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出来那么大一个宝贝媳妇来(江沅许知文)_(江沅许知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泼出来那么大一个宝贝媳妇来》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谁都不要打扰我睡觉”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江沅第一眼看见许知文的时候终于明白一见钟情是什么感觉,但是当许知文那罐可乐一滴不差的都喷在自己身上时,她又觉得一见钟情什么的都是假的
本文平淡温馨,男女主互相一见钟情而不自知,后期更是直球表白,全篇都是糖,没有瞎捣乱的配角

小说:泼出来那么大一个宝贝媳妇来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谁都不要打扰我睡觉

角色:江沅许知文

热门新书《泼出来那么大一个宝贝媳妇来》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谁都不要打扰我睡觉”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那天中午的插曲后,上官葇的性子倒是收敛了些,江沅对此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好在几人没再遇到过上次那种情况,第一次军训带来的兴奋感也在这几天的训练中失去了激情,以前江沅最喜欢的就是方亭盛,两人虽然差了一辈,但年龄相差不多,有很多共同话题,现在江沅看见方亭盛只想赶紧结束这艰苦的军训生活,希望在未来的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里都不要再看见他了,方亭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表示很伤心。不知道今天是军训的第几天,晚饭过后江沅本来是要回宿舍的,结果中途收到上官葇的微信,说她胃不舒服,托江沅从医务室带瓶胃药回去,江沅又去了医务室,回来的路上就看见了许知文和一个人在湖边说话。江沅走路声音很小,但奈何这条路上此刻没什么人,许知文很快就注意到不远处树下站着的江沅,他冲江沅微微点头,眼眸微闪。江沅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旁边的人,只觉得有些眼熟,但不确定在哪里见过……

评论专区

无限打工:我最喜欢的还是无限流 这本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收了灵儿?反正蛮不错的一本书

无敌英雄系统:起初是为了看 弃总 , 一些三观问题和文笔问题我都忍了, 可是后面就是越来越水,女性角色又刻画得不好还非写那么多, 我真的捡不起来了。

我能看见战斗力:我以为我穿越了,这个和早期网文一个样子了,大概就是兽血沸腾前后的家族修仙文

泼出来那么大一个宝贝媳妇来

《泼出来那么大一个宝贝媳妇来》在线阅读

第4章 晚会

那天中午的插曲后,上官葇的性子倒是收敛了些,江沅对此还有些不适应。

不过好在几人没再遇到过上次那种情况,第一次军训带来的兴奋感也在这几天的训练中失去了激情,以前江沅最喜欢的就是方亭盛,两人虽然差了一辈,但年龄相差不多,有很多共同话题,现在江沅看见方亭盛只想赶紧结束这艰苦的军训生活,希望在未来的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里都不要再看见他了,方亭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表示很伤心。

不知道今天是军训的第几天,晚饭过后江沅本来是要回宿舍的,结果中途收到上官葇的微信,说她胃不舒服,托江沅从医务室带瓶胃药回去,江沅又去了医务室,回来的路上就看见了许知文和一个人在湖边说话。

江沅走路声音很小,但奈何这条路上此刻没什么人,许知文很快就注意到不远处树下站着的江沅,他冲江沅微微点头,眼眸微闪。

江沅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旁边的人,只觉得有些眼熟,但不确定在哪里见过。

江沅显然早已经忘记那天食堂门口发生的事情,同样冲许知文点头,快步走出两人的视线,似乎在用动作告诉两人自己不会偷听。

许知文看着江沅纤细的身影,笑了笑,看着腿不长,走的倒是挺快。

“许知文?”连子微轻唤了他一声,许知文这才回过神看向面前的人,“什么?”

看着被分走大部分注意力的许知文,连子微有些气结,本想说的话到嘴边却成了嘲讽,“看她做什么,以后和你结婚的是我。”

再一次听见这话,许知文的精神有些麻木,不耐烦的抿嘴翻白眼。

他和连子微的关系一直都是连家不停的捆绑着许家,仗着两家的长辈认识,在许知文很小的时候就盘算着和许家沾上亲戚,来了个娃娃亲,许家不同意就拿到老人面前去闹,到最后闹了个不好收场的结果,许家本来以为这次之后两家会彻底断了联系,为此许父许母还高兴好久。

谁成想连家不仅没有就此罢休,还在各种场合有意无意的炫耀着两家的娃娃亲,受到大人的影响,连子微一直以为自己才是最有资格站在许知文身边的那个人,老一辈愚昧好面子,许父性子硬,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仅当场和长辈闹翻,还截了连家好几个项目以此为警告。

