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风小说
高分必读小说推荐

小说《晚明第一权臣》百度云资源

《晚明第一权臣》小说简介

强推热门历史小说晚明第一权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老马饭否书中主要讲述了:次日清晨,隔壁鸡叫以前,范进已经睁开了眼睛,他没有惊动元宝,小元宝七八岁的年纪,还是贪睡的时候,换了一身短打的衣服,稍稍洗漱了一下,他轻手轻脚的出了门。初夏的天,亮的早些,街坊里不过刚打了卯时的梆子,……

小说《晚明第一权臣》百度云资源

《晚明第一权臣》第五章 鸡 免费试读

次日清晨,隔壁鸡叫以前,范进已经睁开了眼睛,他没有惊动元宝,小元宝七八岁的年纪,还是贪睡的时候,换了一身短打的衣服,稍稍洗漱了一下,他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初夏的天,亮的早些,街坊里不过刚打了卯时的梆子,已经天光大亮,范进栓了门,站在门口活动了一下筋骨,做了做拉伸,随后沿着街巷向西跑去。

路过隔壁家的门口,有些破败的棕色木门敞开着,一个中年胖大婶端着簸箕在喂鸡,看见范进跑过来,热情的招呼着:“呦!进哥儿这么早就出去啊?”范进笑着点点头,算作打了招呼,脚步不停的向前跑去。

以前的范进出门,自然没有这样的待遇,可是自从半个月前,胖大婶家的男人被赌坊放贷的人打个半死,丢在家门口,被站在门口的范进碰上了,按着那一世记忆里的方子,范进救活了胖婶家的男人,方子上的药都是些常见的草药,价格也是这个被赌鬼败光了的家庭能承受的起的。

自那以后,不管别人怎么看,胖婶对范进千恩万谢,除了救了胖婶男人的恩情,这年月大夫是个稀罕职业,能抓方拿药那是要有真本事的,在胖婶一家眼里,说不得以后还要麻烦范进,自然是加倍的客气,市井小民自然也有自己的生存智慧。

范进倒是无妨,这些感恩戴德的话那一世听多了,自不会像之前的范呆子无所适从,轻而易举的回应了胖婶一家,结果在胖婶等人眼里,更是显得有了些高人般的神秘感。

回到家里胖婶叮嘱儿子,没事多跟范进亲近亲近,拖着鼻涕打着陀螺正起劲儿的胖婶儿子,不耐烦地应了两声,恨的胖婶抢过鞭子高高扬起轻轻落下的抽在他身上,儿子哇哇大哭起来,胖婶男人因为输了钱有些理亏,躲在房里床上,把脸别过去权当没听见,一时间家里鸡飞狗跳乌烟瘴气。

范进存了打听消息的心思,倒是不抗拒与胖婶家打交道,至于赌坊的消息,自然也是从胖婶家男人嘴里听来的,否则范进这个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书呆子,怎地能知道这些消息。

一个月前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范进甚至以为被某个乡间的小诊所收留,正在感慨自己福大命大,小元宝吃力的端着水盆从外面走进来,看见范进睁开了眼,先是不敢相信的惊讶,随后就是喜上眉梢的惊叫,再接着,兴奋过头的小元宝,脚下一绊,整整一盆水全部泼到了范进的身上。

好在盆里本就是元宝给范进准备擦脸的温水,泼在身上倒也无妨,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大晚上,范进这个刚刚苏醒的“病人”,不得不和元宝挤到了一个被子里过夜。家里已经穷的只剩下两床被䘵了,湿掉的床铺自然不能睡人。

夜里躺在床上的范进,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虽说那一世他也是穷苦人家出身,可几十年商场鏖战,穿越前的他已经是锦衣玉食,“由奢入俭难呐!”睡不着的范进索性坐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范进却发起了烧,不得不再次卧床,这年月比不上现代,一旦伤风感冒那是能要人命的,好在现在的范进已经不是原来的书呆子,打发元宝去请了大夫,又当了家里最后一点东西,吃了几副不知道什么内容的汤药,这条命算是又捡了回来。

当铺的人欺负元宝是个孩子,即使以范进初来乍到的眼光,都能看出当出去的东西最少可以换得二两银子,元宝却只换得一两,给范进看了病,几乎没什么银钱剩下了,等到范进病好了能起床,家里几乎快揭不开锅了。

