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情宋桉(心之所己,我钟情你)_(钟情宋桉)最新热门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心之所己,我钟情你》,是作者“幺33”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钟情宋桉,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年下姐弟——颜值女神or腹黑小狼狗】
多年后再次重逢的那一刻,他以为她和其他男人有了孩子,她以为他已经美人在侧
她以为他不爱了,他以为她没爱过
却殊不知,分开的这三年里,他们都在心中把对方的名字念了千遍
————————————————————————
宋荌心里一直有个秘密,没有人知道
他喜欢隔壁邻居家的姐姐,就如同那名字一样,一见钟情
钟情从不知道自己年少时的几句无心之言,竟意外偷俘闺蜜弟弟的心 只以为那小子天生长的又高又帅,对谁都礼礼貌貌的却从不管她叫姐,一度以为是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个“弟弟”
再次重逢时,那是钟情人生最低谷一段时间,也是宋荌面对人生岔路口最难抉择的时期接二连三的相遇,无数次的摩擦,在和这个“高冷弟弟”相处后,钟情发现这个弟弟有点不一样……
且看年下姐弟,如何跨越年岁的隔阂,彼此携手拥抱自己最美好的爱情

小说:心之所己,我钟情你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幺33

角色:钟情宋桉

火爆现代言情小说《心之所己,我钟情你》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幺33”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此时的宋桉和钟情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整个宛中人人羡慕的神仙姐弟。看着周围那一群群小女生,钟情不用猜也知道那是来看自己这个帅气弟弟的。见宋桉一脸平淡的神情,钟情歪头小声:“感觉她们都很担心你,不跟你这些小迷妹打个招呼?”宋桉抬头,对上女人的视线,眉眼弯弯:“我头晕,咱们快走吧。”看着那虚弱的模样,钟情心生一个想法,巴掌大的鹅蛋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那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带你回去。”得意的笑容在眼前无限放大,宋桉径直转过头假装没有听见……

评论专区

塔尔塔罗斯舰队的奇妙冒险:剧毒,剧情乏味,人物对话弱智,角色也没有萌点,除了题材一无是处……晚上看了十来章,差点睡着。

我的明星夫人: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相信我!即便你是三岁小孩儿,也会觉得被侮辱了智商!最近频频毒发,我要暂时离开撸游戏去了,铁打的身体也经不住天天灌鹤顶红啊啊啊!

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头就写崩的不多见

心之所己,我钟情你

《心之所己,我钟情你》在线阅读

第5章 神仙姐姐

此时的宋桉和钟情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整个宛中人人羡慕的神仙姐弟。

看着周围那一群群小女生,钟情不用猜也知道那是来看自己这个帅气弟弟的。

见宋桉一脸平淡的神情,钟情歪头小声:“感觉她们都很担心你,不跟你这些小迷妹打个招呼?”

宋桉抬头,对上女人的视线,眉眼弯弯:“我头晕,咱们快走吧。”

看着那虚弱的模样,钟情心生一个想法,巴掌大的鹅蛋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

“那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带你回去。”

得意的笑容在眼前无限放大,宋桉径直转过头假装没有听见。

臭小子,都这样了还死鸭子嘴硬,想听你叫一声姐姐可真是难死了。

眼下正值晌午,太阳毒的很,钟情害怕宋桉真的撑不住晕过去,便也不再多逗留。

朝着人群摆了摆手笑着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们小桉没有大碍,你们也都早些回去上课吧,可别迟到了哦。”

钟情是美艳型的长相,甜美型的嗓音。软软的话音一出,瞬间将周围小妹妹的心俘获。

人群开始发出躁动

“啊啊,宋桉的姐姐声音好甜呐!”

“她笑起来太好看了,我感觉宋桉在她身边都不发光了!”

“我以后要是能有这么一个小姑子我做梦都能笑醒!”

将周围的声音尽数收回耳中,宋桉小声对钟情说了句:“她们好像更喜欢你。”

哪知钟情条件反射的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瞎说什么呢,姐姐是直的。”

话音刚落,又反应过来身边的人还有伤,赶紧抬头关心:“哎呀,我没伤着你吧?”

