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沈逸尘沈玥觉醒后,假千金凭实力成团宠精彩小说_(沈逸尘沈玥)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觉醒后,假千金凭实力成团宠

觉醒后,假千金凭实力成团宠

纪扶染

本文标签:

沈逸尘沈玥是现代言情小说《觉醒后,假千金凭实力成团宠》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纪扶染”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沈逸尘看着一片空白的微博,毫无留恋地转头打开了沈玥专属直播间,并且刷了一个十万元的礼物,附言:明天准点给孩子做饭一时间,满屏都是沈逸尘的留言在不断飘动,提醒着节目组,金主来信啦!新来的后台监控小哥立刻向导演汇报了这个情况,导演却异常淡定,“是账号叫沈家老大的那个是不是?不管他,他每天都会在沈玥的直播间抽疯砸钱再抽疯,他给的礼物分成里面拿一部分给小玥玥做吃的就行”小哥挠了挠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来源:   主角:   时间:2023-04-03 11:40:15

小说介绍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觉醒后,假千金凭实力成团宠》,作者是“纪扶染”。作品无广告版精彩截取:精神污染。然后沈玥等人在吃完饭后就被节目强行抓到了距离他们住的地方有好几公里远的空旷处,强行围观节目组……爆炸弹。炸弹的有效攻击范围是三十米,沈玥站在老远的地方,百无聊赖地打了一个哈欠。真不知道炸弹有什么好看的...

第146章

网文大咖“纪扶染”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觉醒后,假千金凭实力成团宠》,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沈逸尘沈玥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毕竟沈玥是实打实地好看,尽管她现在脸上的婴儿肥还没完全褪去,可用精致来形容她的每一处五官也丝毫不显夸张。“沈玥,只要你答应,那些在你桌上写了字的人,我都会帮你教训,一个不落。”刚才对沈玥的桌子动过手的人听见李范这话都有些慌了,李范行事不计后果,这话绝对不是说说这么简单,他们的家世或许不比李范差太多,但他们是正常人,正常人都害怕疯子,如果沈玥真的点头了,李范肯定不会放......
觉醒后,假千金凭实力成团宠


第3章 试读章节



沈玥的表情唬住了不少人,尤其是那双看向他们的眼睛,就好像他们是什么脏东西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感受到了身体本能传来的害怕,沈玥这模样,分明像是养尊处优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看起来很不好欺负。

况且,她刚才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叫了张叔,张叔是什么人?是刚才张鹏说的那个没有钱的叔叔?

可这样的叔叔叫过来有什么用?他们……会不会是搞错了。

甚至有人忍不住又小声问了一次张鹏,“喂,你不会搞错了吧,沈玥看起来真的不像是贫困生。”

张鹏此时心中有些打鼓,但他一想到自己刚才亲耳听到的,又说服了自己。

沈玥肯定只是一个穷鬼,没有什么可怕的,从她和她叔叔的对话中他甚至能够猜到,沈玥家里怕是掏空了腰包才勉强让她进入到这所学校。

至于她和尚君宇的关系,沈玥肯定是为了不被人发现她们家其实没什么钱,才一直倒贴尚君宇,装出豪门千金的样子。

想到这里,张鹏肯定地点头,“我亲耳听到的,沈玥家里没有钱。”

听到张鹏再次确认,其他人也放下了心。穷鬼,欺负起来就不会有什么顾虑了。

班上如今的老大,纨绔子弟富 N代李范甚至直接走到沈玥身边,露出了猥琐的笑容,“沈玥,你也见过贫困生在学校里的处境,只要你答应听我的话,我就护着你,不让别人动你,怎么样?”

毕竟沈玥是实打实地好看,尽管她现在脸上的婴儿肥还没完全褪去,可用精致来形容她的每一处五官也丝毫不显夸张。

“沈玥,只要你答应,那些在你桌上写了字的人,我都会帮你教训,一个不落。”

刚才对沈玥的桌子动过手的人听见李范这话都有些慌了,李范行事不计后果,这话绝对不是说说这么简单,他们的家世或许不比李范差太多,但他们是正常人,正常人都害怕疯子,如果沈玥真的点头了,李范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想到这里,不少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看向张鹏,有了主意。

“沈玥,你别怪我们,是张鹏一进来就嚷嚷你是个骗子,家里连饭都吃不起,又起哄让我们在你的桌上写东西,我们这才动手的。”

有一个人开口以后,其他的人也都陆续开口了。

“对啊,这事儿就是张鹏不对,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就是好玩。”

“刚才对你说那些过分的话也是为了迎合气氛,你别往心里去。”

“都是张鹏不好,我们只是听了他的……”

“对!是张鹏!”

