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阮烟霍司琛全集小说(重生娇软哭包!阮烟霍司琛)免费章节阅读

重生娇软哭包!阮烟霍司琛

重生娇软哭包!阮烟霍司琛

不想做美工

本文标签:

由“阮烟霍司琛”编写、主角是阮烟霍司琛的热门小说《重生娇软哭包!阮烟霍司琛》,剧情非常的新颖,没有那么千篇一律,非常好看。小说精彩节选:阮烟额角布满湿汗,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就看到霍司琛坐在床前,他如古谭般深沉的眸子难掩那一抹痛色。她不是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是错觉,幻想?还是她又活过来了?阮烟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腰,很疼很疼,疼得她眼泪水一下就冒出来了。可痛觉也让她意识到一件事,她这是重生了!再次看到面前的霍司琛,阮烟难掩惊喜,太好了,霍司琛还活着!上辈子她亏欠霍司琛的,这辈子她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阮烟忍不住想要摸一下霍司琛,真切的感受一下他的存在。可她刚摸到霍司琛的肩膀,只听见霍司琛冷哼一声,他一向薄凉的唇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上次你捅的是左肩,怎么?这次要换右肩了?”阮烟愣住了,她的确是伤害过霍司琛很多次,小到语言侮辱,憎恶的看着他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男人,大到用刀捅过他好几次。

来源:   主角:   时间:2022-11-10 16:48:39

小说介绍

由“阮烟霍司琛”编写、主角是阮烟霍司琛的热门小说《重生娇软哭包!阮烟霍司琛》,剧情非常的新颖,没有那么千篇一律,非常好看。小说精彩节选:阮烟额角布满湿汗,她睁开双眼的时候就看到霍司琛坐在床前,他如古谭般深沉的眸子难掩那一抹痛色。她不是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是错觉,幻想?还是她又活过来了?阮烟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腰,很疼很疼,疼得她眼泪水一下就冒出来了。可痛觉也让她意识到一件事,她这是重生了!再次看到面前的霍司琛,阮烟难掩惊喜,太好了,霍司琛还活着!上辈子她亏欠霍司琛的,这辈子她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阮烟忍不住想要摸一下霍司琛,真切的感受一下他的存在。可她刚摸到霍司琛的肩膀,只听见霍司琛冷哼一声,他一向薄凉的唇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上次你捅的是左肩,怎么?这次要换右肩了?”阮烟愣住了,她的确是伤害过霍司琛很多次,小到语言侮辱,憎恶的看着他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恶心的男人,大到用刀捅过他好几次。

第1章

小说:重生娇软哭包!偏执大佬宠妻成瘾 主角:阮烟霍司琛 作者:茉莉笙 类型:现代言情 《重生娇软哭包!阮烟霍司琛》写的很不错,逻辑清晰,情节紧凑,主角阮烟霍司琛的故事很有吸引力,值得一看:阮烟永远不会知道,当她被阮家送过来时,他看似冷厉的表情之下藏着一颗欣喜若狂的心。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事情终于能够实现,他怎么能不高兴?可他的烟烟不爱他,哪怕他跪下来把一颗心双手奉到她面前,她也不会看一眼的。看到霍司琛眸里的痛色,阮烟心抽了一下。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阮烟追悔不已。她既然重生了,就绝不会再让霍司琛伤心。阮烟摇摇头,眸子里满是真诚,“当然不是,我就是想抱抱你。”霍司琛唇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他的眼尾没有藏住那一抹受伤的神情,“阮烟,你这次又想耍什么花招?

