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天命小郡马》张潮顾北川全本在线阅读_(张潮顾北川)全文在线观看

《天命小郡马》张潮顾北川全本在线阅读_(张潮顾北川)全文在线观看

《天命小郡马》张潮顾北川全本在线阅读_(张潮顾北川)全文在线观看

落墨客

本文标签:

张潮顾北川是军事历史小说《天命小郡马》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落墨客”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好一句写景诗文!仅仅十四字,便叫那初秋的萧瑟之景跃然纸上!“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淮河滚滚来。”这句就不用说了,依旧是写景,但萧瑟之感更上层楼,直扑面而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看到此处,项芷柔蹭地站起,一双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孤寂的旅客在萧瑟秋风中跋涉万里,年迈多病的老人登......

来源:wyq   主角: 张潮顾北川   时间:2023-11-13 14:03:14

小说介绍

张潮顾北川是军事历史小说《天命小郡马》中出场的关键人物,“落墨客”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好一句写景诗文!仅仅十四字,便叫那初秋的萧瑟之景跃然纸上!“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淮河滚滚来。”这句就不用说了,依旧是写景,但萧瑟之感更上层楼,直扑面而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看到此处,项芷柔蹭地站起,一双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孤寂的旅客在萧瑟秋风中跋涉万里,年迈多病的老人登......

第12章

柳记酒铺,老李头被叫到顾北川和福伯面前。

他是土生土长的淮南人,世世代代皆在此处,喝着淮河水长大。

所以对淮南之事,可谓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老李,你可知晓城中心的怀才酒楼?”

顾北川问道。

“怀才酒楼?

东家说的是赵怀才开的那家?”

“赵怀才?

这是怀才酒楼东家的名字?

你还知道多少,细细道来。”

“这赵怀才,是赵老爷子家嫡子。”

“他还有个哥哥,叫赵腾龙。”

“赵怀才虽说不是嫡长子,却文思敏捷,被誉为淮南四大才子之一。”

“年纪轻轻,便已经考取举人。”

“四里八乡都说来年春闱,他是有希望考进士的。”

“所以赵老爷子对他十分疼爱,重视程度甚至要远远超过嫡长子赵腾龙。”

“后来赵老爷子逝去,留下两家酒楼,大些的留给了赵怀才,就是东家你们看到的怀才酒楼。”

“小些的,便给了赵腾龙,也就是怀才酒楼对面的腾龙酒楼。”

“赵腾龙虽然不擅读书,但尤擅经商。”

“没几年的工夫,就把原本半死不活的腾龙酒楼经营得有声有色。”

“反倒是赵怀才,一门心思扑在读书上,经营不善,把赵老爷子留下来的怀才酒楼败了个干净。”

“只不过,这位赵家二少爷也不在意就是了。”

“等他中了进士,还要这酒楼作甚?”

等老李头全部说完后,顾北川才闭上双眸,沉思起来。

“没事了,去做事吧。”

福伯见状,对老李头道。

“少爷,看来您猜得没错。”

“赵怀才年纪轻轻,便已是举人之身。

按道理,是可以直接为官的。”

“只是为了来年春闱,埋头苦读,这才作罢。”

“这样的人物,确实不需要在乎一家酒楼。”

“可我们毕竟和人家订了契书,若是不改掉,只怕要亏损惨重,这可如何是好?”

福伯眉宇间满是忧愁。

他是看着少爷从小长大的,自家少爷向来顽劣,是个什么货色,他比谁都清楚。

这次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做事情,都快要成功了,关键时刻却冒出这么个变故。

当真是,叫人扼腕叹息。

小姐,您在天之灵,务必要保佑少爷啊!

