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方新亭简思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方新亭简思齐)全文免费无弹窗阅读

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

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

孟姜本尊

本文标签:

网文大咖“孟姜本尊”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方新亭简思齐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方新亭今天先是打了方觉民,紧接着又打了张双兰实在是有些超出简思齐的认知范围她原本冷淡的神情中,带着一抹关切,犹豫了片刻:“你这样羞辱大伯娘,会不会有事?”“他们从来没当我是家人,”方新亭冷冷地笑,眸子冰寒,“以后,他们只是仇人”又重复:“血海深仇!不死不休”简思齐没有说话,低头轻轻地拍着女儿“你是不是觉得我突然转变了态度,有点奇怪?”方新亭问她简思齐沉默了几秒,轻轻地嗯了一声:“你应该...

来源:   主角:   时间:2023-05-24 12:18:41

小说介绍

《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方新亭简思齐是作者“孟姜本尊”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方新亭刚一进院,小空就嗖的一下窜上树看都不敢看方新亭拎着路上买的一斤红糖进屋,方新亭先去看女儿小宝宝醒着,眨巴眨着眼睛,似乎在看方新亭,又似乎没看现在孩子还未满月,根本不会看人方新亭逗她:“宝宝,爸爸回来啦”这声音一出,小宝宝被吓到了,瘪瘪嘴就哭方新亭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没话找话,“孩子怎么不包襁褓了?”“你逗她做啥呀?”江彩云走进屋,把小宝宝抱起“孩子身上全是痱子,等晚上睡觉的时候...

第4章

小说《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方新亭简思齐,也是实力派作者“孟姜本尊”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紧接着,那个经手孩子的妇女因病去世。大伯娘张双兰就拿捏着弟弟妹妹们的下落不肯告诉他,说要让他后悔一辈子。一提起这事,江彩云恨得牙根痒:“经手你弟弟妹妹的人我知道她,回头我去找她。老贱人得了肝癌,活不长了!真是报应。”江彩云跟着方新亭来到杏花岭生产队。见到江彩云,左邻右舍有些吃惊:“你来照顾思齐月子?”“明......

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

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没让方觉民顶替我工作!是他在胡扯,你们不要信他的。”方新亭断然否认顶替工作的事情。

“那你教啥数学小队?”江彩云皱起眉头。

“是校长器重我!而且教好数学小队,我的教师级别说不定也能往上升一升。”

方新亭施展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把江彩云给哄得脸上见了笑。

江彩云先是过去和两个儿媳妇商量了一下,然后才决定去侍候简思齐月子:

“看在思齐和孩子的份上,我去照顾她月子。”

方新亭又把东西推过去:“这是我的报喜礼,妈收着吧。”

江彩云打开愣了下,推了回去:“你没啥钱,以后别买这些了。在哪买的退回去,家里不缺这个。”

“东西买了,没有退回去的道理,人家也不肯退的。”方新亭把东西一个劲的往前塞。

江彩云这才把一条烟收下,哼了一声:“不是我说你家的坏话,你大伯一家,不是啥好人。好人能会把你弟弟妹妹卖了吗?”

说起弟弟妹妹,方新亭也是心里难受:“以前是我傻,没看清他们一家的为人。现在醒悟了,只希望能尽快找到弟弟妹妹的下落。”

前世,他没过多久就和方觉民家翻脸了。

紧接着,那个经手孩子的妇女因病去世。

大伯娘张双兰就拿捏着弟弟妹妹们的下落不肯告诉他,说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一提起这事,江彩云恨得牙根痒:“经手你弟弟妹妹的人我知道她,回头我去找她。老贱人得了肝癌,活不长了!真是报应。”

江彩云跟着方新亭来到杏花岭生产队。

见到江彩云,左邻右舍有些吃惊:“你来照顾思齐月子?”

“明天新亭要去上班,他家又没有长辈,我这个做丈母娘的不帮衬着,谁帮衬他们?”

