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大道医在线全文阅读

《大道医》小说简介

神医小说《大道医》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老丘十分给力书中主要讲述了:大约一刻钟之后,金诚长吐一口浊气,感觉浑身轻松,小腹之中隐隐发热,似有真气凝聚,他不由心中大喜,此地果然是一处修身练气的佳境,一时可抵平时数日之功,怪不得修道之人大多选择洞天福地,钟灵毓秀之所,全是因……

已完结小说大道医在线全文阅读

《大道医》 免费试读

大约一刻钟之后,金诚长吐一口浊气,感觉浑身轻松,小腹之中隐隐发热,似有真气凝聚,他不由心中大喜,此地果然是一处修身练气的佳境,一时可抵平时数日之功,怪不得修道之人大多选择洞天福地,钟灵毓秀之所,全是因为那里灵气浓厚。

收功起身,金诚蓦然回头,见苏正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身后,缓慢晃动腰肢,活动身体;再看其面上,气色比起昨天明显好上许多,不再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了。

“苏董,早!”金诚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早,小金,你刚才这是?”苏正平好奇金诚刚才的姿势,跟老僧入定一般。

金诚笑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话,“这山中的空气不错,我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苏正平点头表示认同,心中不由感叹,“平时俗务缠身,也没时间来这里住上几次,白白浪费了这风水宝地,这次若是真能度过这一劫,一定将工作放下来,常来这里住住。”

“苏董,我来教你一套养生拳法,叫‘五禽戏’。”五禽戏是东汉的著名的医学大家–华佗根据中医原理所创,也是一种修身养性的导引之术,非常适合居家修炼。

苏正平眼睛一亮,以前从来不相信也没有时间学习养生知识,如今病了,倒是可以将这一门的缺漏给补上来,便点头答道:“嗯,五禽戏我听过,以前没病的时候根本不屑于学习这种养生术。”

“那我们到院子里去练吧,这阳台空间狭小,摆不开身架。”金诚说完,将地上的瑜伽垫卷起来,收回屋内。

二人下楼,来到院子当中,见刘东来也已经起床,在院中打着军体拳,拳风呼啸,虎虎生风,这种刚猛的拳法苏正平是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

刘东来见二人来到院中,连忙收住拳法,和二人打招呼。

“东来,你这拳打的不错啊!看来在部队没少下功夫!”金诚不由对刘东来刮目相看,这套拳法纯属外家功夫,能练到这种地步,也算高手了;而他自己练的则是内家功夫,要说内家功夫和外家功夫,谁能更胜一筹,这还真不好说,不过,他可以断定,现在的他在对方手底下撑不过三招两式,至于他以后练出真气,那就不一定了。

刘东来听了金诚的夸赞,伸手挠头,“瞎打打的,比起真正的高手还是差远了!”

“还谦虚呐,正好我教苏董练习‘五禽戏’你在旁边指点指点!”金诚来到一处宽敞的地方站定,“苏董,我们开始吧!”

金诚知道苏正平身子骨羸弱,是以动作尽量放缓,幅度减小,只求形似,不求神似。

苏正平也学的很认真,一招一式,却也像模像样,惟妙惟肖。就连刘东来也在旁边跟着伸手比划。

半个小时之后,三人才收功住手,此时太阳早已升起,照的院中金光铺陈,有一层淡淡的薄雾蒸腾升起,宛若仙境一般;远处不时来远洋货轮的鸣笛声,给这处福地平添一抹生气。

郑妈来叫三人吃早饭,她已经烧好了早餐,甚至连碗筷都准备好了;金诚让他们先吃,自己则是将配好的药材放进药罐中,打开煤气灶进行熬煮,先以猛火烧开,再以文火慢慢煎熬,这样,吃完饭半个小时,药就煎的差不多了。

对于苏正平的治疗,当然不能用单一的方法,必须多管齐下,金诚自是早有打算,先以“百炼大补丸”固本培元,增补元气;再用汤剂“逍遥散”疏肝理脾,行气解郁,补虚散结;同时辅以针灸疏通经络,活血祛郁,加强肝脏的藏血能力。就连适才所练的“五禽戏”也有增强体质,活络筋骨之效。

今天天气不错,艳阳高照,待苏正平喝完汤药,金诚便在院中摆了棋盘,拉着苏正平下起了象棋,他向阳而坐,苏正平则背对着太阳,这也是金诚特意安排的环节——晒背,背部是人体督脉循行路线,而督脉是人体重要的排毒通道,常晒背部可促进人体循环,增加机体的免疫力。

可是苏正平棋艺太臭,连下三盘都输给金诚,就心情怏怏,不想再下了,五十多岁的人了,能陪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下棋,已经是难得了,况且他本身并不喜欢下棋。

金诚的目的是让他晒背,硬拖着他又下了三盘,这三盘他明显放水,结果还是赢了一局,好不容易拖到午饭时间,这才作罢。

午休过后,金诚给苏正平准备的治疗项目是针灸,他的针灸之术虽较之金元平还有些差距,但也尽得其真传,所差的不过是火候,这需要长久且大量的练习,目前金诚还没有这样的条件。

金元平的针灸之术传承自《黄帝内经》的《灵枢篇》,共有九针,又叫“灵枢九针”,当然,纯正的“灵枢九针”已经失传,后人所用的针法五花八门,形式不一,大多掺杂了后人的总结和提炼。金元平的医案中治疗此病分别用了灸法和针法,据他所述,效果颇好。

灸法取伏卧位,取穴大椎、筋缩和腰俞;针法分两组,一组取穴肝俞、水分、足三里;二组取穴脾俞、章门、三阳交;两组交替,腹部穴用刮针手法,背部穴用捻转手法。

苏正平仰躺在床上,看着金诚手中摆弄着数根长短不一的银针,有的短如小指,有的长如圆珠笔的笔芯,心中不免犯嘀咕,这么长的银针完全刺进肉中,瘦一些的人怕不是要被刺个对穿。

“小金啊!你刚才那灸法灸过之后,倒是挺舒服的,只是你这针法看着有些瘆人,我生平最怕尖锐的东西,曾有过晕针的经历,所以长这么大,我能不打针就尽量不打。”苏正平歪着头,表情颇不自然。

金诚哈哈一笑,“苏董莫怕,实在怕的话,闭上眼睛就是,况且我这只长针又不是全部扎进去,所以你不要担心。”

苏正平无奈,只得用柔软的鸭绒枕头盖住头脸,免得又晕了过去,被人看了笑话。

——

作者有话说:

本故事纯属虚构,虚构的,不是真的,

小说《大道医》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