福伯如此忧虑,顾北川反倒神色平淡。

“这么说来,赵怀才当真是个地地道道的读书人,倒是没取错名字。”

“少爷,读书人最是心高气傲,瞧不上我们这些商贾之辈。”

“契书一事,只怕是难了。”

“别急,急什么。”

“应付商贾有应付商贾的法子,应付读书人,自然也有应付读书人的法子。”

“不是说了吗,少爷我啊,最擅长的便是应付读书人。”

“一切如常,且等淮南诗会再看。”








初秋时节,窗外已没了嘹亮蝉鸣。

反倒是树叶枯黄,随风而落,颇有几分萧瑟之感,最是容易伤春悲秋。

一只通体青翠的鸟雀,扑腾着翅膀,落于项芷柔窗前,发出欢快的啼鸣。

少女先是一惊,随后便是喜出望外。

“小青,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

那鸟雀听见这话,扑腾翅膀的频率都快了几分,似是有些雀跃。

可谁承想,下一句便是:“快过来,给我看看那位书法大家的回信!”

项芷柔眼眸中仿若闪着光,她在这深闺大院着实无聊,就指着这个解闷了。

可谁知小青一听,不断扑腾的翅膀顿时停顿,更是发出两声尖锐的啼鸣。

你那是想我吗?

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你!

只可惜,鸟雀终究拗不过主人。

鸟脚上的竹筒很快被打开,宣纸也被取出。

只见宣纸上,赫然多出一首诗:“风急天高猿啸哀,驻青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淮河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字体依旧是那般狂放不羁,下笔如出剑,笔锋如剑锋,令人惊叹不已。

可相比于字,更叫人惊叹的,却是这诗文。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项芷柔情不自禁地念了出来。

脑海中顿时浮现一抹场景,淮河两岸,阴风怒号,猿猴啼叫,白鸟腾飞。

好一句写景诗文!

仅仅十四字,便叫那初秋的萧瑟之景跃然纸上!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淮河滚滚来。”

这句就不用说了,依旧是写景,但萧瑟之感更上层楼,直扑面而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看到此处,项芷柔蹭地站起,一双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孤寂的旅客在萧瑟秋风中跋涉万里,年迈多病的老人登上高耸之处,眺望滔滔不息的淮河水。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砰砰砰!

砰砰砰!

项芷柔猛地捂住胸口,只觉心脏在胸腔中激奋地跳动,整个人被诗文中的意境震惊得无以复加!

脑海之中,登高远眺老人的鬓角,早已被苦难磨得雪白。

穷困潦倒之际,再度停下满是浊酒的酒杯。

世人皆言,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酒是好东西,饮酒便能忘却世间大部分忧愁。

可这位大家却反其道而行之,这最后一阙诗文的意思,分明是他心中忧愁,已经浓郁到连美酒也无法消除的地步!

瞬间将整首诗的意境和情感升华了一个档次!

好诗!

绝对是天底下顶尖的好诗!

“此诗,在我读过的七言律诗中,当属第一!”

“我所料果然不错,这位书法大家同时也是一位诗词大家!”

“得遇如此文曲星,是我项芷柔之幸!”

“只是不知,这位大家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写出如此沉郁顿挫的诗文。”

项芷柔再度闭上双眸,开始脑补。

在她的想象中,这位大家满腹才华,却在官场郁郁不得志。

无奈之下,辞官乞骸骨。

怎料回乡途中,疾病缠身,而又年迈无力。

等终于回到淮南,见到奔流不息的淮河。

这才登高远眺,凭栏做诗,一抒心中郁郁之情!

是了!

唯有经历过这等宦海浮沉,沧桑岁月,而又文采斐然之辈,才能做出这等惊风雨,泣鬼神的诗篇!

“得此人此诗,当为我大乾诗坛之幸!”

“只可惜,大家年迈体弱,只怕。



离仙去已是不远。”

悲伤片刻后,少女的眼神渐渐坚定!

“我决定了,哪怕翘家也要见这位大家一面!”

“不然,怕是会后悔终生!”

决定之后,少女便拿出另一份纸笔,开始回信。

小说《天命小郡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