本来以为连家会就此消停下来,风平浪静的度过了几年,结果在许知文中考前夕又闹妖蛾子,直接导致许知文直接缺考了第一场考试,幸好那年分数线下调,许知文踩着分数线边缘进了十四中。许父为此大发雷霆,不仅当众羞辱连家甚至对方公司差点破产,最后还是许知文爷爷出面这场风暴才停了下来。

“我们不会结婚的,我不喜欢你,你以后也不要总拿着我们两家是世交这件事揪着我不放。”许知文皱着眉,还是忍不住带了几分嘲讽,“再说了,我们家可不承认你家和我家的关系,一个靠压榨员工,拖欠工资起来的小公司我家也看不上眼。”

“我们的婚事可是我爷爷做主的。”连子微不甘示弱,现在她家的情况大不如前,只有傍好许知文这棵大树才能在血雨腥风的商业战场中有一片立足之地。

许知文轻嗤一下,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也知道是你爷爷主张的,你爷爷都死好几年了,死人的话你也当真,笑话。”

对面的人被气得脸色涨红,整个胸腔都起起伏伏,难以平复。

“以后别缠着我了,我刚说的话有些重,但我不会感到愧疚而道歉,反而是你们连家,当年那场车祸你真的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许知文目光阴沉,,眉眼间尽是冰冷。

许知文的话像是炸弹一般在耳边炸开,短暂的耳鸣之后,她脸色苍白的看向许知文,许知文早已离开,独留她僵硬的站在原地。

转眼军训过半,天气却不见丝毫凉快,半天下来,口袋里的糖都化了,江沅一脸嫌弃的拿着已经化成浆糊的软糖,全部丢到了垃圾桶里,掏出湿巾擦掉黏在手上的糖,正是休息时间,操场上训练的方队都跑到树荫底下避暑,江沅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细细回想昨天班主任交代她的事情。

—-

昨天下午集合之前,江沅和钱燃被叫到了办公室,“军训马上就结束了,学校说军训结束前一天晚上要举办个总结大会,每班需要出两到三个节目你们看看怎么安排,后天告诉我。”储金阳坐在椅子上微微仰头看着两人。

“啊,为什么现在才说,搞临时突击啊。”钱燃瘪着嘴小声抱怨。

储金阳推了下眼镜,“报了项目的接下来几天的训练就免了,还有机会竞选优秀学生。”

钱燃对优秀学生没什么兴趣,但是听说不用训练,立马换了副表情,“我要报名,为班级争光是我的荣幸。”

“好。”储金阳没问他表演什么,递给了他一张表让他在这里填完,生怕晚一秒他就反悔一样,又拿出几张递给了江沅,“你去问问咱们班女生有想参加的吗。”

江沅点了点头,接过那几张报表,轻飘飘的,但在手里又好像千斤重。

“去训练吧。”

江沅走出办公室,低头看着手中的表,心里盘算着谁合适,想的过于专心,“咚”的一下撞到了墙上,江沅痛苦的捂着脑门,被撞的有些发晕,她扶着墙慢慢蹲下来,被撞得地方有些发热,江沅下意识的看了眼刚刚捂着脑门的手,幸好没流血。

她站起来缓了会神,抬脚准备下楼,刚走到拐角,楼梯口传来一阵交谈声,说话人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说话的语调都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江沅觉得如果她现在走过去的话可能会有些尴尬。

许知文自认为上次自己说的话已经够清楚的了,谁知今天他在楼里溜达的时候又被连子微逮了个正着,本想扭头装作没看见,哪知人自己凑了上来,还兴高采烈的跟自己聊了起来,结果自己说着说着就委屈上了,开始跟自己诉苦水。

许知文脾气不好,但他从来不会产生打女人的想法,连子微一次次刷新他的认知底线,许知文时常想为什么她不是个男的,那样自己就可以一拳头挥上去,“你能不能别老烦我了,你这让我不仅不对对你产生任何好感,甚至让我觉得你很掉价。”

许知文说话毫不留情,他声音冷硬,面色不佳,紧抿双唇,此刻他只希望连子微识相一些赶紧走。

江沅靠着墙根,她隐约已经听出是谁的声音了,不过他这说话的语气自己还是头一次听见

许知文说了几句将人赶走,稍稍平复心情后,转头就看见满脸尴尬的江沅紧贴着墙根站着。

“江沅?”许知文没想到她会在这里,看着她手里的几张纸,又想到了这层好像是一中老师的临时办公室,那她出现在这里就很合理了。

“啊,好巧啊。”江沅尴尬又笨拙的打了声招呼,这好像是她和许知文的第四次见面吧,结果四次的情况都不太好。

许知文点了点头,视线从她手中的纸移到了她的脸上,看见她的额间红了一块,抬手按在红的那里,忍不住问道:“你这,怎么了?”

