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顾染傅司爵全本在线阅读_(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顾染傅司爵全本在线阅读_(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顾染傅司爵全本在线阅读_(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完整版在线阅读

竹公子

本文标签:

长篇完结其他小说小说《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男女角色顾染傅司爵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书荒的时候看,作者“竹公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一旁的老贾听到这话,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又是脱口而出道。“爷这是喜欢嫩的,他这下手要是早一点,可就构成犯罪了啊!”黎珺楠听了,嘴角微颤,想到傅司爵和顾染的事,心想,可不是差点犯罪嘛!人家可是在对方一过完十八岁生日就将她带回了檀宫,然后就一直囚禁在里面了。这边,顾染和傅司爵换掉无菌手术服后走出来,又看到一开始围在门口的那几......

来源:wyq   主角: 顾染傅司爵   时间:2023-11-07 13:51:49

小说介绍

长篇完结其他小说小说《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男女角色顾染傅司爵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书荒的时候看,作者“竹公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一旁的老贾听到这话,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又是脱口而出道。“爷这是喜欢嫩的,他这下手要是早一点,可就构成犯罪了啊!”黎珺楠听了,嘴角微颤,想到傅司爵和顾染的事,心想,可不是差点犯罪嘛!人家可是在对方一过完十八岁生日就将她带回了檀宫,然后就一直囚禁在里面了。这边,顾染和傅司爵换掉无菌手术服后走出来,又看到一开始围在门口的那几......

第19章


顾染并未在意黎珺楠的眼神,收好银针,淡淡说道。

“二十四小时不发烧就没事,一会儿安排人熬个中药,想办法让他喝下去,点滴就挂一些普通消炎药就行,不用其他的药。”

说完,顾染已经站到了傅司爵的身旁,语气也变得温柔了很多。

“走吧,这里有休息的地方吗?术后八小时最危险,我们今晚就留在这边。”

“好,我带你去休息。”

傅司爵完全没管手术室的其他人,牵着顾染的手,直接离开了。

“黎少,那位是谁啊?不会是咱们未来的主母吧?”

问话的是老贾,也算是傅司爵的亲信,不过他基本都在联盟基地那边。

“都这么明显了,你认知司爵那么久,见过他对那个异性这么亲密过。”

老贾一听,不知怎地,就把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了。

“可我看这顾小姐太年轻了,成年了吗?咱爷是老牛吃嫩草啊。”

“噗嗤,老贾,最近是不是想松松骨头了,都这么大胆了。”

老贾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憨憨一笑,说道。

“口误口误,不过这顾小姐看着真的很年轻啊。”

“能不年轻吗?两个月前才刚成年,差了快三个代沟呢。”

黎珺楠想到顾染和傅司爵之间的年龄差,也忍不住感叹。

傅司爵二十六,顾染才十八,相差八年,差一点就三个代沟了。

一旁的老贾听到这话,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又是脱口而出道。

“爷这是喜欢嫩的,他这下手要是早一点,可就构成犯罪了啊!”

黎珺楠听了,嘴角微颤,想到傅司爵和顾染的事,心想,可不是差点犯罪嘛!

人家可是在对方一过完十八岁生日就将她带回了檀宫,然后就一直囚禁在里面了。

这边,顾染和傅司爵换掉无菌手术服后走出来,又看到一开始围在门口的那几个人。

那些人见到傅司爵走出来,又是一哄而上。

“爵爷,队长他……”

这几个人脸色比刚才更加的苍白了,显然都是抽了血的。

傅司爵只淡淡回了句。

“手术成功,别围在这了,都去把身上的伤处理一下。”

说完,傅司爵便牵着顾染离开了门口。

这栋别墅没有檀宫的大,但也有六百多平,地上三层,傅司爵直接带着顾染上了三楼,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间卧室。

“今晚辛苦你了,快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傅司爵温柔的揉了揉顾染的脑袋,说完走去了一旁的衣柜。

“这里没有你的衣服,就先穿我的,一会儿我让檀宫那边给你送换洗衣服过来,我去外面洗。”

说完,傅司爵将一套衣服放在床尾,又拿了另一套走出了卧室。

顾染也真的累了,洗了个战斗澡,便走了出来。

洗了头,想要吹头发,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吹风机,恰好傅司爵洗完从外面进来。

“找什么?”

“吹风机。”

傅司爵听了,又走了出去,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吹风机,也没给顾染,而是牵着她来到沙发边,坐下。

“我自己来吧。”

“坐着别动,你刚才做手术一定很累了,乖,累了就睡觉,等头发吹干了我抱你到床上。”

顾染也没扭捏,一场手术,再加上她也大病初愈,的确累了。

顾染直接躺在了傅司爵的腿上,傅司爵的动作很温柔,就像是怕弄疼她一样。

指尖轻柔的穿过柔软的发丝,动作温柔,伴随阵阵热风,傅司爵还会在顾染的头皮轻柔按捏,很是舒服。

要是让傅司爵身边的人看到他现在的模样,恐怕一个个都的三观尽碎。

这可是众人眼里的神祇,这双修长洁白的手应该是签价值百亿的合同,应该掌管旁人的生死的。

可现在,居然一脸享受的做着这种伺候人的活,而且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卧室里,只有吹风机发出的嗡嗡声,这声音倒是有些催眠,顾染眯着眼,迷迷糊糊,困意席卷。

忽然,吹风机停下了,头发吹干了,快要昏昏欲睡的顾染倒是清醒了。

“阿爵,今天这个伤员,怎么没送去联盟医院?他们难道不是在执行任务中受的伤吗?”

