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全本)许个愿忘记你沈遂意秦隽小说_沈遂意秦隽全文在线阅读

许个愿忘记你

许个愿忘记你

温听

本文标签:

《许个愿忘记你》又名《你是最难遗忘的隐痛》内容精彩,“春雷炮”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遂意秦隽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许个愿忘记你》又名《你是最难遗忘的隐痛》内容概括:沈遂意逐渐呼吸不上来,她的胳膊受了伤,疼得不行,也没有特意去反抗他。“沈遂意,我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认识了你,还背着家里人和你结了婚。”秦隽狠狠将她甩开,眼底的沉痛被极力隐去,吐出的一字一句犹如万年寒冰,冰冷刺骨。“这一辈子我们谁也别放过谁,永远彼此折磨下去吧。”再次被甩到地上,左臂被压在下面,血渗得更厉害了。剧痛让沈遂意额头浮了一层汗珠,眉心紧紧的拧了起来,唇色死白。可最痛的是他字字珠玑的话,一下一下如刀般戳进她的心里。她泪眼婆娑地看着眼前冷漠狠绝的男人,心痛得几乎要停止跳动,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说他后悔认识她,且后悔跟她...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10-26 09:46:37

小说介绍

《许个愿忘记你》又名《你是最难遗忘的隐痛》内容精彩,“春雷炮”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遂意秦隽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许个愿忘记你》又名《你是最难遗忘的隐痛》内容概括:沈遂意逐渐呼吸不上来,她的胳膊受了伤,疼得不行,也没有特意去反抗他。“沈遂意,我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认识了你,还背着家里人和你结了婚。”秦隽狠狠将她甩开,眼底的沉痛被极力隐去,吐出的一字一句犹如万年寒冰,冰冷刺骨。“这一辈子我们谁也别放过谁,永远彼此折磨下去吧。”再次被甩到地上,左臂被压在下面,血渗得更厉害了。剧痛让沈遂意额头浮了一层汗珠,眉心紧紧的拧了起来,唇色死白。可最痛的是他字字珠玑的话,一下一下如刀般戳进她的心里。她泪眼婆娑地看着眼前冷漠狠绝的男人,心痛得几乎要停止跳动,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说他后悔认识她,且后悔跟她...

第1章

小说:许个愿忘记你 主角:沈遂意秦隽 作者:春雷炮 沈遂意秦隽小说《许个愿忘记你》的主角是沈遂意秦隽,沈遂意秦隽的情绪饱满,章节十分精彩,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沈遂意没有心思注意他神情的变化,沉默了一会,她蓦然开口,“秦隽,我们离婚吧。”秦隽一怔,英俊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惊愕,“什么?”沈遂意站了起来与他对视,澄亮的目光中满是苍凉。两年来,她一直不知道自己生病了,所以始终觉得那个视频是假的,还幻想着是有人伪造,她没有在车祸现场丢下秦祁,害他尸骨无存。但现在,她知道自己病了,也知道视频里见死不救的人确实是她,无论是不是病发,那个人都是她。所有人的指责与憎恨,都没有错。是她害死了秦祁。 小说评论: 机大家的亲生爷爷:作者知识很丰富,脑子里也全是骚操作,戏说起历史来总是很有趣,值得一看的作品。 何况君:刚开始看,这文有点儿小白啊。坚持看了一段时间后,真香! 郭虎禅:主角配角智商正常,看起来力量水准不会高到崩盘算是粮草,近期不错的那一类