江沅被碰到时缩了下脖子,想到许知文按的地方好像是刚刚自己撞墙撞的,但是这么丢脸的事情哪能让仅见了四面的人知道,她伸手佛开许知文的手,手掌准确无误的按在撞墙的那块,“没怎么啊,你看错了吧。”

江沅退后了一步,许知文明显不相信她的说辞,这一看就是撞到哪里了,极有可能是撞到墙上了,看着她一副别管我的架势,许知文也没多说什么,自然的收回手。

一时间相顾无言。

封闭的楼道中刮进一丝温热的秋风,江沅的头发被吹得有些乱,许知文抬手按住不安分的那几缕头发,“不去训练吗?”

江沅顺着他的动作对上他温润柔和的眸子,许知文说话总是慢条斯理,手上的动作也很轻,似乎怕惊扰了面前人的心弦。

江沅险些沉溺其中,许知文的手指不经意间碰到她的脸蛋,她回过神,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失态。

许知文的话将她拉回现实,她赶紧说道:“啊,对,我..还要训练,不说了,我先走了。”

许知文点了点头。

江沅从他身边走过,一丝秀发拂过许知文的脸颊,带着香甜的玫瑰花的味道,许知文顺着发丝看过去,只看见江沅匆匆而过的侧颜。

—-

江沅想的入神,没注意到自己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等自己反应过来时,人已经坐到自己身边。

许知文穿着校服短袖,领口的两个扣子只扣了一个,额角的汗珠顺着眉骨流向下颚,一缕阳光穿过树叶照在他的脸上,他伸手挡住,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许知文身上的温度有些高,江沅顿时觉得旁边坐了个人型火炉。

江沅偏过头好奇的看着忽然坐到自己身边的人。

“太热了,找个树荫凉快会儿。”许知文抖着校服领子,热风灌进衣服更热了,“你怎么自己坐在这里?”

许知文这个人有点自来熟,只要是他看着顺眼的都能聊上两句,况且自己和江沅也已经面过好几面了,当然能聊上一会儿。

“想点事情。”江沅看了眼手表,问道,“你怎么不上课啊,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

“这周不上课,轮到我们班值周了。”

“值周是什么?”江沅没忍住多问了一嘴。

“就是这周不用上课,看见学校哪里有垃圾就捡起来扔到垃圾桶。”

“哦。”

江沅本来就是随口一问,此刻谈话结束,她和许知文并排坐在树下,还是想着老师交代的事情。

集合哨响了,江沅被迫从思绪中回过神,站起身回到方队里,由于起来过快,眼前一片漆黑有些站不稳,许知文眼疾手快扶住江沅的胳膊,江沅缓了一会儿,等眩晕感过去微微站直,有些不好意思的将手从许知文胳膊上拿开,小声感谢他,许知文摆了摆手,“快去训练吧。”

下训后江沅躺在床上发呆,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为晚会的事情,这么短的时间她上哪找人去啊,江沅没胃口,就让上官葇她们给她带了一杯粥回宿舍。

江沅喝完粥,拿着报表去别的宿舍转了一圈,竟然真的给出去一张,江沅怕她反悔,拿出笔就让人家填信息,填好之后又像稀世珍宝一样收了起来,快步走回宿舍。

第二天江沅去交表的时候储金阳正在刷手机,“老师你干嘛呢?”江沅悄无声息的走过去,吓得储金阳手机没拿稳,啪嗒掉在桌子上,“江沅!你走路怎么没声啊。”

储金阳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心口,关上手机,“来交报表吗?”

“嗯。”江沅把那张报名表递过去,“问了一圈,就一个报的。”

储金阳接过,看了眼江沅,欲言又止。

“老师,怎么了?”江沅心里忽然有些发慌,有种不好的预感。

储金阳一笑,“学校要求老师们出个双人舞,学生伴舞,老师知道像你这么漂亮懂事能干的同学一定会踊跃报名的对吗?”

“……”

“那老师就帮你写上了。”

江沅反应过来,为什么储金阳这么积极的要她报名,“老师,那个双人舞不会就有你吧。”

储金阳写字的手一顿,三点水变成了一滩黑色的墨迹,看他这反应,江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过双人舞,那另一个呢。

储金阳看出她想问什么,写完她的名字,有些难为情,“另一个是你们化学老师。”

“化学老师啊。”江沅努力回想了下化学老师长什么样子,但奈何只是在开学的时候见过一面,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不过好像人高高瘦瘦,看起来有些凶巴巴的,跟储金阳给人的感觉是完全相反的。

“那你们准备跳什么啊?”江沅好奇的扒着办公桌上的隔板。

储金阳将手机解锁递了过去,江沅看了下,是刚才进来时储金阳就在看的,双人贴身热舞,“嚯!辣啊!”