瞧着那紧张的模样,宋桉伸手捂着胸口位置,一本正经的

“咳…咳咳……好像是内伤了。”

钟情选择无视他那做作的演技……

钟情家和宋桉家就住在对门,是学区房,当初为了这两姐妹上学方便点,两家还是商量过后一起买的房子。

三室一厅,不算很大,但临时居住还是可以的。平日里他们还是回郊区别墅住的时间多一些。

但钟情喜欢这里,不是在中心区,生活节奏慢,但又不像老房子那边那么偏僻。况且高中三年她都是住在这边,习惯了也就不想搬过去了。

至于宋桉,应该也是高一才搬过来住的,当年为了防止他打扰到高中学业繁忙的宋壹星,宋家夫妇选择各带一个孩子。

所以算起来,钟情也已经四五年没见过宋桉了。

把人安顿好后,钟情给远在国外的好友打了视频,毫无意外的,宋桉被宋壹星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

但宋桉从小就话少,性子也是让人捉摸不透。整个下午就只有宋壹星在电话里说个没完,宋桉却只是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说了半天宋壹星也累了,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润润喉,杯子刚举起突然想到一件事,对着屏幕严肃的问

“我听咱妈说,你想要报考博安计算机系?”

被子下的手倏地握到一起,喉咙间轻嗯了一声。

“咱爸妈应该不想你去博安吧?”

这一点宋壹星比谁都清楚父母的态度,作为两位在考古界极具威望的泰斗,宋氏夫妇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能够继承他们的精神,去成为对社会有意义的人才。

比如说国内顶尖大学华清大学的物理学,化学,航天等等这种具有奉献意义的专业发展。

但在宋壹星看来,父母对奉献的定位过于狭隘。

而她的导演专业还是当年在报考时瞒着父母偷偷改的,不然按照宋氏夫妇的想法,她要去的就是华清考古系

如今轮到了她这个弟弟,想来处境和她当年并无差别。

“博安,我一定要去。”

声音不大,语气无比坚定。

宋壹星自然了解自己的弟弟,两人是亲兄妹,性子自然是一样的执拗,认准的事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

无奈叹了口气

“你的心思我清楚,我也支持你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但爸妈那边你也不要太冒进,到时候好好和他们说知道吗?”

宋桉点头:“我明白。”

“唔~~”宋壹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好啦,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以后别在和同学闹矛盾了,马上就高考了自己也加点小心。”

“嗯”

“对了,这段时间你钟情姐也不太好,你平常没事的时候帮我多照顾照顾她。她笨手笨脚的也不会做饭,就做出来了也贼难吃。你多照看她知道吗?”

“嗯,我会的。”

“行,那我先睡了,你好好养着,学校那边功课也别落下。”

“晚安姐。”

见人迫不及待的要下线,宋壹星无奈摇摇头,挂掉了电话。

房间里,宋桉静静的坐在那望着窗外,神情似在思考些什么。

叮~

房间的们被从外面推开,宋桉回头,只见钟情围着黄色围裙双手端着餐盘走了进来。

“我刚刚上网查了一下,网上说脑震荡患者可以喝一些面汤和鸡蛋羹。”

说着,钟情将餐桌摆到床上,小心翼翼像端着宝贝似的把餐盘端了上去

头发随意扎在耳后,此刻已经有些凌乱。顺着那脸颊宋桉朝身前的吃食看去。

呃……

一小碗黑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

还有一大碗黑乎乎的也看不出是啥

宋桉脑海里回想起那句

“不会做饭,做出来的贼难吃……”

钟情见他直勾勾的看着也不动筷,以为是不好意思,替他拿起空碗盛了小半碗的汤

“这是我第一次做,感觉好像不是很成功。你先尝尝,要是太难喝的话我再去试一试。”

黑眸垂下,宋桉无意撇到女人端着碗的右手上的水泡。深邃的眸光不禁闪烁,伸手接过汤,都没吹直接张嘴喝了一大口。

汤汁划过喉咙的一瞬间宋桉的胃咯噔了一下,紧接着面无表情的将汤全部咽下。

抬眼便看到女人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

“怎么样?能喝么?”

“挺好的。”

钟情一脸不敢置信:“真的假的?你竟然说挺好?”