《重生娇软哭包!偏执大佬宠妻成瘾》在线阅读

第7章 压在身下

当然是因为给阮雨做透析的血不是她的,可阮烟怎么可能告诉罗永芳。 罗永芳这个不合时宜的电话打断了她的好兴致,既然如此她也不介意给罗永芳心里添点堵。 阮烟从霍司琛身上起来拿手机。 霍司琛只觉得身上一轻,可更强烈的感觉是心底的失落。 明明刚才阮烟还表现的意兴盎然,可现在阮家的人一给她打电话她就抛下了他。 在她心里还是阮家人比较重要吧,或许这次她的主动也是为了阮家。 他的烟烟是这个世界上最傻的人,明明阮家的人并没有真心待她,可她却始终对阮家有一腔热血。 霍司琛以为从阮烟对阮子轩的态度来看,就意味着她不会再给阮雨抽血了。 可她又抽了,她到底知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心疼? 她又给阮雨抽血了,是不是说明她之前对阮子轩说的那些话都只是说给他听的。 目的只是想让他放松警惕? 霍司琛苦涩一笑,其实阮烟大可不必这样做的。 无论阮烟的态度如何,永远不会改变他爱她的这一点既定事实。 而他爱她,就意味着无论她提出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霍司琛刚才被阮烟撩拨燃烧的心脏瞬间冷却了。 刚才她说的一切果然不是出自真心,只是为了帮阮家争取利益。 阮烟接过电话声音瞬间冷了下来,“我又不是医生,你来问我做什么?” 罗永芳被怼的的一时语塞,等她反应过来又很快开始骂了起来,“阮烟,是不是你这个小贱蹄子动了手脚? 明明以前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为什么现在小雨会排斥你的血?” 阮烟语气里满是讽刺的意味,“谁知道?说不定是你们阮家的人缺德事做的太多有报应了。” “你......你胡说什么?” 和罗永芳的心虚和声音颤抖不同,阮烟每一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人在做,天在看。 你做过的事情老天都看着呢,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 “阮烟,你要说什么你就说的清楚点!” “言尽于此,你自己体会吧。” 她说的缺德事指的是整个阮家的人都会以各种借口让她向霍司琛要钱,敛财都以亿为单位。 更过分的是,阮家父母一心想让阮雨嫁给霍司琛,经常让阮烟给霍司琛下药,然后又把阮雨送到霍司琛的房间。 奈何霍司琛的自制力不是一般人能比,房间门被阮烟锁死以后,面对阮雨的百般引诱,霍司琛居然把阮雨绑了起来。 他一直在敲门,足足敲了一晚上阮烟也没有开门,因为阮家父母一再交代过不能开门。 药劲上来的时候霍司琛宁愿用刀划在自己腿上,也从来没有想过用阮雨来解决。 他就是这样宁缺毋滥的性格。 他想要的只是阮烟,唯独想要她一人而已。 想到这里阮烟忍不住心疼霍司琛,他当时一定很难过,一心喜欢的女人把别人送到他床上,不仅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感受,还把门锁死了。 阮烟希望他们发生点什么的心思不能再明显。 当时第二天佣人开门的时候,阮烟看到了霍司琛的腿上有很多血迹。 他一向矜贵斯文,可阮烟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狼狈。 他看向阮烟的琉璃眸子满是脆弱受伤,很像受伤的狗狗,那时阮烟其实很想道歉,也想抱抱他让他别再难过了。 可阮子轩当时在阮烟耳边说,“烟儿,如果你愧疚了,是不是证明其实你喜欢霍司琛。” 阮烟听到这句话顿住了原本想要走向霍司琛的脚步,她怎么能在阮子轩面前表现出她喜欢霍司琛呢? 阮烟从小在阮家长大,阮家的人大多对她都很恶劣,阮子轩是唯一愿意对她表露善意的人。 所以阮烟就一头扎了进去。 她在乎阮子轩的感受,甚至在意阮子轩随意说出口的每一句话。 阮子轩随口说一句她看起来有些胖了,阮烟可以做到五年来没吃过一口主食。 她上一世一直以为她是喜欢阮子轩的。 可回忆到细节她才意识到似乎并非如此,或许她喜欢的只是那种在她痛苦生活里释放的善意。 阮子轩很擅长说好听话,也知道说什么话会让阮烟开心。 他会说阮烟是这个世界上最独特的女孩,说阮烟是他唯一喜欢过的女孩。 哪怕阮烟撞见过阮子轩无数次在酒吧左拥右抱,阮烟心里清楚阮子轩其实就是个心口不一的渣男,可谁能拒绝黑暗的出现的那束光呢? 阮子轩有过想要亲吻她的时候,可阮子轩的头才刚靠过来,阮烟就下意识避开了。 可对霍司琛并不是这样的,霍司琛被她一再推的行为激怒以后,他发狠的吻她。 阮烟只是刚开始抗拒,后来就是顺从和配合了。 没有人的心是铁做的,霍司琛对她的宠爱呵护,阮烟心里其实也清楚,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还能做到霍司琛这样了。 其实她对霍司琛并没有仇恨,只是阮家的人一直告诉她,霍司琛抢了阮家的生意,还抢走了阮家祖宗留下的东西,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也是在被谋害的时候阮烟才明白,那些只是阮家为了让她恨霍司琛随口胡诌的谎言。 只有她这个傻子相信了。 可是这一眼就能看穿的谎言居然骗了阮烟一辈子,她上辈子的脑子像是被僵尸吃了一样。 阮烟没等罗永芳回应就挂断了电话,她坐在霍司琛的腿上环住他的脖颈,在他耳边一字一顿说,“老公,我们继续做刚才没做的事情吧。” 阮烟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霍司琛的耳边,霍司琛心跳开始加速,他耳边的那寸皮肤很快变红。 阮烟察觉到霍司琛的变化,她唇角微微勾起。 这个世界恐怕只有她知道,看起来高冷孤傲的冰山总裁,其实是个容易害羞的小男孩。 可下一秒霍司琛就轻松捞起阮烟换了个位置。 原本压着霍司琛的阮烟现在被霍司琛压在了沙发下,男人身上独特的清冽味道充斥阮烟的鼻间。 霍司琛手指轻抚过阮烟眼尾的那颗泪痣,似是感叹又像是疑惑,“烟烟,你好像变了很多。” 阮烟整个身子都僵住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