别人穿越,不是称王称霸,就是万贯家财,最不济还能混上个富贵人家的赘婿,自己穿越竟然惨到快要沿街讨饭的地步了,范进无聊的自嘲,这老天爷跟自己真是有仇啊。

躺在床上养病的半个月时间里,这一世范进的记忆陆陆续续又冒了一些出来,可是一个书呆子能有多少有用的东西,无非就是“啊,这书不错,至圣先师真乃神人也!”、“啊,这书也不错,至圣先师真乃神人也!”“啊!父亲今日揍我!至圣先师,呜呜呜。。。。。。”

“至圣先师地下有知,估计也会跳起来揍你的!”范进哭笑不得。

养好身体的范进,不得不面对一个严峻的现实,再没有进项,他和元宝要饿死了!吃完了胖大婶家送来的最后一点干粮,范进摸了摸元宝的小脑袋,坐在院子里想心思,那一日听着胖婶男人说起赌坊的事情,范进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了主意。

穷极思变,那一世范进也是从一贫如洗白手起家,自然不会被眼前的困难吓倒,眼下已经到了身无分文的地步,范进自然不会拘泥于成法,赌场一行顺理成章的就发生了。

“也不知杜掌柜那边进展如何?”范进心里推演了几遍昨晚的事情,估算着后续可能的状况,信息太少了,胖婶男人的话也只能做个参考。

范进习惯了事前收集信息,谋定而后动,可是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眼下除了等待也没有别的办法,好在昨日里赢得银钱不少,至少够自己和元宝生活一段时间,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心里想着事情,脚下的步子也动的不快,这具身体算是颇为孱弱了,范进估摸着不过是跑了两三千米的光景,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好在还能忍受,

就在此时前面路旁的巷里猛地冲出了一只公鸡,咯咯咯的叫个不停,后面很快跟着冲出一名一身短打顶着一脑袋稻草的中年男人,眼看着要追上了,公鸡却猛地变向从男人两脚中间窜了过去,中年男人躲的匆忙噗通一下摔倒在地。

范进看着有趣,停住了脚,脸上带着笑看着这只鸡摇摇晃晃的乍着翅膀,耀武扬威的从自己面前走过去,后面应该是鸡的主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常年劳作晒的黝黑的面皮,也遮掩不住臊得通红的脸。

对方起身先是冲着范进唱了个喏:“小哥儿恕罪则个,这该死的腌臜鸡,今日非要拔了它的毛炖了它不可!”

中年人一面说着话,一面眼神却是留意着公鸡,范进今日穿了一身短打的衣服,本是父亲往日里在家劳作时的旧衣物,套在范进身上有些局促,看起来宛如某个富贵人家的杂役,早上起来替主人家出门办事。

范进笑了起来:“不妨事,你且去捉,我也瞧个新鲜。”

中年汉子搭话本就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心思全在鸡身上,眼看着公鸡摇摇摆摆的走的远了,慌忙唱个喏转身去捉,一人一鸡登时闹得街巷不宁。

看着眼前的一人一鸡,范进倒是想起那一世看过的一部网文,里面也有个捉鸡的段子,不过人家是遇到了一个红颜知己,自己却是遇到了一个中年汉子,待遇可说是天差地别,说来那部网文颇为有趣,只是作者更新太慢,范进无数次想要抓住作者的衣领,狠狠的逼着他快些更新才好。

被中年汉子打了个岔,范进也不打算继续跑下去,巷子并不宽,人鸡大战堵住了去路,范进索性拐进了旁边的巷子,信步朝着东边走去,常山县城不大,虽说这一片自己没来过,可是方向是对的,多花些时间也就是了。

拐出巷子走了半晌,范进才发现自己想当然了。明朝的县城布局与现代不同,范进几次走进了死胡同,七拐八拐离着东城越来越远,看情形似乎到了城南,这里已经靠近城边了,再一次从死胡同里拐出来,范进不禁也有些微汗,肚子更是饿得咕咕叫。

这边倒是块空地,空地后面是一个看起来颇为雄壮的建筑,范进举步往前走去,寻思着如果是酒楼就好了。

走的越近,范进越发觉得自己想错了,远远看过来倒是很雄壮,可是外表已经颇有些破败,似乎是个被废弃的就宅子,大门早就没了,院墙也塌了一般,本来范进打算转身回去,却看见墙根上围了一群人,范进来了兴致,寻思着哪怕找人问问路也好,于是继续向前走去。

小说《晚明第一权臣》第五章 鸡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晚明第一权臣》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