储金阳没想到江沅反应这么大,示意她小点声,被人听见多不好意思。

“诶,那不能就我一个伴舞吧。”江沅把手机还给储金阳,看着储金阳微红的脸,老师不会害羞了吧。

“还有其他班的舞蹈生,加上你就正好够了。你开学的时候不是说过你学过舞蹈吗,明天熟悉一下,应该不难。”

“好。”储金阳递给江沅一把钥匙,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我下午得看着训练,麻烦你收拾一下练舞室的卫生吧,应该不脏,每天都有人打扫的。”

江沅接过钥匙,打扫卫生而已,比训练舒服多了,“好。”

“在六楼最后的那间教室,钥匙上写着哪屋呢,去吧。”

江沅出去的时候正好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江沅觉得他有些眼熟,“楚老师来了。”

“老师好。”江沅看着面前穿着黑色T恤黑色长裤的人,心里都替他热。

江沅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反正化学老师走进去之后就把门关上了,办公室没有空调只有四个挂壁风扇在来回摆头扇风,不开门的话屋里空气不流通,有些闷得慌。

楚齐关上门后看着办公桌前有些局促的储金阳,走到他身边小声问道:“你学生?”

“嗯。”储金阳推了推眼镜,“那个舞什么时候练。”

楚齐拿过一把椅子坐在他旁边,笑道,“不急。”

江沅慢悠悠的走着,找了两遍也没找到储金阳说的教室在哪,江沅皱着眉头又找了一边,心里有些发毛,不会是碰上灵异事件了吧。

经过一间教室时,江沅无意间瞟了一眼,空旷的教室里只有几张桌子,七扭八歪的分散在教室的每个角落,一个男生正趴在桌子上,可能是睡着了,完全没注意到他身旁的人,女生慢慢蹲下身子江沅这才隐约能看清趴着的人的侧脸,像许知文。

只见女生在手机屏幕上戳了两下,然后轻轻的举了起来,像是在拍照。她身体前倾,微微仰头,想去碰少年的侧脸,手中的手机也是蓄势待发,准备拍下这一刻。

江沅拧眉看着眼前这一幕,江沅不懂两人是什么关系,但此刻的许知文明显没感觉到身边人的存在,她不知道她现在是走还是走过去打断那女生的下一步动作。

在江沅纠结的时候,手机配合的响了,铃声惊醒了正在睡觉的许知文和准备做点什么的连子微,江沅拿着手机,咽了口唾沫,苍白的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经过。”

看着许知文醒来,刚刚还在纠结,乱动的心在此刻算是平静下来。

江沅一溜烟似的跑没影。

许知文脑子有些发懵,不过看着连子微不知所措的表情和她手中显示拍照模式的手机,周围的气压不断变低,许知文剑眉紧蹙脸色铁青,眸底有着挥散不去的厌恶,“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你没完了是吧!”

许知文吼完,不管僵在原地,泪眼婆娑的人,烦躁的抓了一把短发,“你再缠着我,别怪我不客气。”

许知文走到楼下,正好看见又要进楼的江沅,江沅看见他,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许知文在她面前站定,挡住了她的去路,说道:“刚刚谢谢你。”

“嗯?”听了许知文的话,江沅愣在原地,谢什么呢。

许知文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但看着江沅扑闪着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时,心情又莫名的好了几分,嬉笑道:“要不是你手机响了,我的清白可就毁了。”

“啊,不用谢。”江沅没心情和他闲聊,刚刚找了半天舞蹈室没找到,还撞见了许知文差点丢了清白的现场,她觉得还能有什么更神奇的事情发生呢。

想到那间找不到的舞蹈教室,江沅看向在十四中生活了两年多的“老人”。

斟酌许久,久到许知文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时,江沅才开口,“我想去六楼的舞蹈教室,刚刚我找半天也没找到,你知道它在哪吗?”

许知文想了下,“那个练舞的吗?”

江沅点了点头。

许知文轻笑一声,“你在五楼找六楼的教室,能找到才奇怪呢。”

“啊?”江沅抬起头,一脸茫然,原来是走错楼层了。

许知文似乎很喜欢看她的一些小表情,心情愉悦的摸着她的头发,“走,我带你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