?”范进微笑着说道,看着陈望搭在椅子上的手,袖子里搓动的手,忍不住又是加了几分力气。

“哈哈哈,你们读书人的道道真是,娘希匹,不错不错,老子的脚疾犯了,来人,来人呐!去给老子请郎中,再去衙门里补个条子,就说老子脚病发了,阵痛的厉害,走不了路,动弹不得,要将养十天半个月,快你囊的去!”陈望哈哈大笑,大声的冲着外面叫到,外面的吏丁高声应和着,有人跑了出去。

范进再也忍不住,狠狠的掐住自己忍着笑,阵痛阵痛,你陈望是在生孩子么!

陈望自是不知道范进心中所想,此刻再看范进,觉得顺眼的多,忍不住笑着开口说道:“哈哈哈,不错不错,你小子不错,老子很喜欢,说吧,老杜说你有点子门道,能帮老子把赌场搞上去?”

“大人莫要说笑,《大明律》和《问刑条例》可是明令禁止赌博,在下不才也是秀才,如何做的赌博之事?”出乎陈望意外,范进竟然一口回绝了他的话。

待他看见范进环顾四周的眼神,也醒悟过来,倒是对范进更是佩服几分,他虽然不明白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的道理,可是从前在山上落草的时候,寨子里大小事务,除了自己也只有四梁八柱能知道,小的们只管做就是,而且范进能在这种时候忍住卖弄,看来似乎真的有点儿本事。

沉吟了一下,陈望心里做了个决定,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反倒是张口冲着外面再次叫了起来:“杜子腾?杜子腾!你他囊的给老子滚进来!”

杜掌柜如丧家之犬狼奔豕突的冲了进来,冲着陈望一抱拳:“大人!”

陈望不耐烦的摆摆手,转过头斜着眼睛看看范进,脸上带出了笑容:“今日天晚了,改日本官设宴招待范秀才,希望范秀才定要到场!”

面对突然文绉绉起来的陈望,范进笑了笑,站起身来冲着陈望做了一揖:“大人吩咐,在下莫敢不从!今日叨扰大人,在下告辞!”

范进说罢不再多话,转身离去。

杜子腾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人,心里还没有转过弯来,此时不过是巳时,还没到晌午,怎地就天色已晚了,这到底是谈的如何了?

陈望看着他不由得心头火起,捞起一只官靴狠狠的砸了过去:“娘希匹,你个没眼力的夯货,还不替我送一送范先生!”

被砸中脑袋的杜子腾这才反应过来陈望叫自己进来的原因,不敢多嘴,连忙躬身作揖,随后赶紧追上范进,恭敬的紧走两步,在前面为范进引路。

范进不卑不亢,微笑着点头冲杜子腾点头示意,心里暗道:“成了!”

小说《晚明第一权臣》第七章 成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晚明第一权臣》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