其实这个疑问在顾染来到这栋别墅的时候就有了。

手术室外的那几个人,穿的都是联盟基地的衣服,显然是在执行任务,那这种情况下队员受伤,应该送到联盟医院去抢救,据她了解,黎珺楠好像还是联盟医院的副院长。

听到这话,傅司爵本来温柔缱绻的脸上划过一丝冷意,稍纵即逝,但顾染还是捕捉到了。

顾染并未在意,站在傅司爵现在的位置,有这样的警觉和堤防是应该的,如果上一世,傅司爵对她能一直有这样的警觉和提防,也许他们就不会有那样的结局。

顾染见傅司爵没有立刻回答,便又说道。

“阿爵,有人想要害你,是吗?你也是联盟基地的人,是吗?”

顾染是故意这么问的,毕竟她有过两世经历,已经知道了傅司爵隐于背后的那一层身份。

而这一世,有些事她必须提前防范,还有就是有些谜团,上一世到死她也没有解开,而要调查这些,势必会碰触到傅司爵的这一层身份,所以不如借着这次早点说开。

面对顾染的询问,傅司爵有些犹豫,倒不是他想要隐瞒什么,而是有时候知道的越多越不安全,他只想顾染不然一丝尘埃,做一个备受宠爱,没有烦恼的小公主。

可在对上顾染明显看穿一切的眼眸时,傅司爵知道瞒不过,或者说他不想对顾染说谎。

“染染,他们都是我的部下,明面上,我只是一个商人,但我也是联盟基地的人。这次的任务,明显有诈,对方的目标是我,而小光他们,不过是那些人争权夺利的棋子。我不知道联盟医院那边有没有他们的人,为了小光的安全,也为了粉碎那些人的阴谋,小光受伤的事绝对不能外传。”

“是韩沐泽,对吗?”

重生回来,第一次提到这个名字,而傅司爵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脸色立马沉了下来,看向顾染的眼神也多了点疏离。

忽的,房间里传来傅司爵失望又有些嘲讽的冷笑。

“所以,刚才你不是在询问,而是在试探,是吗?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对吗?应该是韩沐泽告诉你的吧?他还和你说了什么?让你对付我,还是让你待在我身边,然后找机会传递消息?”

傅司爵的声音越说越大,到最后,脸上露出了一副绝望的痛苦,就像是被人舍弃了似得。

顾染没想到傅司爵会有这样的反应,不过也不怪他。

因为当初她被顾家接回南城,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是顾家和韩家早些年定下的联姻对象,而韩家和她联姻的就是韩沐泽。

两个多月前,顾染回到南城的第一天,就在顾家见到了韩沐泽。

不过当时顾染原本是想直接接触这段婚约的,因为在多年前,她就心有所属。

可在她准备单独和韩沐泽聊这件事的时候,韩沐泽看到她随身包里掉出来的一张照片后,提到了多年前的一个行动,遇到了一个女孩的事。

顾染还记得自己当时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内心有多么的激动,她当时问了很多细节,全都对上,然后在韩沐泽说道自己一直在找那个女孩的时候,顾染激动的直接抱住了韩沐泽,告诉她自己就是那个女孩。

但这一切,知道上一世自己死亡的那一天才知道,原来那一切都是韩沐泽的谎言,他在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在知道了顾染一直在找那个人的时候,便起了李代桃僵的心思。

而韩沐泽之所以知道这么多的细节,只因为那场行动,韩沐泽的确参与了,而那场行动中,除了韩沐泽,还有傅司爵。

当时救了顾染的,是傅司爵,这还是韩沐泽听当时和他们一起行动的另一个队员提到的。

在这之后,原本想要接触婚约的念头也彻底打消了,她也顺理成章的和韩沐泽在一起了。

只是这段关系才维持了十多天,她就被傅司爵抓着关进了檀宫。

当时顾染只觉得莫名其妙,她根本不认识傅司爵,可傅司爵却说他爱了她很多年。

后来还是听黎珺楠提到,她和傅司爵小时候在他外祖父家见过,那时候顾染还是个四五岁的小孩子,那记得什么事。

黎珺楠当时说的很含糊,只说她的出现就像是傅司爵黑暗人生中的一道光,那时的傅司爵才十二三岁,可心里却有了一股执念,那就是长大后,要把她娶回家。

如今回想,还是觉得很荒唐,十二三岁的小孩对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一见钟情,怕是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

但现在想来,一切好像都是命中注定,小时候,她是傅司爵的光,而在她陷入黑暗中的时候,傅司爵将她从深渊中救出。

想到这些,顾染一把抱住了傅司爵,看来有些事必须得说开,不然一直这样带着猜忌的相处下去,早晚得出事。

“阿爵哥哥,五年前,Y洲战区,你是不是在斗兽场救下来一个女孩子?阿爵哥哥,我就是你救下的那个女孩啊!我还记得当时你将我从笼子里抱出来后,对我说,‘丫头,别怕,我带你回家’!阿爵哥哥,你还记得吗?”

小说《小说甜宝湿身撩,大佬实在把持不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