江彩云特意将没有长辈这四个字咬得极重。

没过一会,江彩云的话就传到了方觉民家人的耳中。

“他的工作不是给觉民了吗?咋还去上班?”方觉民老婆左晴的脸上带着震惊之色。

“对啊,现在是暑假,上的哪门子班?”张双兰想了想,指着方觉民,“你去找他,把工作的事问清楚。”

方觉民想起方新亭用板凳砸他的事,不想去:“让小晴去问。”

张双兰看向儿媳妇左晴:“你去,问清楚。”

左晴有些为难。

她和方新亭曾谈过恋爱。

到了谈婚论嫁那一步,她父母向方新亭要两百块钱的彩礼。

方新亭拿不出来。

在权衡之下,她选择了能拿出两百块的方觉民。

谁能想到,方新亭大受刺激,发奋图强读书。

竟然趁着77年恢复高考的机会考上了大学。

见到左晴不肯去,张双兰哼了一声:“你是不是还想着方新亭那个绝户头?他已经娶老婆了,和你没关系了。”

“你别忘了,你是我家二百块钱买过来的!”

左晴委屈至极的红了眼圈,出去了。

方新亭从地窖出来,端着昨天剩下的半锅老母鸡汤。

实际上是从随身仓库里拿出来的。

把老母鸡汤放火上热,又去处理猪蹄。

用镊子把用火烤不掉的细小猪毛拔干净,然后和黄豆一起煮。

黄豆猪蹄汤,是下奶的神器。

左晴一进院,肉香扑鼻而来。

不由得想起自己坐月子的情景。

张双兰尖酸刻薄,连口面汤都不舍得,更别提买猪蹄子给她进补了。

左晴又看了看简思齐所在的屋子,如果她当年嫁给方新亭。

这会安安心心在屋里坐月子的人就是她吧?

“新亭哥,锅里炖的啥?”左晴随口问。

“我家锅里炖的是啥,需要告诉你吗?”方新亭眉眼也不抬,把声音抬高到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调:

“出去!以后避点嫌,没事别来我家。你不嫌丢人,我还觉得害臊呢。”

左晴可不是张双兰那等泼辣无耻的人,方新亭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尴尬。

她本是借用吃的拉开话题,然后趁机问一下工作的事情。

谁能想到方新亭干脆利落的把她往外赶。

这还让她怎么往下接话?

眼见左晴红着脸出来了,左邻四舍不禁乐了,开始议论:“她咋又出来了?”

“没听见新亭说让她避嫌吗?简直不要脸。”

“她以前和新亭谈过对象,咋还有脸去新亭家?”有人奚落着。

听到这些议论声,左晴的脸微红,恨不得地底裂开一条缝。

捂着脸快速跑回家。

听到方新亭竟然把左晴给怼跑了,在屋里的江彩云满面笑容:

“新亭终于开窍了!这些年,他大伯吸他的血吃他的肉,他连个不字都没有。”

“妈,你胡说什么呀。”简思齐虽然嘴上在埋怨老妈,心里却是甜蜜的。

要是换成以前,左晴过来一通哭,方新亭怜惜左晴过得不好,一定会把肉给左晴,自己吃剩下的一点汤。

现在,能拒绝左晴的索要,就证明着方新亭的进步。

简思齐觉得很欣慰,但张双兰却是勃然大怒:“好哇,方新亭竟然敢这样对你?”

“整天吃肉,也不知道他那肉是哪来的!他现在没了工作,上哪弄的钱?肯定是歪门邪道弄来的,我得去揭穿他的真面目。”

“不让我们吃肉,我把锅给他掀了!”

张双兰气呼呼地跑去方新亭家:“方新亭,你这个绝户头……”

刚骂了一句,江彩云抡着扫院子的大扫帚从里面杀了出来。

“你个老癞蛤蟆,张嘴就喷粪?别看你养了两个儿子两个闺女,就你这脾气,估计没一个肯给你送终的。你比绝户头还绝户头,你是双绝户!”

江彩云战斗力爆表,一张嘴也是不饶人。

一边抡着扫帚打人,一边骂张双兰。

张双兰骂方新亭绝户头,那不就是在说她女儿简思齐不会生儿子吗?

江彩云怎么可能忍得了?

简老爹是木匠,江彩云年轻时跟着简老爹四处干活。

身体好,力气也大。

把张双兰打得哭爹喊娘。

“方新亭,你等着,今天这事不算完……”觑得一个空,张双兰从江彩云的扫帚下面逃出来,一溜烟的跑了。

“老癞蛤蟆,老娘就在这里等着你!”江彩云拄着扫帚,长声冷笑。

方新亭在院子里瞧得直竖大拇指。

丈母娘,就是厉害!

他早就该把丈母娘请过来镇家镇宅了。


小说《跪在老婆孩子墓碑前哭我重生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