张鹏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很想解释自己并没有让人往沈玥的桌上涂东西,可还没说话,就被人打了一巴掌。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弄不明白,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张鹏的手狠狠握紧,然后又松开,“对不起,是我错了。”

教室里的一切都像是一场闹剧,甚至开始有人提议让张鹏跪到沈玥面前赎罪。

张鹏,始终一言不发。

沈玥看着面前的同学,恍惚间在她面前的仿佛不是一群小孩,而是一群恶魔。

尖锐的獠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就会撕裂谁。

沈玥对张鹏的印象不深,应该说,她对学校里除了尚君宇以外的人,都不怎么在意。

是以,今天第一次经历了校园暴力又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在她面前挨打,沈玥幼小的心灵遭受了十分强大的冲击。

这群人在做什么?

他们只是一群初中生阿,不好好学习这是在干什么?这群人未来成为继承人站在大部分之上真的没问题吗?品行也太恶劣了吧。

眼看着张鹏已经被压到她的面前,正要给她跪下,沈玥终于忍不住了。

她出手在压着张鹏的两人手上一人敲了一下,明明看起来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击,却让两人瞬间发出惨叫,哀嚎着松开了手。

可就算没有人压着张鹏了,他依旧在自顾自地往下跪,沈玥没有拦他,只是一闪身躲开了,嘴里还念叨着,“跪天跪地跪父母,别跪我阿,我不想当你跌。”

跪到一半的张鹏:……

算了,不跪了。

还好现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沈玥身上没有注意他。

“沈玥!玛德。你爸妈干什么的,信不信我让你们一家人从此过不下去!”

沈玥低头思考了一会儿,回道,“我爸没工作,我妈偶尔跳舞。”

沈玥说的是事实,现在家里的公司已经全权交给她大哥了,老爹每天干的事情就是拿着他用上半辈子打拼下来的存款到处玩。

她妈妈更潇洒,平时在家练舞,只有全国大型活动才露个脸。

可这话听在其他人口中就成了沈玥低等身份的认证。

“真是低贱,你这种人平时怎么敢给我们脸色看的?!”

这次动手的是个女生,刚才沈玥动手打人打的正好是她男朋友,她本来平时就嫉妒沈玥,这下有了正当理由,直接就开始动手。

周围没有人拦着,那女生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沈玥头上扎着的可爱的丸子头,以及头上的发卡。

“让我们看看高高在上的公主都是戴的什么假货,看起来竟然跟真的一样。”

沈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身体自发性地躲开了女生扑上来的动作,手也下意识地动了起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女生已经坐在了地上,一脸痛苦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沈玥:?

我的手怎么回事儿,一点也不懂的怜香惜玉。

“沈玥!你居然敢打软软!”

软软?沈玥想着刚才伸过来想揪她头发的爪子可一点也不觉得软。

沈玥的反抗算是犯了众怒,就连李范也不像刚才那样说要护着她,只是露出恶劣的笑容,“沈玥,你还没有认清自己的处境,等你想好了,再求我。”

说着,他也朝沈玥伸出了手,却不料被沈玥以一个诡异的角度闪身躲开,并且十分利落地来到了他身后,反手就是一个手刀砍向了他后颈,动作熟练,衔接流畅,仿佛做过无数次。

不少人都觉得沈玥是疯了。

“沈玥,你在搞什么……”

话还没说完,刚刚被手刀的李范,在不可置信地看了沈玥一眼后,便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把人劈晕了,原来电视剧是真的……