第7章 想你

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能如此冷血无情地说出这种话? 她该死! 秦隽俊美的脸因为狂怒变得有些狰狞,暗黑的眸底涌动着恐怖的暴戾,手中的力道慢慢收紧,仿佛想将女人的脖子就此捏断。 呼吸越来越稀薄,视线模糊地看着他此刻暴怒的脸,眼角无声滑下一滴泪,她的唇瓣微动,声量极小。 “是啊,为什么当初死的那个人,不是我呢?我这种人就不该活着。” 秦隽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那你怎么不去死,你就应该给我哥赔命!” 沈遂意绝望地闭上眼睛,脸庞因为缺氧而涨红,“对不起……” 道歉她的话已经说过无数遍了,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她的道歉有多无力。 她既无法让秦祁死而复生,也抚平不了秦隽和温暖心底的痛。 她没有丝毫挣扎,绝望中带着一丝释然,似乎想就此解脱。 解脱? 怎么可能? 逐渐收紧的力道戛然而止,秦隽愤怒地将她甩到一旁,眸光黝黑如同暗黑夺命的鬼神,浑身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气势。 “想死?没那么容易!”他高高在上,却又猩红着眼瞪着瘫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的女人,憎恨与沉痛交织而来。 “像你这么恶心的人,千万不能死,免得玷污了我哥轮回的路,你就应该像蝼蚁一样残喘苟活,受尽身边人的折磨与痛恨,一个人悲惨孤独的活着!” 摔门声响起,沈遂意瘫靠着墙壁,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满目瘆人的悲凉。 她的心被扎了一刀又一刀,如今就像个筛子一样满是疮痍,而昔日热恋时,秦隽跟她说的话,仿佛还历历在目。 “遂意真是个小仙女,又美又善。” “认真看书的遂意,真有魅力。” “你的男朋友命令你,沈遂意,周末跟我出去约会。” “遂意,我哥人很好的,你不要怕。” 大学时期,他们是人人羡慕的一对,那些美好甜蜜的日子,如同破碎的镜子散落一地,她拼命想捡起那些碎片,重新拼凑出旧时的记忆,可即便破镜重圆,却始终带着一生都无法抹灭的裂痕。 那个会叫她小仙女,意气风发的少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彻底消失在她的生命里了。 如果她从未得到过他的爱,也许现在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可是无论重来多少遍,她还是会在那个夏天接受少年递过来的矿泉水。 尽管后来,她再也没有喝到过那样甜的矿泉水了。 沈遂意擦掉脸上的泪水,踉踉跄跄站了起来,跑到阳台,贪恋地看着楼下那抹熟悉的身影,似乎想要将他的背影牢牢刻在脑海里。 “秦隽……”两个字滚出唇角,才知道有多深的感情,多么的不舍。 她知道,以后她会逐渐忘记一切,包括他,甚至是她自己。 可是,她想慢一点,慢一点忘记他…… …… 秦隽走了,沈遂意将离婚协议,放在了房间的桌子上,协议上面已经签下了她的名字。 她收拾了几件常穿的衣服,环顾家里一圈,发现这里,其实并没有太多属于她的东西。 沈遂意素净洁丽的脸上满是苦涩,随后却又笑了。 也好,省的她带走了,太重不好搬。 沈遂意拿着行李落到别墅一楼,刚好遇到老管家李伯。 这两年里,只有李伯会关心照顾她, 李伯看着她手中的行李箱神情有些惊诧,“夫人,这么晚了您要去哪?” “李伯,我要走了,这两年谢谢你的照顾,以后还请保重身体。” 沈遂意充满感激地向李伯鞠了一躬,而后拿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 李伯震惊不已,连忙挽留,“夫人,您是和二少爷吵架了吗?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有什么摊开说就好,您可不能离家出走啊。” “我和秦隽要离婚了。” 沈遂意淡然开口,苍白素丽的脸上带着化不去的忧伤。 “李伯,以后秦隽就拜托你照顾了,他胃不好,早餐一定要让他吃;如果他应酬喝醉了回来,给他煮点醒酒汤,不然第二天起来,他又会难受得乱发脾气;房间抽屉里有一盒助眠香,如果他又失眠了,你就悄悄给他点上一卷。” 脸上的惊诧转变成了不可思议,李伯愣在了原地,“夫人……” “好了,不多说了,你都照顾他二十多年了,比我还了解他,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沈遂意嘴角勾起苦涩的笑,“李伯,我走了,你要保重。” 管家着急的道:“夫人,你别走,有什么事等二少爷回来了再好好聊聊,如果是二少爷做错了什么,我替他向你道歉,自从大少爷去世后,老夫人和二少爷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差,后来老夫人就直接搬回老宅子住了,这个家变得冷冷清清的,如果连夫人你都走了,二少爷该多孤独啊。” 他抓着沈遂意的行李箱,不让她走,“夫人,你们是夫妻,少爷身边只剩下你了,夫人……夫人……” 听到大少爷三个字,沈遂意的眸色一暗,轻轻拂开李伯挽留的手,向他坚定地摇了摇头,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伯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看着沈遂意渐行渐远的背影,赶忙打电话给秦隽。 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李伯急的不知所措…… 沈遂意托人在郊外找了一个疗养院,等见过母亲后,她就会搬到那里去。 晚上八点半,沈遂意坐在母亲的家里,安静地听着母亲张兰絮絮叨叨地念着父亲的过往,母亲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年轻男人,沈年。 沈年是父母抱养的儿子,从小母亲对他比对她这个亲生女儿还要好。 张兰一直都是这样的,算不上重男轻女,因为她偶尔也会很关心自己的女儿,看似矛盾,但人总是拥有很多面。 听着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一些她不知道的家常小事,沈遂意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外人,在见证他们的母慈子孝。 只有父亲是毫无保留地偏爱她,可惜父亲走的时候,连她是谁都忘记了。 沈遂意和他们聊完,才走到父亲的遗照前,神情悲戚忧伤。 她轻轻的抚摸上父亲那张永恒年轻的脸,泪无声滴落。 “爸,我好想你啊。” 很快,她就要跟父亲一样,忘记全世界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