要知道她做的东西可是从来没被人说挺好的。

只有难喝和太难喝

这让钟情瞬间在做饭方面有了些自信,好奇想要尝一尝。

宋桉看穿了她的想法,不等钟情伸手,快速把汤全端到自己面前,屏住呼吸一饮而尽。

“呀!你全喝完啦?好歹给我留一口尝尝呀。”

伸手捂住条件反射想要干呕的嘴,宋桉轻笑:“太好喝了,没忍住。”

没尝到自己熬的汤,钟情无奈的朝宋桉摇了摇头,又看向纹丝未动的鸡蛋羹。

话都没说直接盛了一小勺,不等宋桉反应已经进了嘴里。

前一刻还是满怀期待,待到蛋羹在嘴里散开,女人好看的眉心紧紧皱到了一起。

“呕………!”

宋桉手脚麻利的递去纸巾,钟情直接把蛋羹原封不动的吐了出去。

精致的五官都快拧到一起了,仿佛吃了什么毒药一般。

钟情抬头,见宋桉正捂嘴偷笑,端过鸡蛋羹:“算了算了,我还是没有做饭天赋的,别脑震荡没好再给你吃出个胃溃疡。”

“去哪?”宋桉手疾眼快叫住起身的钟情,

低头看了眼被扯住的衣角,钟情伸手摸上那脑袋瓜:“我去给你叫外卖呀,总得吃点东西,好的才快。”

一边说一边朝客厅走去:“你姐可是跟我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帮忙照顾好你。”

拿着手机走进来,朝床上的人努努嘴:“虽然你不叫我姐姐。”

原来,还在为称呼的事记仇。

薄唇露出一抹弧度,宋桉没有说话,转头看向窗外,安安静静的坐在那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钟情无意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阳光透过玻璃窗挥扶在那床榻上,撒在白衣周遭,将那削凌的鼻梁眉骨映衬的威凌英俊

钟情心中不免开始羡慕起好友来

有这样一个亲弟弟在的话,是不是就算爸爸妈妈离婚了,也还会有个靠山在。

钟情望着身前的人出了神,手上电话不合时宜的响起,打破了安静的气氛

是个陌生号码,钟情将电话接通:“喂?”

“请问是钟情女士么?”一个人男人的声音。

“是的,请问你是?”

“是这样的,zy集团的韩先生在我们这里给您订购了玫瑰,我现在就在您家小区楼下,能不能麻烦您亲自下来取一下。”

韩先生?

“韩烨?”

“我只知道他是zy集团的执行总裁。”

韩烨,钟情大二时交的男朋友,当初她只了解男方家世显赫但并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的。

zy集团?

那不就是宛城名声赫赫的房地产开发集团么?名下资产遍布国内。

怪不得当初和她交往时,男人想让她放弃演员的工作,和他结婚后做全职太太。

不过钟情对这段感情并没有太多的惋惜,在她这,不管对方有多优秀,都不能成为阻碍她前进的障碍。

分手了那就是过去式,钟情始终秉持着一个态度:一个合格的前任就要像死了一样。

“你告诉跟你订花的人,我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平白无故我不会收他的东西。”

“啊?可是韩先生交待……”

不等工作人员说完,钟情已经挂了电话。

嘴里小声嘟囔:“都分手一年了还不死心,也是够了。”

说话间抬头,正好和床上人的目光撞了个满怀。

其实早在听到女人说“韩烨”两字时,宋桉就已经抬头了。

望向女人方向的目光里似是暗涌波涛,到是把钟情给看愣了

“哪里不舒服么?还是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

宋桉快速调换情绪,不经意的开口:“你不下去看看?”

猜到对方听见了刚刚的电话,钟情摆手:“没什么,一束花而已,你姐姐我从小花瓣里泡大的,不缺那一束。”

语气轻松,神情无所谓,仿佛被人送花早已是家常便饭。

钟情在软件上点完外卖,起身拍了拍衣服:“好啦,估计半个小时后就能吃晚饭了,我先回去冲个澡,你自己在家没问题吧?”

宋桉好像没听到女人的话,眼睛盯着手机自顾自的说:“听说zy集团执行总裁一个月前订婚了。”

“嗯?”钟情回头就看见朝她递来的手机上,娱乐资讯的新闻页面,走过去接起手机

屏幕上赫然几个大字“zy集团太子爷与王氏千金秘密订婚。”

拿着手机的右手渐渐爆出青筋,钟情有一种自己被按着脑袋侮辱的感觉

好你个韩烨!都订婚了还敢来招惹我,你是不是想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