而沈玥看着自己的手,也陷入了沉思。

她刚才在劈后颈时,脑子里莫名出现了三个攻击位置。

位置一:击打可阻隔动脉血流,造成脑供血不足,中断血液往大脑运输。

位置二:攻击颈动脉窦,可造成心跳变慢、血压下降,甚至晕厥猝死。

位置三:攻击颈椎骨,让颈髓神经受损,若是造成颈椎骨折压迫甚至切断椎动脉,可造成死亡。

沈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位置一,手也十分自然地控制了力道和角度,李范不出所料地晕了。

没等沈玥细想,其他人也疯了一般地一拥而上,沈玥的身体又自己动了起来,把人打趴下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教室里,站着的人居然只剩下了沈玥和刚才被欺负的张鹏,其他人都在地上疼的打滚。

沈玥犹豫了一下是先骂人还是先善后,选择了先骂人。

“搞不懂你们小小年纪在高贵些什么?没钱怎么了,没钱吃你家大米了?一口一个穷鬼我也没见你们靠自己的手挣了多少钱。投了个好胎不是你们看不起别人的资本,学校里资助的那些贫困生哪个不比你们强,你们在乱叫什么?”

“你想要我头上的发卡,给你了。”

沈玥把发卡塞到软软手里,却被她狠狠扔向了一边,精致的发卡就这么碎了。

沈玥撇了撇嘴,这个还挺贵的,等会儿捡起来粘一粘应该还能用。

沈玥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桌子,上面有两个字很醒目,分别是骚,和婊子。

于是她指着这两个字问离她最近的也是唯一还站着的张鹏问,“这两个是谁写的。”

张鹏听见沈玥的声音下意识地一抖,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诚实地动了起来,他指着在地上哀嚎的某个人,斩钉截铁,“是林严新!”

地上躺着的林严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又挨了沈玥一个大比兜,“你敢把这两个字对着你妈妈说吗?不能对你妈说的话也别对其他女孩说懂不懂?别把低俗当玩笑,给我道歉。”

林严新虽然知道自己打不过沈玥,可让他给一个“穷鬼”道歉他绝对无法忍受,于是他死死咬着唇不肯开口。

沈玥也没逼他,只是淡淡道,“林家是吧,我会把这个桌子送到你们家去,让你的父母都好好看他们儿子在学校学了什么。”

林严新一听,有些慌了,此时不管他再怎么暗示自己也无法再抑制心中的害怕,只能颤颤巍巍地开口,“对……对不……”

“你们在做什么。”

林严新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口就传来了另一个酷酷的声音,正是被沈玥今天放了鸽子的尚君宇。

尚君宇走进教室,看见不少人都刚从地上站起来,有些疑惑,但他没有开口问,这些同学对他而言都可有可无,没有利用价值。

除了沈玥,这是家里人每天叮嘱的事。

想到这里,尚君宇有些烦,家里人天天都让他看着沈玥别被人欺负了,可沈玥怎么会被欺负,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快要上课了,都坐回位置上把课本拿出来。”尚君宇是班上的班长,家世好,成绩好,平时也有领袖的范儿,他一开口,几乎所有人都安分了下来,除了沈玥。

她按住了林严新,重复着刚才被打断的话,“道歉。”

林严新此时已经不想生事了,刚要开口,却被尚君宇呵斥道,“沈玥你在胡闹些什么,回到自己位置上去,立刻。”

沈玥眨了一下眼睛,她才接收未来的记忆没多久,身体还习惯了当舔狗,在听到尚君宇的话后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本能地动了起来,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还有胶水的凳子上。

其他人也十分乖巧,整个教室不复刚才的吵闹,岁月静好。

唯有沈玥感受着屁股上渐渐传来的湿意,陷入了沉思。

她刚才为什么会坐下,难道这就是舔狗的本能,天啦,她好惨。

真的不愿再做舔狗。

沈玥垂头丧气了一会儿,突然又激动了起来。

但是自己可真厉害啊,都说三拳难敌四手,她这是两拳能敌二十多手。

沈玥明白了,她很可能不仅是一只舔狗,还是一个战斗天才!

可是,战斗天才会很累,她只想躺着,所以还是算了吧。

唉,张叔怎么还不来接她,她的屁股都要湿透啦!

离开床床的第三个小时,想它。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