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最新小说黑莲花重生,和病弱小公爷杀疯了》沈菀墨君礼全文免费阅读_(沈菀墨君礼)全文免费无弹窗阅读

《最新小说黑莲花重生,和病弱小公爷杀疯了》沈菀墨君礼全文免费阅读_(沈菀墨君礼)全文免费无弹窗阅读

《最新小说黑莲花重生,和病弱小公爷杀疯了》沈菀墨君礼全文免费阅读_(沈菀墨君礼)全文免费无弹窗阅读

一醉琉月

本文标签: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最新小说黑莲花重生,和病弱小公爷杀疯了》,这是“一醉琉月”所创作的,人物沈菀墨君礼身上充满魅力,惹人关注,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人、京妙仪、沈政一等,各院主子为核心,形成一个庞大的队伍。从外面买进来或招进来的工人,你处事不够圆滑、不善言词、不懂得去巴结管事,怕是连一碗热腾腾又新鲜可口的饭都吃不到。她的亲大哥在沈家独来独往,府里的人都把最脏最累的活给他干,形成了一副好欺负的模样,又哪有人肯为他上药?“我不能离开太久,你若在此与我争执,不如早些让我看看你的伤,且我也希望大哥的伤势......

来源:wyq   主角: 沈菀墨君礼   时间:2023-11-04 15:56:17

小说介绍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最新小说黑莲花重生,和病弱小公爷杀疯了》,这是“一醉琉月”所创作的,人物沈菀墨君礼身上充满魅力,惹人关注,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人、京妙仪、沈政一等,各院主子为核心,形成一个庞大的队伍。从外面买进来或招进来的工人,你处事不够圆滑、不善言词、不懂得去巴结管事,怕是连一碗热腾腾又新鲜可口的饭都吃不到。她的亲大哥在沈家独来独往,府里的人都把最脏最累的活给他干,形成了一副好欺负的模样,又哪有人肯为他上药?“我不能离开太久,你若在此与我争执,不如早些让我看看你的伤,且我也希望大哥的伤势......

第27章


站在暗处的沈菀,冷冷一笑。

前世,沈莲被找回后,先送到京家学了半年规矩,后接回沈府,京妙仪就是安排沈莲住进琳琅阁,与她同吃同住同睡一席。

她那时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把沈莲当成京家表妹,待她如亲姊妹一样。

教她读书、认字,教她礼仪、规矩。

沈莲处处模仿她,她从一个怎么都学不好规矩的京家表姑娘,变成了上京城贵女圈的典范。

最好笑的是,京妙仪帮沈莲偷走她写的诗文,借此扬名,成了上京城的才女。

她想,大概就是那个时候,沈莲成为了太子的白月光。

如今她回来了,沈家所有的算盘,都要落空了。

这些人,把她的亲生母族和嫡亲的哥哥们害的那么惨,她必然要让沈家人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夜色越来越沉,笼罩在沈府上空的郁气也越发浓郁,府内气氛因沈承峯失去双腿一事,变得十分压抑。

伺候的下人个个都提心吊胆,生怕做错一点事情,受主家责罚。

一道纤细的身影,从琳琅阁后面的八角门走到后院的马厩。

马车失控,肯定需要有人承担责任,作为车夫的顾景安,被罚了十鞭,搁去车夫一职,调到马厩负责铲除马粪的脏活累活。

顾景安耳朵很敏感,听到草棚外面的脚步声时,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坐起身。

“谁?”

门“咯吱”一声响起。

“是我,大哥。”沈菀摸着黑,借着对沈家的熟知,来到了马厩。

底层的下人,他是没有容身之处的。

顾景安被沈家的人罚到这里铲马粪后,上头的管事都不大准许他回到宿舍睡觉,而这一间四处漏风的草棚,就成了顾景安的容身之所。

他睡的是草堆,盖的是补过丁的里面硬邦邦的被子,一点都不暖和。

“你怎么来了?”

“放心,府里这个时候,没人会跑到这边来,我是来给大哥送药的,大哥,把上衣脱了吧,让我看看伤。”

“不用。”顾景安下意识的拉紧自己的衣物,面容通红。

就算知道沈菀是自己的亲妹妹,可两人才刚认回来,过去的十几年,她一直被沈家的人娇养在府内,学得是女德,他很清楚男女有别的礼数。

妹妹已及笄了,不适合为他亲自上药。

但是,他又不想辜负了妹妹的一番心意,道:“要不,你把药给我,我回头让人帮我敷上。”

“大哥,我在沈府九年,比你清楚沈府的下人。”高门大户的下人,很多都是成群结队瓜分园子里的肥差。

他们以沈老夫人、京妙仪、沈政一等,各院主子为核心,形成一个庞大的队伍。

从外面买进来或招进来的工人,你处事不够圆滑、不善言词、不懂得去巴结管事,怕是连一碗热腾腾又新鲜可口的饭都吃不到。

她的亲大哥在沈家独来独往,府里的人都把最脏最累的活给他干,形成了一副好欺负的模样,又哪有人肯为他上药?

“我不能离开太久,你若在此与我争执,不如早些让我看看你的伤,且我也希望大哥的伤势能早日好起来,我需要大哥。”

听时风说,顾景安为了钱,曾去打场做过几年打手,身上落下了一些伤疾,后来因为一些缘故,他放弃打手,转投入了沈家。

顾景安面红耳赤,看着娇滴滴的妹妹,他做梦都不敢想他心心念念了十五年的妹妹,不嫌弃他脏臭,跑来给他上药。

小说《最新小说黑莲花重生,和病弱小公爷杀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